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个体际遇折射行业兴衰

从2月9日以来,北京农业展览馆热闹非常,这里正在进行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大展所展出的不仅仅是一些产品,让人们如此感兴趣的,还是这些产品背后所附着的人们的文化记忆。可以说,传统手工艺迈出的每一步都留下了民族工业发展的印记,而其传承的传统工艺则是几十代人经验的积淀,是历代传承人集体智慧的结晶。透过这些传承人和老字号的浮沉,可以折射出中国传统手工技艺的兴衰,更可以对这一行业的现状进行大致的梳理。$$    “王麻子”VS“张小泉”:外部环境很重要$$    农展馆里最热闹的,恐怕要算“王麻子”和“张小泉”的展台了。这两家老字号并肩亮相本身就够有看头的,而这些年来他们境遇的不同也让人产生了很多感慨。$$    “张小泉”基本上波澜不惊,其代表性传承人施金水稳稳当当地坐在展台后,向人们介绍“张小泉”的工艺特点和自己的从艺经历。“王麻子”就热闹多了,而其遭遇的最大尴尬就是人们的屡屡惊呼:“王麻子不是倒闭了吗?”展台后的北京栎昌王麻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庭内外》2019年07期
法庭内外

“王麻子”继承起纷争 法院衡平利益促传承

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营。其子王殿元为该字号的第二事业社会经济发展》等多家媒体就一起因兄弟相争而对老字号商代传人,于上世纪40年代至80年代对王氏家族的医药发展都进行过标能否注册的商标行政确权案件开设了福庆堂国药店和王殿元整骨报道。作出终审判决,认定王麻子研究诊所对该字号进行扩大经营。随着经营扩大,王殿元四所申请注册的第3396527号“王在王殿元逝世后,他的四子之间开始分家。长子王燕铭成麻子”商标不存在“抢注”的情个儿子传承该字号,并在继承家立了王麻子研究所,并于2002形,依法维持了该商标的注册。族治病及制药传统技艺的基础年12月9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上,通过注册商标、使用字号等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独立兄弟分家导纷争各种形式继续利用“老王麻子膏申请注册“王麻子”商标,核定药”以及与之相关的“王麻子膏使用在第5类的“膏剂、医药制“王麻子”商标的前身为药”“王麻子”“王殿元”等商剂、医用止痛制剂”等医用药膏“老王麻子膏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朔方》2017年04期
朔方

转身

不到中午一点,东一街的菜场就冷清得要命。也难怪,一入冬,这天就像给孩子翻出的换季衣裳,终归还是短了。当然也不只是短,连时辰也失去了明晰的模样,从早到晚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那种灰表明了是一种态度,累了一年,末了就想耍耍小性子,睡一季囫囵觉。天气带来的涣散充斥着菜场,眼见着蹲在菜篮边上的农妇身子骨也软了几分,抱着手臂,头都快钻进了胸膛。卖肉的王麻子,勾着腰走到路口探了探,除了案上几块精瘦的小排骨,犹犹豫豫地把背篓都收拾了好几回。蛮婆是敏感的,带着警醒的意思,强打着精神把案上的皮蛋、火柴、瓜子又重新归置了一遍。尤其是那火柴,叠得跟金字塔似的,这种近于仪式的方法是奏效的,起码可以掩饰因为衰老而带来的萎顿。到了下午四点,王麻子终于狠下心把小排骨丢进了背篓。农妇也荡着菜篮先后离开,街道两旁被扔弃的菜叶留下兵荒马乱的脚印。蛮婆像是一场战斗最后的胜利者,失去了对手与同盟,带着王者的荣耀与孤独,把原本搭在膝上的毯子扯开来拉到了领口,露出一脸疲态,细...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朔方》2017年04期
《时代报告(奔流)》2017年03期
时代报告(奔流)

瘦骨

一文物管理所是一个穷单位。虽然库房里的文物价值万贯,却是一件都不能动的。某处若是发现了文物去收藏,或者对贩卖文物举报者的奖赏,不外乎提上两个开水瓶。这次我们便是提着两个开水瓶便换到了一块农家常用的剁猪草的木板,上面还沾着干枯的猪草沫。天长日久,那块木板中间已削成了一个凹,像一个大砚台,木板也被猪草汁浸成了青黄色,散发着一股青草的腥味。翻过来,背面却凹凹凸凸地刻有文字。清除上面的灰尘泥土,古朴的花纹,繁复的字形,弥漫着破尘而出的历史气息。中间的几个阴雕大字已模糊不清,隐隐可辨是“忠”“义”等字形。上面的落款,是一块清朝中叶的物品,阴雕的残迹,说明这曾是一块御赐的镀金的匾额。想发财的人五花八门,想发财的梦也五花八门。一些偏僻山乡的老房子,同样长着恨不得一锄头挖一砣金子的眼睛。几扇古典的门,几扇雕花的窗,眨眼间就到了贩子们的手中,古老的墙壁变得大洞小眼,荒凉的宅院变得更加残缺不堪。无人证实那些拆去的门窗是不是像人们说的变卖到外地去赚了...  (本文共27页) 阅读全文>>

《山东文学》2017年05期
山东文学

味儿

0电话里,祖父的声音很大。他说,么?我说,您老身体怎么样?他说,好着呢,不用挂念。我停顿了会,说,想打听个事。他说,么?我重复了一遍。他说,啥事?我说,乡下低保的事,您都知道些什么?他也停顿了会,说,打听这个干嘛?我导师做农村社会学的研究,他有个项目是针对乡下低保的。我说。电话里先是传来一阵咳嗽,接着是一片沉默。我仿佛看到,电话那头的祖父皱起了眉头,一脸疑惑和不解。我还在想象祖父满脸的沟壑,电话突然传来了声音,研究点么不行!他说。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厌倦和愤慨。我没有说话,将电话换到右耳边。又是一阵漫无边际的沉默。沉默如一条汹涌的河,几声羊和猫的叫像骤然翻起跟头的几朵浪,浪花溅出来,亮着光一闪,又落回去。许久,祖父还是说话了,他说,那多啦,有些村干部把低保全都给了自家亲戚;有些呢,跟低保户商量好,到时钱下来,一人一半;更有的村干部许给谁家低保,就睡谁家娘们;还有的,有些人家很富,家里也没人当干部,却也享受着低保。事很多,一句两句也说...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词刊》2017年09期
词刊

中华老字号

历经风雨飘摇,同仁堂的中药,狗不理的包,几代精心打造。全聚德的烤鸭味道好。悠悠百年飘香,六必居的酱菜,震远同的糕,中华老字号。王老吉的凉茶真地道。内联升的布鞋,马聚源的帽,百姓心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词刊》2017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