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网络文化面面观

随着网络的发展并日渐融入大众生活,网络文化已经形成一个重要的景观在现实生活中发挥着作用。无庸讳言,网络文化的出现是一场革命,它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转型,带来了全新的思想意识,使人们对现代社会有更加深刻的认识;它强化了科学、理性、民主、法治等现代性观念,对人们的思维方式、习惯、认知方式、行为方式等产生极大的影响;它开阔了人们的视野,并使得人们更加深入地了解世界、了解自己;它联结起整个世界,使得信息交换、文化交流成为一件轻松的事情。网络文化的形成在全球化的时代是一种必然,并承担着全球化进程的推进者和信息承载者的使命,在网络上人们才真正体会到整个世界成为了一个“地球村”。$$   然而,像许多新鲜事物的出现一样,加之网络本身的复杂性,网络文化也是一把“双刃剑”,其正面和负面的影响常常纠结在一起,共同构成了网络文化的基本特征。$$     批判性 人们可以自由地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观点、想法,内容涉及广泛,而且常常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02期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西方话语霸权建构的新动向及其政治影响

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中,话语权事关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话语霸权建构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全球统治和文化渗透的重要手段,近期又呈现出若干需要加以关注的新变化新特点。第一,西方话语霸权建构的新变化新特点。一是从政治话语霸权延伸到经济、社会、生态等;二是从语言演绎归纳演变为操弄数据、模型等;三是从学术研究范畴扩展到网络娱乐空间和社会,进行基层渗透;四是从官方主导发展到政府、社会组织、新闻媒体齐发力。第二,西方话语霸权的政治影响与现实危害。一是塑造民众的社会心理,重构民众的集体认知,培养发展中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外部变量”因素;二是误导国家长远发展战略,使发展中国家最终形成对西方的依附性关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山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消费社会下的广告话语霸权研究

一、广告话语霸权形成的社会基础在当下社会,我们时常能够感受到消费的力量。消费是为了什么?起初消费无疑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物质需求,但是伴随社会物质的极大丰富,消费不再是单纯地满足个人物质需求,更多地是对广告定义下的品牌附加值的追求。企业赋予原本平淡无奇的产品以鲜明的个性,使其成为一种情感价值,一种生活方式,一定的社会阶层以及一定的文化(亚文化)的鲜明象征,从而能攫取那部分能产生认同感的个人或群体的注意力,以满足其心理需求[1]102。以选择化妆品和衣服为例,人们往往更愿意去选择诸如迪奥、耐克这样的品牌产品而非具有同样功能的一般性产品。且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消费心理支配下的消费行为与消费能力不相匹配时,就会产生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以学生群体为例,裸贷作为一种现象为社会所关注,而裸贷的出发点往往就与这样不匹配的高消费有关。人们往往会将矛头指向个人,认为是人爱慕虚荣的问题,实际上更多的是消费体系的问题,它通过广告向人们灌输着强势的价值观,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7年17期
文教资料

高校辅导员利用新媒体平台提升话语权的路径探析

20世纪70年代,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从知识考古学的角度对话语和权利的关系进行了解析,认为话语是人们斗争的手段和目的,人通过话语赋予自己以权力。现代社会,话语权与媒介之间产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媒介作为话语传播的载体为公众话语权的形成发挥作用。新媒体的博兴,“使公众话语终于落到实处,让最广泛的群体实现最响亮的‘发声’”[1]。新媒体平台由此成为公众争夺“话语权”的重要阵地。新媒体的开放性、便捷性、交互性、平等性等特点,使当代大学生利用新媒体实现自我赋权成为可能。在此基础上,高校辅导员的话语权垄断地位受到冲击,其作为信息“生产者”和“传播者”的角色弱化,话语的权威性降低,“被需要”、“被依赖”的程度减少。在新媒体领域的话语权博弈中,高校辅导员如何调适自身角色,“把握新媒体特性、发挥新媒体优势,使之成为创新高校开展思想政治工作的好帮手”[2]?改进话语交流方式,重建新的话语体系,提高自身的吸引力,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2年25期
课程教育研究

如何减少课堂小组合作学习中的“话语霸权”

合作学习是新课程理念倡导的一种重要的学习方式。在班级授课的整体框架下,“小组合作学习”自然成为“合作学习”的一种主要操作模式。在日常的课堂教学中我们常常发现,学生进行小组合作学习后,在小组汇报环节中,大多数学习小组进行汇报的往往都是那几个平常就爱说、都能说的孩子在进行。他们在经常的课堂汇报中得到锻炼的机会越来越多,他们变得越来越能说会道,越来越开朗活泼,而且在公开课上,抢着发言,抢着拿话筒的总是他们。而那些不爱表达或不善表达的孩子在小组中也具变得越来越沉默。这种现象,我们称之为小组合作学习中的“话语霸权”。产生这种“话语霸权”现象的原因有以下几点:一、小组分组的随意性大在中国“大班额”特色(一般一个班在45人以上,有的学校班额甚至仍然达到七、八十人以上)和教室环境本身的限制下,我们多数时候的课堂“小组合作”往往以学生前后两桌合并成四人学习小组的随机分组方式进行。于是,学习小组成员的学习能力不均、兴趣爱好不一、个性或张扬或内敛,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智慧》2018年09期
新智慧

《道德与法治》课程的思考与实践

长期以来,德育的针对性、实效性一直为人们所诟病。为改变这一德育现状,经过六年努力,《道德与生活》《道德与社会》课程已让渡于《道德与法治》。德育课程变革是一种扬弃,即在保留传统教材中超越时代相对稳定的德育内容的同时,融入与时俱进的法治教育内容,使“德”“法”相得益彰。纵观《道德与法治》教材,无论是“德”还是“法”,都贴合学生生活。因此,敞亮学生生活是《道德与法治》课程的应有之义。一、课程内容:从“知识学习”转向“生活建构”德育课程内容要符合生活逻辑。《品德与生活》《品德与社会》课程往往重视“德育知识”,学生在德育过程中沦落为“美德袋”,由此导致德育“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道德与法治》课程定位是“学德”和“学法”。从学生的“生活世界”(胡塞尔语)出发,提炼、确定相关主题,让“道德与法治”为学生活服务,这是德育课程基本取向。对生活建构而非对知识记忆背诵应该是《道德与法治》课程基本内容。只有从生活出发,才能促成学生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