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专家研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发展

本报讯 (记者刘茜)12月1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召开“回顾与展望——改革开放30年全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学术研讨会”。中宣部文艺局副局长汤恒、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王能宪出席会议并讲话。吴元迈、丁振海、李准、张炯、陆贵山、刘润为、郑伯农、董学文、李心峰等9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研讨。$$    研讨会围绕新时期以来对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继承与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与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7年07期
明日风尚

浅析哈贝马斯科学技术意识形态论

一、哈贝马斯生平及著作简述二十世纪是科学迅猛发展的世纪,很多科技影响着人类的生活,尤其到了二十世纪下半叶,这种情况表现的更为突出,当代的德国哲学家、法兰克福学派关键代表人物哈贝马斯(JurgenHabermas)在此之后便提出了科学技术即是意识形态的非常著名的命题,而且还对作为意识形态的科学技术进行了批判。哈贝马斯在1968年出版的《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一书中明确提出了其影响深远的意识形态理论——科经济发展上面更为显著,技术附和在经济上使得经济变得具有技术化趋势,随着科技的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变得极大丰富甚至急剧增加,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明显的提高;在另外一些方面,劳动的“合理化”强化了技术的各种能力,尤其影响人类生活水平的能力,变得与社会不可分割,甚至用科技手段代替人类进行更复杂更拟人的活动,使社会经济越来越不能割舍科技化。3、社会一一社会结构有分层倾向社会结构的分层总是跟随着“科学技术成为第一位的生产力”,科技把人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书文摘》2016年10期
读书文摘

哈贝马斯科技意识形态论研究

一、科技意识形态的演变历史(一)科技意识形态出现科技意识形态出现的时间是在20世纪30年代,其中霍格海默发表了科学也是意识形态的相关论述,并阐述了生产力的科学如何成为意识形态。他认为科学为人们提供了生产力,推动了社会文明的进步。科学能够掩盖社会危机,所以它也具有意识形态功能。霍格海默不仅明确表示科学就是意识形态,并从否定性方面对意识形态的社会功能做出了理解,为法兰克福学派的科技意识形态论提供了基础性论证。(二)科技意识形态初具雏形在20世纪40年代的时候,科技意识形态论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从而有了基本的雏形。主要是霍格海默和阿尔多诺在这一时期发表了关于意识形态论的论述,他们没有阐述科学技术与意识形态的具体关系。但是他们对文化工业和工具理性等进行了批判,而这实际上是对工业文明弊端和技术理性主义文化精神的批判。而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实际上他们是在批判科技意识形态功能。(三)科技意识形态成型这一阶段主要是20世纪60年代初,马尔库塞对在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探索》2012年04期
探索

从意识形态批判上升到科学意识形态的构建——再论马克思意识形态论内涵

马克思意识形态论包含了马克思恩格斯有关意识形态理论、制度及实践的观点论述。关于马克思意识形态论内涵,学界有一定的争议。一些学者认为,马克思意识形态论的内涵主要是意识形态批判,马克思和恩格斯始终把意识形态当作否定性概念来对待。通过批判解开被意识形态所遮蔽的社会真实,以社会的真实矛盾推演意识形态产生的机制和中介,从而宣告一定意识形态的终结。一些学者认为,在马克思恩格斯之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内容的增加使其背离了马克思意识形态论的原有内涵,成为具有意识形态意味的理论变迁,把批判的理论变换为建设理论。另有一些学者认为,即使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意识形态是掩蔽社会真实的精神力量,是对社会现实的颠倒反映,但其原意并非指其为虚假的观念体系和骗人的谎言,应当理解为一定阶级利益与社会总体利益相背离的结果。笔者认为,马克思意识形态论的主要内容和形式是批判的,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意识形态论仅仅是批判的理论。可以看到,《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定位于意识形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探索》2012年04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8年05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马克思意识形态论发展的三个阶段

马克思意识形态论即马克思关于意识形态的学说,它包括马克思本人关于意识形态理论、制度与实践的基本观点和主要论述。本文立足于马克思毕生(已公开出版的)与意识形态论主题相关的代表性文本(包括手稿、笔记、书信和论著等),力图概括出马克思的意识形态论轮廓,它主要包括:第一,意识形态的概念定义、基本类型及主要特征。这是从意识形态的内涵和外延上来回答意识形态是什么的问题,同时也主要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第二,意识形态的社会作用、历史影响及其实现途径。这是从意识形态的功能和意义的角度来回答意识形态能做些什么以及如何才能做好的问题,它同时也主要是一个价值论的问题。本文的基本观点是:首先,从认识论基础来看,在马克思那里,意识形态首先是一种观念或意识系统,但它既不是知识论意义上的一般意识,又不仅仅局限于纯粹意识或观念的范围,而是渗透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生活之中,即既表现为理论层面的政治法律思想、哲学、宗教、艺术和道德等基本形式,又表现为制度层面的政治...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06年10期
社会科学论坛

马克思之前的“意识形态论”寻踪

一过去,列宁将马克思主义的来源主要归结为三个部分,即德国哲学(以费尔巴哈人本主义和黑格尔辩证法为主)、英国政治经济学(以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为主)和法国社会主义(以圣西门和傅立叶的空想社会主义为主)①。毫无疑问,这种归结是有道理的,因为列宁说的是“主要”而不是“全部”。但是,恰恰也由于列宁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来源“主要”锁定在“德国哲学”上,在国内教条主义、注经主义盛行时期造成了一种误解,以为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来源“只有”德国哲学。这种将“主要”变成“全部”,再变成“只有”的误解,在思想禁锢时代是可以原谅的,但从今天的眼光看,就显得相当狭窄、机械了。首先,这种误解遮蔽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可能接受除德国哲学以外的其他国家哲学进展的元素(例如法国哲学中的“意识形态论”)的事实。其次,它遮蔽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吸取了除德国哲学以外的整个西方当时哲学进展的多种理论乳汁而长大的事实。再次,它也遮蔽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在西方古希腊哲学...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