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网络的诗歌复兴

有人说当代诗歌越来越被漠视,诗歌刊物不过是诗人自慰的角落,有广泛影响或广为流传的现代诗已很少,即使知识分子写作与民间写作争论带来的表面繁荣,也掩盖不了诗歌圈子化、边缘化的趋势。每当人们需要抒发强烈的思想感情时,往往借助的却是经典古诗,而少有现代诗。在中秋节,人们吟咏的是苏东坡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怀恋故乡,想到的是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有人把这种现象归结于新诗教育的滞后,年轻一代对我国和西方现代派诗歌,比如艾略特的“荒原”、弗罗斯特的“林中路”、金斯堡的“垮掉”等,都知之甚少,所以不能用来表达他们的体悟与感受。$$   但前段时间“连宋大陆行”却掀起了一个不小的网络诗歌热潮,大批网民在不同的网站自发创作了数量众多的诗作。许多网站的新闻专题和论坛诗歌板块中,大众赋诗成了一抹亮丽的色彩,电脑屏幕散发着阵阵诗书墨香。仅新浪网站收集“赠连先生诗作”就有400篇、“赠宋先生诗作”300多篇,尽管作者的诗歌修养和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江文艺》2019年19期
长江文艺

现代诗的历史修辞

每一个时代都需要诗歌、文学和艺术激活个人与群体的精神能量,它需要回应社会心理的冲动,也需要重新塑造那种情绪冲动的迸发,除了政治管理之外,对群体性精神能量的表达与转化,显然具有其社会伦理意义,而对诗歌来说,这一过程将激活一个时代的语言。有些时代缺乏群体的精神能量,它会变得沉寂或这种能量极其分散,有些时期群体精神能量集中而且积蓄到濒临决堤状态。诗歌、艺术和思想都将受到这一状况的冲击。就伴随着现代诗的历史进程而言,由于制度的变革,由于新文化的涌入,由于战争和社会动荡,爆发了群体性反叛与革命,并且由于社会反叛与革命,它促使个人的意识觉醒,激活群体的冲动,也将一个时代的诗歌与艺术投入到这一进程之中,即投入到一系列社会历史的难题之中。在白话诗或现代诗诞生的那个时刻,伴随着现代社会运动,大众现象的兴起及其掀起的社会风暴,就与一向孤独沉思的诗人相遇了。诗人或许继续与之保持距离或无视其存在,神秘化自身的情感体验,而事实上又服从于一个相对安逸的阶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2019年01期
文学自由谈

《现代诗:接受影响论》

中国文联、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第三届“啄木鸟杯”优秀文艺评论著作之一。该书抓住现代诗的接受问题,运用中西接受比较视角和方法,对现代诗接受响应中的特异性、主体性和“有界”性等问题做了独特研究,是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中)》2019年01期
参花(中)

现代诗三首

等号和真理爱你是最永恒的真理经得起时间的质疑你在我人生的公式我的自变量仅是你流年是我们无穷的定义等号只为你而成立我站在等号的左边一直等待岸边的X我的Y只为遇见你只为你情有独钟小雨中阴雨绵绵人影纷纷在哀怨的土地上无休止的雨点拍醒了石头的美梦撑起伞走向没有油漆的窄巷打开窗小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论丛》2018年02期
中国现代文学论丛

西化与回归:论越华现代诗的流变

越南是我国重要的邻国之一,越华文学研究在“一带一路”文化建设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本文所称的越华文学,指的是越南的华人用华文写作的新文学作品。越南的华人主要聚居于南方的西贡(今胡志明市)堤岸(今第五郡),越华文学主要指的就是越南南方的华文文学。现代诗是越华文学影响最大的文体,也最吸引越华文学研究者的目光。越华现代诗兴起于I960年代,繁荣于1970年代,1975年越南统一之后遭遇排华而销声匿迹,直至1990年代才重新起步。复苏期的越华现代诗坛意欲“重整昔年的雄风”?,但是道阻且长。当前学界对越华现代诗的研究多集中于1990年代以后,导致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资料的匮乏。由于复杂的历史因素,1975年之前的越华文学留给研究者的总体印象是繁荣和遗憾。早在1980年,痖弦主编《当代中国新文学大系*诗集》时,在序言《新诗运动一甲子》中就感叹道:“同样的,如越南,它原是保存中华文化最多的地区,华侨的文艺活动非常兴盛,易帜之前,无论诗社或诗刊...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唐山文学》2019年04期
唐山文学

现代诗四首

钓鱼我在池塘里撒下鱼饵,小声说:亲爱的小鱼,快来吃吧!我要带你回家,住在高楼精美的鱼缸里。我天天都会看望你,给你喂好吃的……小鱼说:小朋友,别天真了。这里处处都是诱惑,你们人类就会花言巧语,我才不上你的当呢!谁稀罕你的高楼和鱼缸,我只要自由。我和妈妈我有一个妈妈,她长得不美也不温柔。可是在我心里,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如果说妈妈是宽广的天空,我就是天空里自由飘荡的云彩;如果说妈妈是辽阔的大地,我就是地上尽情生长的小草。如果说妈妈是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