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京数字文化馆上线运营

本报讯 (记者李雪)2月1日,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全新升级后的网络平台——北京数字文化馆正式上线运营。$$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主任马文表示,北京数字文化馆的建成使用是文化馆数字化、网络化、信息化建设的坚实一步,是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效能的重要举措,也是北京市推行“文化+科技”双轮驱动战略的创新举措和共建共享文化惠民成果的成功探索。$$北京数字文化馆作为全国数字文化馆建设试点单位、全民艺术普及的重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子世界》2019年18期
电子世界

数字文化馆建设模式研究

在各地大力发展数字文化馆的前提下,针对传统文化馆运营模式存在的不足,提出了基于互联网+的数字文化馆总分模式的实践方案。整个实践方案可分为四个部分,分别对应硬件、软件、资源和管理的建设思路。在这种数字化、网络化、总分化的模式下,硬件投入较少,受众更广,结合明确高效的数据统计和分析,形成区域范围内协同共享的公共文化服务平台。整个系统建设成本可控,生存周期长,有利于快速推广,对加快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有着积极意义。1.引言文化馆(站)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公共文化活动的辅导中心、活动中心,面向基层群众提供诸如文艺培训、文娱演出等免费服务,承担着丰富人民公共文化生活、引导社会文化健康发展的重要任务(翁海燕,数字文化馆对群众文化发展的重要作用:群文天地,2015)。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任务,为公共文化设施建设指明了发展方向。中央政府高度重视文化建设,各级财政不断增大对公共文化的投入,建立健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9年09期
中国民族博览

文化馆开发利用好“微课”,让全民艺术普及工作更加高效快捷

当今的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国家《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中明确提出“加快推进公共文化服务数字化建设”“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与科技融合”,数字化文化馆顺应时代应运而生。我们在实际工作中深深体会到,现有的文化馆服务方式,即以馆舍、广场、演出场所等硬件设施为载体提供的固定服务,和以深入基层开展的流动服务,这两种服务方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人民群众对文化生活的需求,满足全民艺术普及工作要求的需求,尤其在受众面上具有很大的局限性。2017、2018年辽宁省陆续开展了全省数字文化馆建设的推广工作,虽然受经济发展条件制约,但各地根据自身的资金、设施等实际情况因地制宜,扬长避短,在不同程度上对文化馆进行数字化建设,让文化馆的工作同网络化、数字化进行接轨。以丹东市为例,除东港市正在筹建新的数字文化馆以外,其他各地区目前还没有能力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数字文化馆网络平台建设。但我们看到,当前手机特别是智能手机在全民普及率达到了86...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国企研究》2019年12期
现代国企研究

群众文化艺术活动在文化馆工作中的地位

群众文化是人们的精神活动需求,在文化馆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是文化馆开展综合性群众文化活动的主要形式,而文化馆是开展群众文化艺术活动的重要场所,应该确保其本身的多样化和丰富化,积极鼓励广大群众参与,推动群众文化的进步和发展。一、现阶段文化馆开展群众文化艺术活动存在的问题其一,群众文化艺术活动的类型比较单一,在实际策划活动时缺乏专业性人才和创新性;其二,受资金和人才等因素的限制,群众文化艺术活动的开展形式非常单一,无法充分调动广大群众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其三,一些文化馆的管理者依然采用的是传统过时的活动形式,忽视了创新活动形式和活动内容,限制了群众文化的发展。二、群众文化艺术活动在文化馆工作中的地位(一)有效突出了群众文化艺术的地位文化馆主要是为群众文化艺术活动提供场所和相关的设备,满足广大群众的艺术欣赏需求,其主要以艺术创作活动为主,通过充分发挥群众文化艺术创作活动的辅导作业,提升广大群众的艺术鉴赏能力,另外帮助群众灵活熟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9年30期
戏剧之家

基层文化馆在群众文化活动中的服务功能分析

当前,人民群众对业余文化生活的要求逐渐提高,基层文化馆能够通过开展各类群众文化活动,最大限度上满足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经过多年的发展,全国各地区基层文化馆不断发展完善,服务水平和文化活动组织能力持续提高。与此同时,很多地区的基层文化馆在新时期的作用逐渐弱化,对群众文化活动的服务和引导存在比较大的问题,无法满足群众的文化需求,为此相关机构应当充分结合自身的特点,强化服务职能,科学地组织开展各类文化活动,在所在地区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一、基层文化馆的主要作用基层文化馆是我国重要的群众文化机构,组织开展各类群众文化活动是其重要的职能,同时需要为所在地区的群众提供文化娱乐场所以及各类文化信息资源。文化馆属于公益性事业单位,主要由地方政府出资建设,其日常重点工作内容是组织开展各类群众文化活动,比如讲座、培训、文化战略等,以此来提高所在地区人群的整体文化素养,丰富人们的业余生活。同时,基层文化馆需要整理各类文化资料,并进行文化的交流、保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家》2019年09期
艺术家

论城镇化视阈下文化馆对“非遗”的保护研究

术环节都由服装设计师负责,但难免会有疏漏。导演对各部门都是需要把关的,实在难以做到万全,如果一旦没留意,出现问题,就没有人站在一定的高度予以提醒。这样说并不代表舞台监督有提建议、提方案这种工作的必然职责,而是强调舞台监督本身要具有这种思维创造能力,包括艺术上和管理上的,而不是机械性的、无思维的。例如,话剧《红岩》在开演前,上台口立有一块“红岩魂”的石碑,一束定点光打在上面,这单从舞美设计上看没有问题。但场灯很明亮,便削弱了舞台上想要营造的氛围,此时,该剧的舞台监督就立刻联系灯光师,要求将场灯调暗,既突出了台上的石碑,又能让观众进场时保证视线清晰,目的是更好地渲染气氛,引导观众的情绪尽快融入作品情境中。再如,话剧《满山红叶》剧中有一个转场,有旁白在叙述女主人公的悲伤,LED视频要播放相应的内容,舞美设计团队讨论是播放图片还是播放视频影像,但又似乎都不是想要的效果,在举棋不定时,该剧的舞台监督建议利用抽象的沙画描绘女孩溪边流泪的场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