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02年的文革叙事

2002年我看到的文革题材长篇小说有懿翎的《把绵羊和山羊分开》、刘醒龙的《弥天》、程庸的《德令哈囚徒》、阎连科的《坚硬如水》、沈乔生的《狗在一九六六年咬谁》、魏微的《一个人的微湖闸》等。$$“伤痕文学”以充沛的情感和声泪俱下的控诉及时发抒了人们抑压已久的愤怒和悲伤,开文革文学之先河;接续而来的“反思文学”则增强了理性思索的力量,开始挖掘这一民族悲剧的深层根源;此后,人们对文革的描写也从未中断,但是这似乎也形成了“一言以蔽之”式的否定模式,并且这种否定模式已经进入我们的集体记忆,成为我们的公共经验,成为文革叙事的集体图式。相形之下,《把绵羊和山羊分开》、《一个人的微湖闸》、《德令哈囚徒》、《狗在一九六六年咬谁》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成长小说的模式,通过少年视角来反映文革生活,在少年心灵世界和当时客观世界互动,客观世界对少年心灵世界的塑造中展示文革生活的林林总总。他们不再从我们业已习惯的政治大叙事切入,而是还原到个人视角切入对象,或者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小说中的“文革”

论文抓住文革题材小说的叙事演进与流变这一中心论题,考察文革题材小说在三个不同时期的历时性的发展及其特点,首先,归纳总结出每一阶段文革叙事的叙述内容、叙述方法和叙述重心所呈现出的特点;其次,分析文革叙事在不同阶段间发生流变的影响因素,除了分析每一阶段文革题材小说及其叙事的特点与叙事演进的原因,同时注重从宏观上分析探究不同时期、不同阶段这些文革叙事类型与叙事特点的形成原因。具体来说,考察这些不同叙事形态的文革题材小说受哪些因素的影响(作家的历史观念,文学审美观念,意识形态,市场与读者),在不同因素制约下这些文革叙事是否呈现出一些规律性的特点(如代际化、意识形态化)。同时,以西方奥斯维辛叙事作为参照,立足于中国当代文化语境,分析文革叙事发展和演进的一般规律和得失,即这种小说现象从叙述形态、历史观念、文学观念、思想价值等方面给新时期文学带来哪些新的因素和重要价值。同时,以此坐标,通过文学信仰、价值诉求、叙事策略的不同来反思中国文革叙事的...  (本文共2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乡土中国的命运悲歌

毕飞宇是中国当代文坛一位执着于历史思辨的作家,在他2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文革”书写一直贯穿其中。随着短篇小说《地球上的王家庄》、中篇小说《玉米》系列和长篇小说《平原》的相继出版,毕飞宇笔下的“文革”书写也愈加厚重成熟,获得了评论界的重视和读者的好评。童年经验的启发、文坛思潮的影响和创作观念的不断成熟是毕飞宇“文革”书写的主要推动力。他在书写“文革”记忆时,避开了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等主流“文革”叙事的模式化弊端,放弃了先锋文学所追求的凌空高蹈的形式探索,选择以村民的视角观察苏北大地上的饮食男女,以注重声色趣味的传统小说的叙事方式讲述了“文革”时代背景下发上在苏北农村普通百姓身上的悲剧故事,在乡村伦理和极权文化的层面上、在普通百姓的悲剧命运中反思“文革”意识形态对乡村世界的侵蚀。毕飞宇的“文革”书写继承了以《金瓶梅》为代表的世情小说的叙事手法,呼应了现代乡土文学的叙事传统,突破了新时期以来主流“文革”叙事的书写模式,为中国当代文学...  (本文共10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新时期以来小说暴力叙事研究

新时期以来小说暴力叙事是一个醒目存在。从“文革”结束初期之伤痕、反思小说中的泣血控诉,到九十年代以来女性“杀夫”小说、底层叙事中弱势女性和农民工艰难生存中的暴力求生叙事,外在的社会政治文化语境一直起着支配性作用。它与西方哲学社会思潮一起形塑了新时期以来小说暴力叙事从主题到技巧等各方面的基本面貌。本文论述的总体架构中,除了引言及结语,共分五个章节,其基本内容如下:第一章主要阐述新时期以来小说暴力叙事赖以发生的基本语境,简约梳理出小说“暴力叙事”发生的主要社会因素、文学体制性因素及其相互关系。具体而言,外在社会因素方面,诸如“文革”影响与西方哲学社会思潮的碰撞,改革开放的现代化进程促使社会群体政治、经济地位等多方面的变迁,以及这些变化所形成的多样而喧嚣的社会。文学体制方面,文学管理体制、作家构成因素、文学角色转变等因素共同促成了文学“内部”环境的变化。内外环境的变化影响了文学的发展与变化,此期小说暴力叙事发展的三个醒目阶段分别为:1...  (本文共1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1970年代出生作家小说中的“文革”叙事特征论析

与1950年代和1960年代出生作家不同,1970年代出生作家更像是“文革”的局外人。他们或者只对“文革”存有模糊认识,或者出生于“文革”之后,对“文革”几无印象。当然,也有少数作家由于家族成员乃至至亲在十年动乱中遭受磨难,因此较早也较为深刻地认识到“文革”的残酷与荒谬。但总体而言,在对于“文革”历史事实的介入方面,1970年代出生作家非常明显地表现出疏离的主体姿态。在心理距离和情感距离上,他们亦缺少亲历者对“文革”的切近之感。新时期以来,意识形态的束缚日渐松动,以往对于人的政治性、历史性和社会性的强调得以削减,人们转而关注当下和自我。在这种时代背景和自身经验的影响下,1970年代出生作家专注于对“现在”进行非本质化写作,而对“文革”的书写则表现出碎片化和平面化特征。这群作家习惯通过寥寥数语将“文革”一带而过,并且,所呈现出来的“文革”也显得破碎而且缺乏意义。正因如此,1970年代出生作家的“文革”叙事又具备了“犹抱琵琶半遮面”...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90年代电影中的文革记忆

文化大革命过去已经三十多年了,但这段历史至今仍活在人们的精神世界里。80年代,一般将文革视为充满了灾难、动乱等一场悲剧。但是,到了90年代,再回顾文革这段历史,有了变化,越来越多的评论开始从新的角度描述文革。本论文研究的是90年代以后出现的新文革回忆,探讨它在何种背景之下出现,以及如何叙述文革。本论文关注的90年代文革记忆有很明显的特征:它们主要讲的是普通老百姓对文革的记忆。90年代中国,有了很大的经济成就,这不仅仅带来了社会结构的变化,还带来了思维方式、生活态度、价值观等变化。80年代只有一个目标——“现代化”,相反,90年代人们更注重中国本身,对传统、历史、文化展开了更深层的研究。由此,“民众”开始受到重视,它在历史上总是作为“他者”,被统治阶级所压抑,没有真正正的话语权。90年代之后,一直处于边缘地带的民众终于登上了历史舞台。普通老百姓的言论所描述的文革与80年代知识分子所述的文革形象大相径庭,文革被归为人类宿命之一、阳光...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