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云絮牵过藏书的楼角:江南藏书楼

藏书楼不仅在历史的侵袭中为我们保存了先人的精神遗产,而且在不断的文化传播中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文献不仅仅是静止的,它也映射出地区的文化环境,并对地区的人文素质起到了相当大的熏陶作用。藏书的意义不仅在于“藏”,还在于它对地区人文性格的“塑”的反作用力。大量文化典籍的积淀,增加了这一地区的文化底蕴,提升了这一地区的文化环境、人文素养。$$ 江南是一个偏安于时间逻辑之外的存在,兀自发生着自己的故事。故事总是有着种种不同的主题与缘起,在这里我们说的是藏书楼的故事。因为收藏者的爱惜与虔诚,图书这一文化消费品成为矜贵的藏书,而藏书楼正是它们居住的房子,藏书也因此保持着一种骄傲的姿势,漠视着时光的逝去与历史的变迁。在这里,时间停止了流逝,连同书籍一起被妥帖地收入藏书楼中的杉木大橱,书中夹放芸草以除蠹鱼,书橱安放英石以避潮湿,在这个安静稳妥的所在似乎能暂时躲避战火与江南特有的潮湿梅雨。$$ 中国的藏书事业起源很早,据说在夏商周三代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高校图书情报工作》2010年04期
浙江高校图书情报工作

清末杭城的公共藏书楼

一个多世纪前,位于东南沿海的杭州悄然出现了近代图书馆的雏形——公共藏书楼。据民国11年(1922),杭县①吴庆坻等纂《杭州府志》②卷十七载:“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十一月设藏书楼于省城。绅士邵章呈请署杭州府朱启凤将旧有菜市桥下东城讲舍废屋试办杭州藏书楼。光绪二十九年十月,学政张亨嘉会同巡抚聂缉筹措学租存司余欠银二千八百两,又彩票报效提款四千二百两共合银一万三百二元为开办经费,购置大方伯里洋房一所,移设藏书楼,改名浙江藏书楼。张亨嘉撰碑记。”2000年出版的《浙江图书馆志》把杭州藏书楼作为浙江藏书楼的正源,并据此把浙江图书馆的建立时间确定在1900年。张亨嘉所撰碑记即《浙江藏书楼碑记》,张亨嘉撰,吴士鉴书,胡篆额并刻字。碑文载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刊印的《浙江藏书楼志略》。是碑现存孤山浙江图书馆古籍部1994年新建的碑廊内。碑高165厘米,宽79厘米,碑额篆书浙江藏书楼之碑记,全碑共629字。浙江图书馆古籍部藏有19...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浙江高校图书情报工作》2012年02期
浙江高校图书情报工作

浙江最早的各类藏书楼考证

藏书楼是指收藏图书文献和档案典籍的场所。广义上说,只要有文献出现,就一定有放置文献的场所,也就有了藏书楼。最初的藏书楼并不一定有什么冠名,各朝各代有各种对藏书楼的不同叫法,如阁、堂、轩、馆、亭、台、房、斋、室、舍、洞、屋、居等等。无论叫什么,只要它的主要作用是藏书,都属于藏书楼的范畴。根据我国古代的藏书体系,古代藏书楼可以分为官府藏书楼、私家藏书楼、寺观藏书楼和书院藏书楼四大类型。本文主要考证这四大藏书楼在浙江省的起源。1浙江最早的官府藏书楼官府藏书楼是指由官方兴建,其藏书属于官方拥有的藏书楼。官府藏书一般可分为皇室内府藏书、中央官府藏书和地方官府藏书三种。皇家藏书楼是指设在宫廷内府的藏书处,专供皇帝、皇室成员使用,其藏书称为“内书”。中央官府藏书楼是指设在宫外的朝廷政府藏书处,其藏书称作“外书”。皇室和中央官府藏书具有国家藏书的性质,往往代表或反映某个时代的国家藏书总貌,书楼建筑也考究,设施完善,制度健全,职能兼备。而地方官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浙江高校图书情报工作》2009年03期
浙江高校图书情报工作

遗风流绪,代有传人——试析明清绍兴藏书事业发展的历史渊源

但凡一地某一文化现象的产生和发展都离不开该地方特定的社会经济土壤。浙江绍兴素有藏书传统,明清时期随着地区经济的繁荣,社会稳定,带来了对图书的需要,出版业的发展改善了当地的图书流通条件,图书收藏及交流日益频繁,大家名楼迭出,终明清二代绍兴藏书事业始终处在全国前列。1明清绍兴概述1.1东南巨邑,人文益盛绍兴古称越,《竹书纪年》载“周成王二十五年,于越来宾”,这是绍兴见于文献的最早记录,距今约四千年。从秦汉到明清,绍兴一直是我国南方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素有“东南巨邑”、“天下巨镇”称谓。元至正二十六年朱元璋改绍兴路为绍兴府,为明朝在绍兴统治的开始。明代绍兴府辖山阴、会稽、余姚、上虞、嵊县、新昌、诸暨、萧山八县,山阴县被列为全国头等县,清代绍兴府辖区和属县亦无变化。明清国家采取新修水利,鼓励生产的政策,有力提高社会生产力。清嘉庆年间山阴、会稽二县人口数量开始超过150万。据《乾隆绍兴府志》记载:绍兴府城街道严整,商业繁荣,被誉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2012年Z1期
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

“南湖藏书楼上谈著书”研讨会举行

2012年8月16日,由《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与《云梦学刊》共同主办的“南湖藏书楼上谈著书”研讨会在南湖藏书楼举行。来自北京大学、中共中央党校、南京大学、湖南理工学院、岳阳市巴陵中学等学校的师生30余人参加了研讨会,南湖藏书楼楼主、湖南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云梦学刊》主编余三定教授主持开幕式并致辞。开幕式上,北京大学团委研究生与青年工作部部长石运佳、北京大学中文系青年教师柳春蕊、南京大学出版社高校教材中心主任蔡文彬分别讲话并畅谈了个人对著书的有关看法。研讨阶段由《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主编、政府管理学院2011级博士生程熙主持,与会者围绕著书的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文献信息管理》2019年01期
科技文献信息管理

对古越藏书楼早期历史的考证

浙江绍兴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也是中国近代图书馆的源头。吴慰慈先生《图书馆学概论》说:“1902年,浙江古越藏书楼对外开放。”此举打破了古代藏书楼对公众“秘而不宣”的做法,具有开创性和典型意义。今绍兴图书馆留有丰富的章程、书目、藏书、印章实物。1 从绍郡中西学堂到古越藏书楼的建立过程古越藏书楼创办之时,正是上世纪初中国社会﹑经济﹑文化面临前所未有的大变革时期。在西学东渐方兴未艾,革故鼎新云起龙骧之际,一批绍兴的有识之士以睿智的目光、过人的胆略闻风而动。徐树兰(1838-1902),字仲凡,号检庵,清山阴(绍兴)人。光绪二年(1876)举人,授兵部郎中,以输(捐献)资为候选知府、补用道盐运使,因母病告归。1896年,与罗振玉等在上海创办农学会及《农学报》,并与胞弟徐友兰等在上海黄浦之滨置地百亩,采购各国农作物良种,开辟种植试验场,热心于诸公益事业。在徐树兰看来,改革教育是为本,“广设学校,此诚兴贤育才,正本清源之至计也”,而“都...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