分享到:

利在水也——《管子》与水(下)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管子·牧民》),这是《管子》这部大书留给我们的最有价值的一句格言。我以为,这句闪耀着真理光芒的不刊之论,很可能是管子亲口说的,而不是“管仲学派”秀才们妙笔生花的“创作”。因为管子首先是个政治家、宰相,他不像孔孟、老庄那样有的是闲工夫,可以从从容容地“谈玄务虚”,他最关注的还是现实问题,他要通过“务实”来“富国强兵”。管子清醒地意识到,精神不是万能的,要使人“知礼节”“知荣辱”,必须有强大的物质即“仓廪实”和“衣食足”作为坚强的后盾。道理很简单,用现在的话说叫“物质决定意识”!$$如果说《与水(上)》重点讨论了《管子》“形而上”的“哲学之水”的话,那么, 《管子》“形而下”的“实用之水”又是何等景象呢?$$中国古代具有强烈的国土意识,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小雅·北山》),强调的就是疆域即国土意识。后来,人们发现,光有土地还不够,没有水的滋养,肥沃的土地也百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汉学》2019年03期
国际汉学

《管子》在日本的流布

书纪》成书于日本养老四年(720),书中有的引文可以确认出自《管子》,则《管子》传入日本的时间不会晚于720年。由此可知,最迟在奈良时代(710—794)早期,即唐玄宗开元(713—741)初年,《管子》就已经东传日本。《管子》传入日本后,收录于《日本国见在书目录》。《日本国见在书目录》由平安时代学者藤原佐世(Fujiwara Nosukeyo,847—898)奉敕编撰,一般认为成书于日本宇多天皇宽平三年(891),也有学者认为此书的编撰在“阳成天皇贞观末年(876)至庆元元年(884)之间”。(2)该书著录平安时代前期日本传世汉籍文献1 500多部,17 000余卷。这些汉籍文献,“几乎全是遣唐使时代传入的”。(3)在飞鸟时代、奈良时代,日本曾往唐朝多次派遣遣唐使。遣唐使回国时,往往携带大量中国典籍,“所得赐赉,尽市文籍,泛海而归”。(4)在这一背景下,《管子》随其他图书文献被遣唐使带往日本。《日本国见在书目录》著录的《管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管子学刊》2019年01期
管子学刊

重新审视《管子》的学术价值与地位——评耿振东博士的新作《〈管子〉学史》

李波在先秦诸子中《管子》问题错综复杂,早已是学界的共识。单就其文本来讲,内容博杂,无论是作者、成书年代还是学派归属等问题历史上聚讼纷纭,难有定论,给研究工作带来了极大不便和困难。另外,世人一直以为《管子》游离于中国主流文化之外,几乎没有参与到后世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建设中,是被边缘化的“小子”。因此,直到今天学界对于《管子》研究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热情,虽然陆续有著作问世,但敢于直面碰触《管子》历史命运问题的并不多,《管子》研究基本止于文本的政治、经济思想研究方面,少有人从历史发展角度来全面整理《管子》学脉络,即使像《管子》断代史这样的研究成果至今也付诸阙如,相较于其他所谓重要子书而言,《管子》的命运是相当落寞的,这不仅不符合《管子》自身的学术地位,亦不符合《管子》的历史发展实际。幸运的是,耿振东博士《管子学史》的问世打破了《管子》研究这种令人尴尬的局面。作为生长于齐国故地、身受齐文化熏陶的耿博士毅然投身于《管子》研究,克服种种困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19年19期
人民论坛

《管子》的治国理政思想

管仲治、作经为济一、名军政事治等家各,方需面要的处政理务政。其治国理政思想也分别见于《管子》一书的各个篇章中,如《法禁》《任法》《明法》《论法》等篇主要阐述法治思想;《国蓄》《乘马》《轻重》《海王》诸篇阐释经济思想;《度地》《地员》《五行》《四时》等篇阐述生态思想,等等。《管子》的思想内涵专而不偏,博而不杂,充实而系统,显示了一代名相管仲的高屋建瓴的政治眼光和海纳百川的思想气魄。本文便从这一角度出发,跳出学派归属的思路,通过分析《管子》中治国理政的思想智慧,以史为鉴,期冀能够有助于当今生产生活的发展。《管子》的法治思想——确立法律的至高无上,保证公正性,立法因应时事,注重礼法并用法令制度作为统治者管理国家最重要的工具,尤其为人所重视。法令的严整与否、法制的贯彻与否,关乎国家存亡大计。因此在《管子》中,单独辟出数篇内容专门论述。其中所蕴含的法治思想,大致可分为以下四方面。确立法律的至高无上地位,保障法律权威。法律之所以至高无上,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意林文汇》2018年20期
意林文汇

《管子》智慧:读懂人性,以最好的自己遇见最好的世界

管子的智慧,是百家智慧的起点。《管子》成书于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共86篇,今存76篇。《管子》一书汇集了道、法、儒、名、兵、农、阴阳等百家之学,内容庞杂。学习《管子》,是学习其他典籍的基础。学《论语》《孟子》不能不学《管子》,《管子》中《正世》《治国》等篇与儒家思想关系密切。学《老子》《庄子》不能不学《管子》,《管子》中的《内业》《形势》等篇侧重于用道家哲学阐释。学韩非、兵家不能不学习《管子》,《管子》中有《明法》《兵法》等名篇与之相关。工作中:认清形势,定位自己学习管子,是为了更好地做好自己。《管子》中说:“礼不踰节,义不自进。”现代人在追求物质的时候,不要忘记礼、义、廉、耻,因为它们才是自身利益最好的外在表现形式。刘明素老师说:“丢掉了礼、义、廉、耻,就丢掉了自己最根本的利益保障。”做人既要有操守有底线,还要善于把握形势学会“借力”。善于把握形势的人容易成功,懂得营造形势的人更加不得了。生活中:守静养生,就是得道《管子》中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8年06期
学理论

《管子》尚水思想探析

《管子》作为先秦重要文化典籍,因其篇幅宏伟,内容复杂,思想丰富,在先秦诸子著述中拥有重要地位。该书不仅反映了早期中国在政治、经济、法律思想方面上的成就,而且因其在诸子百家中最早对水展开论述和探讨,成为早期中国水文化典籍的重要代表。研读《管子》,可以发现其中蕴含着丰富深刻的尚水思想。一、哲学之水“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1]300。在《管子·水地》篇中,管仲赋予了水深刻的哲学含义,将水视为万物的本原,并从多方面论述了以水为源的哲学思想。首先,管仲从水、地和万物的关系角度阐发了水是万物本原的自然观。《管子·水地》篇首曰:“地者,万物之本原,诸生之根菀也。美恶贤不肖愚俊之所生也。水者,地之血气,如筋脉之通流者也。”[1]297在管仲看来,土地生长万物,万物、诸生皆根源于土地,而水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水乃“地之血气”,如同“筋脉之通流”,正是依靠水,土地才能滋生万物。从水对万物生长的重要作用而言,宇宙万物的生长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