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环境保护部:尽快研究推出环境税

本报讯 3月11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当前环境保护形势和任务”专题采访活动。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张力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环境保护部正在与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共同积极研究环境税的开征问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拿出最终方案,何时能够开征环境税也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他表示,三部门将尽快研究推出环境税。$$    在去年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有不少代表和委员提出国家应进一步运用税收手段促进环境保护,其中就包括对现行税制进行进一步“绿化”以及尽快针对企业排污行为开征专门的环境税等方面的建议。今年,致公党中央在向全国政协会议提交的一份提案中就提出,我国应借鉴国际经验,择机开征环境税,通过向水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冶金财会》2010年03期
冶金财会

环境税2010年有望试点征收

日前由环境保护部环境规模院主办的“环境公共财税政策国际研讨会”上,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表示,2010年有望在一些地区开展试点征收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年11期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论独立型环境税开征的若干问题

独立型环境税,是在现有税制框架下,从顶层出发系统构建的以环境保护为明确目标的独立新税种,即环境税主体税种。开征环境税需要有一定的外部条件作为支撑,我国目前已经具备了以下几方面的基本可行性,政府对运用环境税收手段给予了高度重视,现行排污收费管理实践和税收征管系统提供了技术保障,国外环境税的实践经验提供了良好的借鉴,社会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提供了重要的外部环境。[1]开征独立型环境税,建立环境税主体税种体系,是积极应对国际日益严峻的环境危机和我国环境保护形势,治理环境污染与保护生态的需要,是新常态下发展绿色循环经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结构性改革的需要,是企业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调节资源消耗、加快技术改造升级的需要,是构建环境税费体系和深化税制改革的需要,是有效发挥税收筹集土地资本利息作用,实现环境经济外部性内部化的需要,也是当前完善环境经济政策和全面深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迫切要求。一、国内外研究概述环境税是目前西方政府调节资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2010年17期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环境税临产

征收环境税应该打破部委界限,而不是把执行权、话语权落到个别部门。在日前召开的“第六届环境与发展中国论坛”新闻发布会上,环境保护部(下称环保部)副部长周建表示:“相关部委正在积极推进环境税的研究制定工作,试点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但他同时透露“,出台环境税暂无明确时间表”。这意味着环境税向开征的方向又迈出了一大步。与此同时,湖北、湖南、江西、甘肃等省市也在为申请成为环境税开征试点地区积极准备着。早在2007年6月4日,国务院印发的《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就明确提出将开征环境税。时隔三年,还未见具体措施出台。环境税难产的背后,原因很多,但与其背后各方利益的博弈也不无关联。谁主导?国家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表示,设计环境税一个最大的难点是税基(污染排放量)的确定。这应该由环保部门确定还是由税务部门确定,尚不得而知。目前,企业的减排问题由发改委主管,而排污费则由环保部门征收并管理使用,全国每年排污费征收额在200亿元左右。有专家认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药市场信息》2009年13期
农药市场信息

环境税开征有助推动节能减排

本刊讯6月5日,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张力军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环境税制度已列入日程,将在条件成熟时推出。此前,国务院批转发改委《关于2009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中也明确表示,要加快理顺环境税费制度,研究开征环境税。目前,我国严格意义上的环境税只有资源税,缺少以保护环境为目的、针对污染环境的行为或产品征收的环境税,它的缺失既限制了税收对污染环境的行为的调节力度,也难以形成专门用于环境保护的税收收入来源。而我国以往的税收调节政策,重点则在于鼓励企业在生产环节中节能、减排、降耗。一旦环境税施行后,将对企业已经发生的环境污染、占用资源等行为进行“惩罚性”征税,更具有强制力,将进一步加大政府利用宏观税收调节环境污染行为的杠杆作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8年07期
云南财经大学学报

环境税的创新效应研究

一、引言坚决打好污染防治的攻坚战,是我国当前以及未来相当长时间的战略目标。污染防治的攻坚战的重点在于缓解或者解决环境成本的外部性问题。环保部主管的《中国环境报》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工业污染已占污染总量的70%。但是工业企业承担的环境责任却很少,主要体现在环境保护投资水平较低[1]、环境税税负较低[2]。我国正在积极推进环境税制改革,环境保护费改税,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排污费制度所带来的执行力不足的问题,目的在于通过环境税制改革,实现环境税的“双重红利”。“双重红利”包括两层含义:其一是“绿色红利”,即征收环境税改善环境质量;其二是“效率红利”,即征收环境税减轻其他税种对市场的扭曲,提高效率,促进就业,促进经济增长[3]。已有研究表明,征收环境税能够以较低的GDP损失为代价实现更高的区域污染减排效果[4],能够实现环境税的“绿色红利”;在不完全竞争市场结构下提高效率、促进就业和经济增长,实现“效率红利”[5]。环境税实现宏观层面红利的...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