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解读厦门国企上市公司高管收入

今年5月份以来,各大上市公司纷纷披露了各自的年报。按照最新的年报披露要求,上市公司高管的年收入,今年以精确到个人的方式在年报中公开。根据年报披露的信息及厦门市地税部门提供的数字,厦门14家上市公司高管去年一年共取得了3180.89万元的报酬,特别是G建发、国贸等9家国有上市公司高管收入共计2019.2万元。这9家国有上市公司高管去年共计缴纳个人所得税682万元,占全市个人所得税重点管理个人的70.45%,人均年纳税12.4万元。$$    根据厦门上市公司披露的情况,厦门国贸董事长以103.7万元的税后收入位居第一。就上市公司高管层收入来看,在14家上市公司高管收入中,排名最前的厦门钨业,其高级管理人员税后报酬总额达到595.53万元,而排名最低的G旭飞,其高级管理人员报酬总额仅为41.4万元(未注明税前税后),前者收入是后者的14倍。此外,高管人均税后收入最高的厦门国贸为42.06万元,是人均收入最低的G旭飞2.76万元的15...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企业科技与发展》2019年08期
企业科技与发展

当前个人所得税存在的问题及解决方案

1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意义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以下简称“新个人所得税法”)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作为人力资本的主要构成单元,中低收入纳税群体的税负高低直接决定其创造社会财富、做好本职工作的主动性及积极性。为了使中低收入群体的利益得到有效保障,降低其纳税负担,新个税优化了传统个税的税率级次及纳税级距,提高个税起征点,通过减税使中低收入者获得的收入增加额可以帮助其有效提高生活水平及生活质量,使其深刻体会到税收减免带来的便利[1]。与此同时,在新个税中添加的各种专项扣除项目,可以帮助“上有老、下有小”且背负房贷的中间群体减轻负担,增加其可支配收入。1.1优化收入分配方式,促进收入分配公平众所周知,要想实现资源的合理分配,必须充分发挥市场的自动调节及配置功能。在供求基础上,调节市场的过程中,分配的主要依据为要素的质量及数量。如果在资源配置过程中仅仅依靠市场而不进行相关调整,就会逐步扩大不同阶层之间的贫富差距,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纳税》2019年25期
纳税

我国个人所得税免税项目的改革研究

个人所得税是调整个人收入,平衡收入差距,增加国家税收的重要税种。在个人所得税相关法律法规中,免税项目与公民的个人收入密切相关,因此,在历次的法律修订中也备受关注。我国于1980年颁布《个人所得税法》,其中对免税项目做出了基本规定,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个人所得税法》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而免税项目的变动也牵动着公民的神经。因此,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对免税项目的变动情况加以分析,并提出相关改革意见则是推动我国个人年所得税法律体系不断完善的必然选择。免税奖金所得是个人所得税免税项目的重要内容,其中包括公益性奖金所得、个人成就奖金或者职业成就奖金、见义勇为者的奖金或者奖品等。通过立法意图可以看出,国家在科学、教育、技术、文化,卫生、体育、环保等方面的努力,以及在树立社会典型,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所给予的支持。但是根据免税项目的落实情况来看,由于我国地区经济发展差异,政府在鼓励科学、教育、技术、文化,卫生、体育、环保工作方面所给予的奖金比例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纳税》2019年25期
《教育教学论坛》2019年37期
教育教学论坛

个人所得税缴纳过程中的筹划

一、个人所得税的相关概念阐述个人所得税,主要指的是调整征税机关与自然人(居民、非居民)之间在个人所得税的征收与管理过程中所发生的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总称。二、个人所得税缴纳过程中的常见筹划种类随着国家经济的不断增长,国人的经济收入水平也“水涨船高”,个人薪金收入的来源和数量越来越多,而与人们收入多少相对应的个人所得税也越发引人关注。如何合理分配个人所得税的份额,才能既不增加国人的经济负担,同时还不影响国家个人所得税财政收入是一个非常重要而且必须解决的问题。个人所得税缴纳过程中的筹划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而且个人所得税缴纳过程中的筹划是否合理还影响社会主义和谐环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个人所得税缴纳过程中的筹划种类主要有三大类。1.个人薪水所得的筹划。我国当前所用的个人所得税缴纳方式遵循的是“九级超额累进税率”,即个人所得薪水越多,那么其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也越高,同时其税收负担也越重。虽然在每一个层级边缘地带,他们的实际收入只相差几十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税收》2019年09期
国际税收

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的基本逻辑:中美比较分析

2019年开始执行的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在将纳税人“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和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合并为“综合所得”的基础上,将“基本费用减除额”由原来每人每月3 500元,提高至每人每月5 000元(即每人每年6万元),原税法下的“五险一金”税前扣除不变,此外补充了6项附加专项扣除,分别是: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支出或住房租金支出、赡养老人支出。其中,“综合所得”概念的提出,是我国个人所得税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道路上迈出的“里程碑式”的一步,在推动个人所得税和整体税制转型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从宏观上看,个人所得税向综合制的转型是一个涉及面极其广泛的社会工程,需要循序渐进,难以毕其功于一役。特别是一些细节性的法理问题,需要在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后不断地在现实中磨合,再经过充分的讨论、听取各方面意见,才能进一步解决。本文聚焦于此次改革中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问题,拟从...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国际税收》2019年09期
国际税收

日本个人所得税:制度、实践与启示

一、日本个人所得税改革历程为了缓解财政支出的压力,1887年日本首次引进个人所得税制度。开征之初,由于费用扣除标准设定较高,仅对高收入人群征收,个人所得税覆盖面较窄,税收收入也不高。1887年日本全国仅有12万人缴纳个人所得税,中央税收收入中,个人所得税占比仅为0.8%。1899年为了提高个人所得税收入,日本对个人所得税制度进行了全面改革,大幅扩大征收面,税收收入随之增加,至1909年个人所得税收入占中央税收总收入的7.2%。1910年之后,为了筹集战时支出,日本政府对个人所得税进行了多次改革,大大增强了其收入功能。1913年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实行2.5%~22%的14档超额累进税制。1920年,又将银行定期存款利息、分红及奖金纳入课税对象,实行0.5%~35%的21档超额累进税率,至1925年个人所得税纳税人扩大到180万人。随着日本侵华战争的全面爆发,为了筹措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经费,1940年日本政府对个人所得税进行了较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