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颐和园文物有了新“家”

本报讯(记者 粟丹)颐和园建园250周年专家研讨会8月14日至17日在京召开,40多位国内著名专家学者到会。记者在会上了解到,本世纪颐和园最大的文化建筑工程──现代化文物库馆即将落成,将对园藏文物的保护利用发挥重要作用。$$颐和园现存4万余件文物,全部是宫廷旧藏,其中不少为商朝以来中国历代艺术珍品,由于颐和园特定的皇家环境,这些艺术品代表了当时最好的工艺水平,许多在当时即是国之重器。此外还收藏有大量清宫廷生活用品,他们与帝后生活密切相关,是中国皇家文化的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食品》2019年Z1期
中国食品

联合颐和园推出礼盒 百草味短期内难破局

春节联临合近颐,和零园食率市先场推大出战两在款即联。名百年草货味坚近果期礼盒,并在天猫旗舰店上线销售。2017年,百草味营收超40亿元,成功超越来伊份跃居行业第三位。2019年,联名颐和园借助文创IP热度,百草味希望延续高增长态势,试图追赶三只松鼠和良品铺子。联名颐和园推文创新品百草味近期上线销售颐和园联名礼盒,目前共有“八方潮盒”和“富贵花开”两款产品,整体设计承接古典国风,又具有年轻趣味感。两款礼盒价格不菲,“八方潮盒”售价398元/盒、“富贵花开”售价518元/盒,虽然百草味为两款礼盒分别制定了198元/盒及258元/盒的促销价,但依然远高于百草味其他年货礼盒售价。据了解,百草味已连续六年推出“年的味道”礼盒,并选用年夜饭、压岁钱、外婆的灶台、茶几上的春晚等五大系列场景。根据品类和重量不同,礼盒价格从68元/盒-278元/盒不等,但多数在158元/盒以下。数据显示,百草味年货礼盒腊八节1月13日的销售已经突破1亿元。百草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健康生活》2019年03期
健康生活

北京女孩韩笑:用故事迷倒各国友人的“颐和园大使”

颐和园是全球保存得最好的皇家园林之一,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每年都吸引大批外国友人前来游览。北京女孩韩笑,被誉为颐和园“金话筒”,北京APEC峰会期间,她给彭丽媛及另外9名第一夫人做讲解,一夜成名。仅2018年,就先后接待过十几个国家的政要及夫人,她讲述的有关颐和园的故事,令贵宾们在大开眼界之余,对神秘的中国文化充满敬佩。北京大妞,“迷”上皇家园林韩笑1986年出生在北京昌平,爸爸爱读书,女孩从小就喜欢听他讲历史故事,长大后着迷于明清历史文化。那时她的梦想是做一名研究文史的学者,后来却阴差阳错上了外语学院。大四下半期,韩笑四处撒网,海投简历找工作。当看到颐和园管理处的招聘启事时,她眼前不由一亮:“这才是我的菜!”经过笔试、面试,韩笑顺利进入颐和园管理处当了讲解员。她的同学有的当了翻译,有的进了外企,工作轻松薪水丰厚,每天光鲜亮丽地出现在写字楼中。而她找的这份工作,平时又累又枯燥不说,工资还不高。大家都大跌眼镜,就连班主任也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化月刊》2019年04期
文化月刊

颐和园文创研发的跨越模式

近几年,缘于经济和社会的蓬勃发展,文旅融合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在这股热潮中,颐和园以促进文化遗产的活化与传承为目标,闯出了一条文旅融合跨越式发展的新路。颐和园文创研发并不早,2017年其与北京中创文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创文旅)签约并委托研发文创产品,之后陆续驶入文旅融合的快车道,平均每月都有文创产品问世。到2018年9月17日宣布与阿里巴巴天猫达成战略合作时,颐和园新研发的文创产品已达数百款。当年年底,其实现“双一千”目标,即文创产品开发达1000款,销售实现2000万元。据颐和园天猫旗舰店提供的大数据,颐和园文创产品销售数量排名第3(前两名是已运营10余年的故宫店和已运营4年的国家博物馆店),销售额、访客数、浏览量等综合排名第6,粉丝量排名第5。这些数据说明,颐和园的文创发展是快速的,用时两年多就创造了跨越式发展的“超常态”。颐和园颐和园文创研发的五大特色深挖文脉,牵手大牌颐和园是拥有历史、文化、艺术、审美等深厚积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少男少女》2019年12期
少男少女

重回颐和园

晨读时,我翻开语文书,《颐和园》的课文映入我的眼里,让我不禁回想起暑假时的颐和园之旅,勾起了我种种美好的回忆……进了颐和园的大门,走过成排的松树林,就来到了有名的长廊。绿漆的柱子,红漆的栏杆,支着黄色的拱形琉璃瓦廊顶。每一间的横槛上都画着水彩画,有惊艳的亭台楼阁,有嬉戏玩耍的孩童,有娇嫩的花朵……陶醉其中时,忽然一阵微风吹来,我仿佛闻到了淡淡的花香……长廊的尽头,有一座金碧辉煌的三层建筑坐落在半山腰上。黄色的琉璃瓦屋顶和灰白色的宫墙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那鲜艳的宫顶,更是引人注目。它就是大名鼎鼎的佛香阁。从佛香阁下来,便是昆明湖。湖水在金黄的阳光照耀下,犹如在湖面上洒下了金粉。我登上画舫,站在船头,此时温暖的阳光把我也照得金灿灿的。我如同古代诗人,背着手站在船头,看着这大好河山,脑子里思绪着到底用什么词来形容这片风光。想着想着,画舫便从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滑过,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涟漪。画舫轻轻地游走在湖面上,湖上的一片荷花池,让我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档案》2018年08期
北京档案

民国时期颐和园昆明湖养鱼逸事

京城茶座颐和园作为清朝始建的皇家园林,至今仍较为完整地保留着旧时的山水风貌。当中外游客步入风光旖旎的颐和园时,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水域,这便是占全园四分之三面积的昆明湖。自颐和园修建以来,昆明湖水体的形状与功能几经变换。当我们徜徉于颐和园时,都会沉浸于其一池碧水的美妙场景中。湖面上荷叶田田,万寿山的倩影掩映其间,湖畔众多的殿宇楼阁、廊榭亭桥,都与水光潋滟的湖面交相辉映,使人犹如置身于画卷之中。但大家可曾想到,在风云变幻的民国时期,昆明湖的水体曾被长期用作养渔场以资盈利。那么昆明湖在民国时期为何会成为渔场?其为官办抑或民办?昆明湖渔场最终如何走向终结?针对这些问题,笔者从北京市档案馆所藏民国颐和园管理处档案材料出发[1],还原历史真相,与读者分享关于昆明湖渔场的奇闻逸事。一、从渔场承办的先行者说起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将溥仪逐出紫禁城,颐和园回归中央政府管辖,并改作公园对外开放,此时的昆明湖一直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