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天津市文物公司:博物馆文物的收集者

成立于1961年的天津市文物公司是我国最早成立的国营文物艺术品经营单位,自成立之时起,它通过文物收购和营销,为国家保护了大量的具有特殊价值的重要文物,从某种程度上说,它的成长史也是新中国文物保护事业发展历史的一个缩影。$$   为保护文物而成立$$   1961年1月1日,天津市文化局向天津市委上报《关于接管天津市文物商业及成立天津市文物公司的意见》的请示。$$   同年5月,天津市文物公司筹备处成立,公司性质为企业化经营管理的文化事业单位,其主要职责为收集流散在社会上的传世文物,为博物馆输送藏品。同年12月25日,天津市文物公司筹备处将暂存在劝业场4楼的文物,迁至新址和平区辽宁路175号(原中华百货售品所)。1962年5月1日,天津市文物公司艺林阁文物店也在新址开业。新址一、二楼为艺林阁文物店经营场所,三楼为公司办公所用。文物公司牌匾由吴玉如先生手书,郭沫若先生为艺林阁文物店题写了匾额。为了扩大经营,又先后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教育》2018年15期
艺术教育

《网球收集者》

2018年《网球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34期
名作欣赏

我们就是语言的追捕者和收集者

尽管有人会说,在某种意义上每个人都应该是诗人,他/她对生活或多或少有种诗意的态度与追求,某个时刻在心中也会有对事物的诗性感触与理解;但我想我们谈论的严肃的诗作必将是落到文字层面上的字句组合,它是工具、载体也好,还是说它本身就是某种诗意的存在也罢,事实是我们谈论诗时总是绕不过语言这个层面,或者说它所对应的就是“怎么写”这个问题。我将“语言”视为一个诗歌写作者应该具有的最根本的能力,它应该有区别于我四川莱明们日常交流的语言形式,它的特质应该源于自我经验的独特发声,有诗歌写作者自己的呼吸节奏与情感逻辑。一个诗人的敏感来源于他/她对字句的选择与把握,在将所听、所见、所思转化成语言的时候应赋予某种形式与节奏,且不失其准确性。不妨换句话说,要想对一个东西理解,首先要在语言上抓住它。复杂化、陌生化、修辞和比喻,显然是诗歌写作技巧上的某些方面,尽管这也成了批评家们和读者们指责的原因,但我认为这在诗歌精确表达、诗歌不断精进和拓宽语言边界的目的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东方艺术》2018年07期
东方艺术

虔诚的时间收集者

傅中望《手机回收网》装置二手手机,渔网,不锈钢2011右页图:“开物—傅中望个展”展览现场(北京·泉空间)东方艺术·大家:您曾说过做美术馆是在尽一份社会责任,在您做馆长这么多年以来,最大的心得和体会是什么?傅中望:建馆容易办馆难。就中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在一个城市建造几个美术馆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运营,收藏什么?办什么展览?如何向公众推广?这些都是需要馆长思考并付诸实施的内容,也是馆长的责任与担当。做了十年的美术馆馆长,经历了湖北美术馆从无到有的过程,虽然很辛苦很累,但也乐此不疲,还是很有成就感。湖北美术馆以自己特有的办馆方略,挖掘整合了地域文化资源,推进着当代艺术的发展。一个美术馆如果没有收藏,那就是个展览馆、是临时展会,我们建立了自己的收藏系统,树立了展览品牌系统,形成了公共教育推广系统。当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进一步的专业提升。怎么让美术馆朝着规范化、专业化的方向去服务于社会,让观众深层次地领略艺术,让他们走进美术馆,零...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时代青年(悦读)》2017年02期
时代青年(悦读)

黄昏的收集者

傍晚,暮色,夕阳,落日……怎么说都好,你知道的,就是那一小段稍纵即逝的时光黄昏不叫作黄昏,仍然是哀丽的一如莎翁所说玫瑰不叫作玫瑰,仍然是芳香的我这才发现,我常年生活的城市,因为多云,是一座没有落日的城市。坐在餐馆的院子里等人,没有灯,暮色四合,仿佛一帘帷幕坠下那般迅速。黄昏显得如此浓郁,叫我突然回过神来,哦,原来我这么久没有见过这里的落日了!那时我刚从美国旅行回来,先是自驾车横跨大陆,从旧金山开到了华盛顿特区,历时五六天。又从华盛顿特区开始,使用不同交通工具,一路停留,从东到西,回到洛杉矶,绕了一个大圈。那一路上让人印象最深刻的,竟是每天傍晚的落日。加州一号公路的黄昏,夕照洒满了海面,金跃银闪。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黄昏,落日化为一只鲜红的咸蛋黄,隐没在层层山林背后,半个西天都是淋漓尽致的血红。新墨西哥州的黄昏,整个西天铺着几片粉红色与紫色的雷雨云。云块巨大无比,低得仿佛就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导刊(中年级)》2017年Z1期
小学生导刊(中年级)

收集各种各样的瓜子

收集者:钟诗颖收集地点:奶奶家的后院收集的瓜子:吊瓜子收集故事:我在奶奶家后院玩的时候,突然看见前面一个架子上铺满了绿油油的叶子,就像一个绿色的大帐篷。茂密的绿色叶子中挂着许多绿色、橙色的小圆球。走近一看,哦!原来是吊瓜啊!我摘了两个吊瓜,一个绿色的,一个红色的。绿色的摸起来硬硬的,很光滑,上面还有许多浅绿色的花纹。红色的用手摸一下,就被压扁一大片。它已经熟透了。我迫不及待地想看一看成熟的吊瓜里面是什么样的。我叫奶奶拿水果刀来切。奶奶笑着说:“成熟的吊瓜非常软,只要用一点力轻轻捏一下就开了。”“真的吗?”我半信半疑地问。“不信,你自己试试看。”奶奶说。瓜皮软软的,我轻轻掰了一下,吊瓜就真的裂开了。咦,里面怎么流出了黑黑的、像墨水一样的汁液?难以想象,它的外表那么鲜亮,里面却黑不溜秋的。黑乎乎的吊瓜子外面还包裹着一层黏黏的皮,一摸手就黑了。奶奶拿来一个漏盘,我把黑不溜秋又黏糊糊的吊瓜子放在漏盘里,漏出来的水简直是墨汁。这时的吊瓜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