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女性言说的误区

20世纪90年代后的女性在经历了长久压抑和沉默之后,女性言说突破了以往对道德及女性价值的诉求。女性言说在拓展文学领域、重建现代文明上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但是,由于女性文学迫切的言说欲望和激烈的反叛情绪,使某些女性文学过于偏激和情绪化,暴露了女性的弱点与女性文学的不成熟,它不利于女性文学的健康发展,因此我们有必要进一步明确地认识女性言说的误区。$$   误区之一:与男人为敌。90年代后的女性文学意在瓦解男权文化和男权话语,与男性为敌成为女性文学一个较为普遍的创作思想和策略,这在女性文学创立的初期使女性文学达到了脱颖而出、凸显自我的目的。但随着女性文学的发展与深化,则暴露了它的不足。女性文学始终没有把男权文化和男权话语纳入自己的艺术视野,站在较高的层面审视它、否定它,一些女性写作将其文学的价值体系构筑在敌视男性、蔑视男性甚至虐待男性、压迫男性的“勇敢”行为之上,这种极端化倒置的思维方式,是一种不理智的脆弱的方式。$$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八小时以外》2013年04期
八小时以外

男权话语并非男人的专利

那些柔和的奶奶、母亲们操着温软的语音,为孩子们讲述着动人的人鬼爱情故事,难道说,她们也是在说着男权话语吗?这些人鬼恋爱故事大多是母亲的创造,难道她们也是用男权话语来构建那些凄美的爱情故事吗?没错,你说得对。她们口里吐出的句子,无论如何温柔动听,依旧是男权话语。男权话语并非男人的专利。读过巴金《寒夜》的人应该对里面的汪母有很深的印象,她的立场就是她自以为的王文宣的立场,从最传统的夫权出发去要求自己的媳妇,她简直就是一个性别开始模糊、异化为一个夫权代表的男性。汪母只是一个典型,她的背后是浸淫在中国千年男权文化中不能自拔的一代又一代女性,她们长着美丽诱人的容貌、婀娜的腰肢,骨子里却和男人并无太大区别,她们站在男人的立场上,说着温柔版的男权话语。男权话语并非是男人所说的话语,它是一种从男性利益出发,伴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视》2010年08期
中国电视

消费时代对男权话语的欲拒还迎——论电视剧《蜗居》的女性意识表达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卷涌之下,我国经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物质产品极大丰富,人们的消费能力显著提高,一个新的消费时代己经来临。伴随而来的是大众文化在各个领域的全面兴起。而作为当今最重要的大众文化形式之一,电视剧构筑的形象/视觉文化对广大受众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它不仅满足了广大市民对娱乐生活的需要,更是生产意义的重要场所。社会建构理论认为,“媒体不仅反映现实,而且塑造现实”。“媒介的再现支配了真实的生活”。①的确,当观众沉浸在电视剧所演绎的世俗人生中时,意识深处己然不自觉地达成对其的认同,甚至在现实生活中也会因其影响而改变原有的行为方式甚至价值观。有学者研究发现,“电视剧集中男女角色的形象、行为和表现确能影响现代男女的价值观”。“研究结果显示,电视加强了性别特质、家庭角色、消费习惯和特征的社会刻板塑造,也即是说我们的符号世界或文化产物对社会的影响比现实世界更大,文化产物的生产与自我生产不断扩大其对社会结构的影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2000年06期
文学自由谈

男权话语对女性形象的侵犯与强暴

九十年代的文学中那些所谓写女人或是写性的小说、影视作品,大有“一支独秀”的势头。这与近年来中国大陆的色情服务行业的“繁荣”紧密相联——虽然在任何时代和国家,色情文化的“利润”及它对整个社会的渗透力都远远不能与直接进行色情交易的行业 (妓院、夜总会等等 )相比,但它们又确实是一根支脉上的两个“果实” (或说“毒瘤” ),以供给不同的人或同样的人在不同的心情下的不同需要。   在当今这个被许多人称作“全球化”的世界上,欲望对象化从形式到其覆盖面都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昔日美国主流文化中的“大众美女”——“白种人,苗条,曲线毕露,魅力四射,无多余脂肪肌肉,肌肤柔滑,体格健全,当然还特别年轻。”不早已芳迹全球了吗 ?不早已越来越多地成为跨国资本在第三世界行销的使者,甚至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民族工业的“首选”或具有主导性地位的广告形象了吗 ?这个“全球化”的世界实际上依然是那个古老的男权中心社会的延续,它对妇女而言的“进步性”则表现为: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04期
乐山师范学院学报

男权话语遮蔽下女性的生存真相——对《相似形》的解读

《相似形》是日本现代女性小说家高桥多佳子(1932—)的代表作,小说通过倒叙与插叙冷静地观察作为女人的松山明子(下面简称松山)在婚后成为母亲的生存境况,讲述母亲松山在女儿初子成长的过程中,渐渐发现女儿与自己的相似之处越来越多,这一现象让母亲对女儿产生反感、嫌恶的情绪。母女之间这种微妙的感情打破了男权话语遮蔽下母爱的虚像。日本传统男权社会对女性角色的规定是:温良贤淑,相夫教子,任劳任怨。细读文本,不难发现作为母亲的松山起初也如旧式女人一样对男权社会规定的女性角色持认同、接受的态度,但在看到女儿的成长时,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对女性欲望的压抑,却一直把女人欲望的泄露看作大逆不道之事;但另一方面老太太的一番话,让她对自己安守本分、固守传统的生存选择产生了怀疑,对旧式女人的复制产生一种嫌恶和憎恨。因而,作为母亲的“我”对女儿的嫉妒甚至吞噬,射杀,直接颠覆了母爱神话,但外表上依然是温顺的“我”,正如法国20世纪著名的女权主义作家西蒙·波伏娃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八小时以外》2014年08期
八小时以外

女汉子不是女“汉子”

女汉子是自信的女人用来以戏谑的方式解构男权话语的武器,却不是也不该是女“汉子”们用来逃避的借口。做一个自信的、有魅力的女人其实不必在乎被称为Alpha Women还是女汉子,因为当你能够掌控自己的生活时,你便有真正的自信和魅力去迎接那水到渠成的幸福。男人创造的女“汉子”“有时候女汉子成为我的一个标签,我不与它对抗,也不依赖它。在我看来,它是一个很中性的词,而且符合我的状态。汉子身上有太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责任、大气、理性、更宽的视角……它会时常提醒我,再光明磊落一些,少些敏感、纠结和小心思。”创造出女汉子一词的主持人李艾这样解读这个愈来愈火的名词。去年《咬文嚼字》编辑部对女汉子一词的解读是:专指带有“纯爷们儿性格”的女性。她们爱美爱时尚,同时也能“干粗活打蟑螂”,集温柔和彪悍于一身,拥有女人的外表和汉子的内在,认为女汉子反映出中国年轻女性的自我定位,从温柔婉约向独立强悍、敢作敢当转变,而这种转变则体现了都市女性背负过重压力的辛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