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安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后继乏人

安徽省有19个项目进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非遗”保护工作却面临着缺乏认识、投入不足、法律空白、后继无人的四大尴尬处境。日前,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公布相关调研报告,呼吁尽快在2007年进行立法,并采取政府配套经费、培养继承人等应对措施。$$  19项“遗产”进入国家首批名录$$   根据近期安徽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副主任汪石满率队对安徽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情况进行的立法调研,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丰富,资源遍及全省各地。$$   2005年7月,经省文化厅及有关部门推荐,安徽省当涂民歌、花鼓灯、徽州三雕等19个项目入选第一批国家公布的518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安徽省进行了一些有益探索。为“抢救”傩戏,池州市收集剧本等原始资料,对经典傩戏进行录音、录像,组织专业剧团原汁原味套学农民表演的傩戏剧目等;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河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制度风险的法律维度:突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瓶颈

法律制度所能提供的确定性是风险社会所追求的最稀缺价值,“法律制度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规范和追寻技术上的可以管理的哪怕是可能性很小或影响范围很小的风险和灾难的每一个细节。”[1](P129)在现代法治社会中,法律一方面可以化解社会变迁过程中的社会风险进而实现法律秩序的效果,另一方面,制度由于易受到人文、社会、经济、政治等因素的影响,自身也会孕育和发生一种人为风险,即制度风险。这种制度风险并非是由于制度变化过快带来的不确定性,而是制度自身与其预期功能发生偏差形成的不确定性。这种“制度风险”广泛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特别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领域,因而必须给予理论把握和现实规避。一、制度风险: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瓶颈作为社会风险在文化领域的表现形式[2](P47),“当今时代的文化表现为民族国家文化主权的弱化和传统文化边缘化。”[3](P64)非物质文化遗产①是由民族集体创作并世代相传的文化,既是民族精神的载体,又是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的象征...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新闻研究导刊》2019年17期
新闻研究导刊

网络直播环境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以恩施“西兰卡普”为例

一、网络直播兴起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播当今已经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普及的时代,“如今的网络直播平台已经进入了‘随走、随看、随播’的移动视频直播时代,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参与其中,直播并分享自己的生活,全民直播渐成趋势”。[1]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普及,目前国内成熟的直播平台有虎牙、斗鱼、YY、战旗、熊猫、花椒等,相应的APP也层出不穷。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改变了以前的媒介传播渠道和环境,当今的传播链更加强调体验性、互动性。在网络直播背景下,非遗文化的魅力得到了更好的传播,以前不是人们不喜欢,而是没有恰当的形式和渠道去传播、沟通。而现在它的内容、形式、渠道都得到了多方面的改善,比如前几年在朋友圈疯狂转发的国家博物馆《第一届文物戏精大会》H5形式,借助了新媒体平台大放异彩,迅速地抢占受众市场,用符合当今的传播形式,把以前深奥难懂的传统文化深入浅出地展现给受众。这是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所以非遗文化只是缺乏一个好的传播形式,在当今移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建筑与文化》2019年10期
建筑与文化

大运河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众参与的主要问题剖析

引言献来源,考虑到研究的直接相关性与文献的了两个前提:一是大运河遗产是可以“构建”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权威性、可靠性及深度,检索项设为“篇名”,或“打造”的;二是大运河遗产的保护与利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检索词为“大运河”,来源类别为“核心期用是以政府部门为主导的行政行为。这一设会议上,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中国刊”及学位论文。检索结果显示:期刊论文定简化了“公众”与遗产的关系,使“公众大运河”被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共229篇;硕、博士学位论文89篇。以“大参与”被置于“静态”遗产保护与利用的框为我国第32处世界文化遗产和第46处世界运河”“公众参与”为题名文献数量为0。架中,其定位与作用必然难以突破“象征性遗产。申遗时代研究已经回答了大运河“杰以“大运河”为题名,全文包含“公众参与”参与”的层级。从这个意义上考察,大运河出的普遍价值”及保护底线的问题。如何平的期刊论文为9篇;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19年10期
河南社会科学

城镇化背景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困境

一、引言截至2019年,中国已有41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跻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总数居世界第一,还有多达数千种非遗项目被纳入了国家级保护名录。与非遗保护几乎同时开展的,是中国新一轮的城镇化建设热潮。数据显示,中国的城镇化水平由2003年的40.53%,于2011年突破50%,2018年上升到59.58%,正式进入城市型社会。快速的城镇化带来了城镇规模的急剧扩张、社会经济的蓬勃发展和城乡面貌的显著改善。但快速城镇化也引发了过去与当下、地方感与现代性、保护与利用之间的摩擦和碰撞,给非遗的保护与传承带来了一系列新问题。在当前非遗保护理念不断深化,以及党的十九大以来国家对新型城镇化的深入推进的背景下,非遗与城镇化的关系再次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本文通过调研和案例,从中国城镇化的特征和城镇化中非遗的变迁入手,分析城镇化过程中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变迁和由此产生的保护困境,并从中国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中汲取经验,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2019年25期
新西部

浅析喀什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

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人类优秀文化的一部分,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它在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中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本文针对喀什地区文化现代化转型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及现状做了浅显的描述和分析。习近华平优总秀书传记统在文党化的创十造九性大转报化告、中创指新出性,发要展推;动满中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以此为指引,我们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观,加强对喀什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的保护就成为喀什地区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纵观古今,喀什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达两千一百多年,悠远的历史积淀了喀什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喀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凝聚着喀什各族群众的生活情趣、审美观念、艺术才能,是喀什传统文化的魂魄。喀什地区目前非遗的现状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被各群体、团体、有时为个人所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体系和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等。研究和挖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