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陈翘的情感与艺术

陈翘外表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直直统统,无遮无拦,但内里流出的舞蹈却明明亮亮,清清爽爽,俏俏丽丽,美轮美奂,似乎黎寨遍地是舞,她只是信手拈来,点舞成金,毫不费力。$$其实,舞蹈创作是把客观的社会生活转化为他个人内在的审美意识,故编舞从来就不是“纯技术操作”,而是一种生命的情态与形态。除却创作者的灵气及生活的有效积累外,决定因素还有许多,如强烈的思想情感等等。因为一个纯真的灵魂,指挥着艺术家的眼睛能在生活中捕捉到直逼内在而本质的东西。只有以情换情,才有真情;以心换心,才有真诚;以生命换生命、才有艺术的永恒。而大凡艺术家都是情感动物,且比一般职业的人细腻与强烈得多,女艺术家更甚,只是“女人有泪不轻弹”而已。$$1988年4月底,原海南省委第一任书记许士杰,邀请陈翘与电影中说“吴琼花”──祝希娟一起到海南三亚、西沙等地方深入生活。这是陈翘迁团广州5年、已岁入半百后“千里来寻故地”,却仍不见“旧貌变新颜”,仍是被西方人家看好的低矮的船形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舞蹈学院
北京舞蹈学院

陈翘舞蹈创作与思想研究

在舞蹈历史的发展进程中,专业舞人的出现是个至关重要的转折。他们提高了舞蹈的技艺水平,强化了舞蹈的社会功能。一代又一代舞蹈工作者共筑了新中国的舞蹈历史,他们对中国舞蹈文化的传承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新中国第一代舞蹈工作者,陈翘身体力行,坚持扎根人民、扎根生活的创作理念,并用大量经典作品证明了其舞蹈艺术思想的可借鉴性。她在几十年舞蹈创作生涯中逐步构建了黎族舞蹈的语汇系统,为发展边远地区古老的黎族舞蹈文化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同时作为一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她对民族舞蹈的坚守和对民族文化的责任感都值得当下舞蹈人学习。她的舞蹈艺术思想为我们探寻民族舞蹈创作的“文化自觉”路径提供了宝贵经验。因此,运用科学的方法论总结其创作方法、经验,探究其舞蹈艺术思想,既可以为当代舞蹈历史研究提供素材,也对探寻民族舞蹈创作的发展方向具有重要意义。本文以陈翘从艺六十余年以来创作的民族舞蹈作品和创作历经为研究对象,以丹纳“三因素”艺术决定论为指导理论,...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今日海南》2007年04期
今日海南

步入央视春晚殿堂——回望黎族歌舞《喜送粮》

在今年央视春晚《欢乐和谐中国年》里,导演组特意安排了一组经典民族舞蹈作品集锦回顾,其中就有海南的黎族舞蹈《喜送粮》。该舞虽浓缩到1分15秒,但仍使远在天之涯海之角的海南人看了感动不已。虽是第一次上春晚,但诞生已有35年的《喜送粮》,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送上北京城,送到天安门,最后还送出国外进行文化交流。如今,《喜送粮》所蕴含的艺术价值没有丝毫减色,散发着经典的魅力。黎族舞蹈《喜送粮》,由被誉为“黎舞之母”的陈翘编创。曾创作过《三月三》、《草笠舞》的陈翘,于1972年4月创作了《喜送粮》,在同年广东省专业文艺汇演上,由原海南行政区歌舞团首演。1974年秋“广交会”和1975年全国文艺调演中,《喜送粮》一再亮相,受到国内外人士的高度赞扬。该舞将黎寨中司空见惯的挑担、装包、运粮的日常劳动,以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热烈、新颖的形式,将汗巾化为扁担、麻袋,竹笠化为簸箕、车轮,谷囤化为汽车等一物多用,演化出一个又一个活灵活现的景物和场面,使“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