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物经不起折腾

轰轰烈烈的古遗产、古村落“开发”潮,引起了中央的重视。9月6日,温家宝总理在纪念中央文史研究馆成立60周年座谈会上与专家对话古村落保护时称,部分地方搞强拆,把农民赶上楼,丢掉的不仅是古村落,连现代农村风光都没了;大批真物质遗产被拆毁,然后又花很多钱建许多假东西;城市设计不从地区特点出发等问题“要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货真价实的物质遗产,承载着历史与文化的厚度,岂是翻新重建的“假遗产”所能代替的?陈旧黯淡的古董值钱,崭新光鲜的复制品价贱,类似的道理小学生都懂,一些城市管理者难道会不明白?既然明白,又为什么非要在巨型机械的轰隆声中,把古遗产、古村落推掉、铲平,继而在某个地方重建起仿制的建筑,以此自我标榜甚至洋洋自得?个中答案其实并不深奥。一些官员急着出政绩、一些商人急着谋利益,双方互相捧场,肆无忌惮地强拆、强征,全然没有对民心民意的起码尊重,全然没有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丝毫敬畏。这样心态下的“拆真建假”“推陈出新”,本质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博论丛》2017年00期
民博论丛

广西传统村落的保护与旅游发展——以富川县传统古村落为例

——数董众多、遗存丰厚,具有极高的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和艺术价值。作为岭南与中原连接的重要通道,广西富川县自古就是中原南迁的瑶汉民族戍守、避难、安家的首站和理想之地。他们在此建村立寨,创造了多元的乡土文化,历经千年,至今古风犹存。本文从旅游民俗学视角,深入剖析广西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问题现状,为推进传统村落的有序保护与开发,尝试提出系列可行性措施。一、寘川县传统村落的基本概况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始置富川县,目前境内居住瑶、汉、壮、苗、侗、回、彝等民族,其中瑶族人口占47. 5%。考古学家在富川境内出土的陶器制件品可追溯到1. 1万年前,陶器制件品的出现,促使人们由游离不定的生活走向定居生活,说明富川古人在1万年前就开始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富川村落在明清时期形成了自己独特风格,至今保存有明代洪武年间建的富川旧城(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和朝东镇秀水村、福溪村,新华乡虎马岭村,葛坡镇深坡街,莲山镇大莲塘村等16个传统村落,已被列...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工会财会》2019年04期
中国工会财会

中国传统古村落之美孝村

美孝村位于海南省海口市南部,地处羊山万年火山地区,与城区相距20公里,属海口市秀英区永兴镇管辖,是琼北马鞍岭火山口群100多个古村落中保存最完整且最耀眼的火山岩古村落。从海口市永兴镇向东行1公里左右,小路旁标有“美孝村”的石柱便映入眼帘。穿过一个上书“东南秀气”的石门,便进入了古村。整个村子由独具特色的火山石瓦屋建筑构成。任凭年轮留下多少痕迹,古画般的村落始终未改初时的模样。站在村里最高处放眼望去,就好像来到了一个石头的世界,一排排石屋绵连成片,黛瓦灰墙。火山石屋分布在数条整齐洁净的小巷里,古巷九曲十回,巷中有巷,长的五六百米,短巷只有数米。在古巷里迂回折转,因为石屋都大同小异,一转身便容易失去方向。村里多数人家房子所用的火山石都是无规则的,垒起来的墙透光性强,通风良好,十分坚实。脚下是火山石铺就的村道,多孔的火山石几乎个个被岁月磨得光亮。古巷中由火山石堆砌起的房屋不高,却比较密集,数百年过去了,任凭风吹雨打,依旧安然无恙。沿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居舍》2019年14期
居舍

江西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值与传承

江西古村落文化是赣鄱文化的一个分支,也是赣鄱文化的基础和支撑,作为江西高校的学生应该了解江西的古村落文化,这对了解江西、推动江西未来的发展能起到积极的作用。但在实际的高校教学实践中,江西古村落文化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那么本着挖掘江西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值,推动江西古村落文化的传承,让其价值在高校文化教育层面发挥积极意义。1江西古村落和古村落文化的内涵江西古村落主要是因为古代北方战乱南迁的百姓、定居的官员和从闽粤入赣的客家人在江西这片土地上依山傍水而居形成了宗族和村落。古村落在历史的变迁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包括选房址定宅规的风水文化、家族血亲嫡庶等级的宗祠文化、商儒并重的耕读文化、青砖灰瓦天井排水的建筑文化等。这些古村落文化是宝贵而丰富的历史遗产,虽然现代居住方式已经完全没有了古村落的影子,但是古村落文化对现代人的精神世界仍然发挥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说,古村落文化的内涵对人类发展有着重要的教育价值。2江西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居舍》2019年14期
《民族音乐》2019年02期
民族音乐

河边的古村落(外一首)

古色古香的古村落,头枕一条河,河环绕着村,村拥抱着河。老屋牵斜阳,光影舞婆娑,还有那高高翘起的飞檐,闪着柔美的光泽。阿妈在视频,阿爸在搜索,手机与网络,让古村落搭上高速车!古风古韵的古村落,醉了一条河,河摇晃着村,村亲吻着河。石碑染沧桑,往事长风过,只有那爬满青苔的石板路,碾出深深的辙。阿公真硬朗,阿婆好婀娜,健康与时尚,让古村落追上新浪波!河边的古村落,雕花的牌坊上挂出新的月色;河边的古村落,繁茂的老榕树长出新的传说!河边的古村落,幽长的窄巷子飘出新的情歌;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建筑与文化》2019年07期
建筑与文化

乡土古村落特色风貌维系研究

引言以苏南乡土古村落为例,记忆中的水乡小城镇,“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是烟雨朦胧的小镇特色。就像著名作家刘向东的诗《乡土或乡愁》里说的“我们的村庄即使就这一巴掌大,也是独一无二的指纹”。小城镇特色营造背景下用特色产业激活乡村经济发展,用特色文化保留乡土气息,才能从精神与可持续发展两个层面定义特色小镇的“特色”,让居住其中的人既有乡土情感归宿,又能享受到现代生活的便利[1]。乡愁与城镇化,有着互相依存互相影响的作用。新型城镇化的进程,为诸多乡土古村落的发展带来契机与挑战,许多具有特色文化价值的古村落渐渐通过政府和开发商的支援,发展蜕变为旅游胜地。但同时,也有一大批乡土古村落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从地图上永远消失了,在古村落经济发展的同时,其原始特色风貌也将渐渐淡化,失去了乡愁,变成了“回不去的故乡”。本文就苏南乡土古村落特色风貌维系的研究相对较少,缺乏一定的科学理论指导和借鉴的现状,提出如何在有效维系古村落特色风貌的同时也振兴好乡村的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