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认识“文化工业”的另一种视角

“文化工业”是法兰克福学派对“晚期资本主义社会”大众文化的总称。在西方学界具有广泛影响,并已成为现代西方文化研究中最著名的批判性、否定性话语,其含义超出了作为文化和经济形态的文化工业本身。但国内通常不采用“文化工业”的提法,而称为“文化产业”。$$我国文化产业的出现还是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其发展势头十分强劲,在刺激消费、拉动经济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促进文化与经济繁荣的同时,文化产业的发展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从借鉴的角度看,文化工业论确有可取之处,其批判立场有助于我们加深对资本主义文化和社会矛盾的认识,警惕文化的商品化倾向,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富有启迪。但文化工业论的反工业文明立场与发展中国家的普遍诉求格格不入,与我国文化建设及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相悖。如果从我国的国情出发,以现代化为指向,我们对文化工业应有新的认识和评价。$$文化工业的复制性、批量化生产及其对艺术创新的消极影响,是文化工业论批判的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17年24期
人民论坛

文化建设当以唯物史观为指导

唯物史观是科学的历史观,坚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有助于推动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过程中,坚定文化自信,推动唯物史观的发展。在唯物史观指导下,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当代中国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需要使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中国传统文化是伦理型文化,其核心是伦理道德。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应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建立适应当代社会发展的道德规范和体系。对于礼、孝、忠、敬、义、信、廉等传统美德,应进一步保护和发展。比如,在结合当代社会发展的现状上,深化对“礼”的内涵与外延研究,弘扬孝亲之礼、尊师之礼和互助之礼等积极思想。坚持运用唯物史观批判错误思潮,弘扬和传承红色革命文化。2015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坚持用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把历史结论建立在翔实准确的史料支撑和深入细致的研究分析的基础之上。”近年来,出现了一些包括历史虚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化产业评论》2009年01期
中国文化产业评论

文化产业促进立法三问题

我国政府早在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中,就提出了要立足我国国情,借鉴国外有益经验,抓紧研究制定包括文化产业促进法在内的诸多文化法律法规的任务。而中宣部更是将文化产业促进法作为文化领域的基础性法律列人了未来的十年立法规划。①一般来说,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产业结构,原则上是通过企业的选择与活动的自由而自然形成。然而,为了以人为的政策性变更或形成其产业结构,则往往又通过国家之手予以干预。可将此广泛地称为产业结构政策,并将作为该手段的法,称之为产业结构法”。?所以在性质上,文化产业促进法实为产业结构优化法的一种。而这一法律门类,内容多为奖励性规范,实施手段也以各项优惠扶植措施为主。如建立产业发展基金、给予融资方面的便利、提供财政支持以及税收上的倾斜减免等等。③故而利益当前,各产业主管部门及相关集团基于自身的考虑,纷纷出现立法冲动,提出名目繁多的种种议案,包括已颁行的农业机械化促进法、清洁生产促进法等,以及提出未果的信息产业促进...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12年06期
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

论文化生产力及其内涵、结构和表现形式

一、文化生产力定义的概述和分析(一)文化生产力定义的概述文化生产力的概念是在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中确定的。在此前后,国内有许多学者提出并论及文化生产力的定义,综合起来主要有四种情况:其一,在论述文化生产力的源流时,大多数学者引用了马克思的观点,认为马克思在其文艺理论和生产力理论中提出了物质生产力、精神生产力及大生产力的概念;这为文化生产力提供了理论依据。例如,金元浦自2000年发表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上的《文化生产力与文化经济》一文开始,就曾经多次提到“经典马克思主义曾对精神-文化生产力问题作过精辟论述”的类似观点,指出发端于政治经济学的马克思文艺经济理论的一个重大发现,就是大生产力和精神生产力的理论。在金元浦的一系列论文中,经常将精神生产力和文化生产力交替使用,似乎精神生产力就是文化生产力。在持上述观点的学者中,金元浦的论述是比较充分的。其二,在讨论文化生产力定义时,几乎所有的学...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2011年06期
贵州社会科学

文化工业述要

文化工业(culture industry)这个词大概是在《启蒙辩证法》这本书中第一次使用的。此书由我与霍克海默(Horkheimer)①合作,1947年出版于阿姆斯特丹。在草稿中,我们使用的是“大众文化”(mass culture),后来我们用“文化工业”取代了这个用语,旨在从一开始就把那种让文化工业的倡导者们乐于接受的解释排除在外:也即,它相当于某种从大众当中自发产生的文化,乃是民众艺术(Volkskunst)的当代形式。但是“文化工业”与民众艺术截然不同,必须严格加以区分。文化工业把家喻户晓、老掉牙的东西加以熔汇,产生出一种新的东西来。在其所有的分支中,文化工业的产品都是或多或少按照特定的意图、专为大众消费而量身定做出来的,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这种消费的性质。文化工业的各个分支在结构上相似,或至少彼此适应,因而自成系统,浑然一体。而这种局面之所以成为可能,全赖当代技术的能力以及财力与管理的集中。文化工业有意地自上而下整合其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科技管理研究》2011年13期
科技管理研究

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基本方略

“文化工业”一词是1947年欧洲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性人物阿多诺和霍克海默在《启蒙辩证法》中提出的。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传播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关注点从单一的“文化工业”(cultural in-dustry)分析,逐渐转向复数性质的“文化产业”(cultural industries)分析。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曾把“文化产业”定义为按照工业标准生产、再生产、储存以及分配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一系列活动。虽然由于文化具有政治、意识形态等特殊属性,对“文化产业”的概念一直未有一致的看法,但文化产业的内涵却日益丰富,其外延也在不断延伸。随着经济全球化和知识经济的兴起,以及人类社会的资源和环境发展危机,实现物质经济向非物质经济的战略转变,把文化产业发展作为国家长期的发展战略,成为国际社会广泛的战略选择和国际战略竞争新形态,文化实力已经成为综合国力的主要内容。日本知名学者日下公人在《新文化产业论》中断言,“21世纪的经济学将由文化与产业两部分构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