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广运之宝”考

1998年12月,国家图书馆为纪念建馆一百周年,出版发行了首套藏书票集《北京图书馆藏书票》。这套藏书票取材于馆藏部分善本书中的历代中央官府和皇家藏书印鉴,设计精美,中西合璧,受到收藏界人士的欢迎。$$由于编纂时考证工作的疏漏,个别藏书印的说明文字出现了失误。例如“大本堂书”一印,本为明初洪武年间皇太子朱标读书处大本堂的藏书印鉴,原说明文字误作“宋内府收藏书籍、字画之印鉴”《文献》2000年第一期刊登于厚《藏书印鉴小考》一文,利用明人郑晓《今古》卷四第三百三十一条关于大本堂的史料,纠正了这一错误。除此之外,藏书票集中还有一例藏书印鉴“广运之宝”的说明文字也有不妥之处。$$“广运之宝”原钤于明内府刻本《五伦书》中。《五伦书》六十二卷,明宣宗朱瞻基撰,英宗朱祁镇正统十二年内府刻印颁行。此书在国家图书馆善本书库中存有两部,一部缺卷三十三,现存卷一至三十二和卷三十四至六十二,共六十一册,另一部完整,十六册。两部书属同一刻本,半叶九行,行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16年02期
语文学刊

《陕西新出土古代玺印》释文校订

一、引言《陕西新出土古代玺印》(以下简称《陕西》)由伏海翔先生主编,陕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伏先生耗时多年,搜寻陕西各级博物馆及收藏家所藏玺印,择其精华,收录了陕西新出土或流传于民间尚未公开发表的古代玺印、封泥1700余方,为研究者提供了比较详尽的陕西新出土玺印数据。本书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书中的玺印释文绝大多数准确无误,但也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已有学者撰文补正1,但仍有不少遗漏。本文拟在吸收近年来学术界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对《陕西》的释文进行校订和增释,每条标题为《陕西》原释,下列校订正文,印文图片非原大,敬请学者专家批评指正。二、正文162底柱丞印《陕西》释作“底”的字当作“厎”。“厎柱”,又名“砥柱”,古山名。《书·禹贡》:“厎柱析城,至于王屋。”孔传:“此三山在冀州南,河之北,东行。”《书·禹贡》:“东至于厎柱。”孔传:“厎柱,山名,河水分流,包山而过,山见水中若柱然,在西虢之界。”《史记·夏本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法》2008年07期
中国书法

古玺印为当代篆刻提供了广阔的创作空间

史时期为精彩纷呈鲜独特的地域文化正是灿烂的清晰地触摸到不同风格范式的核心有其的鉴赏评体所在玺系国一印多逸丽个重要组成部分文字明,、齐其中篆法是基础重,对于古玺印的认识和研究古玺的文字奇丽古朴无不系要的方面。、、。书分析、战国时期的文字大致可划分为与地域风土人情长期浸渗紧密相连楚写风格因国,,燕系玺印多系晋系玺印多劲整、创',就是其在美术史上的价值作离不开篆刻晋系和秦系。古,章因地各有特点玺印强峻法和,中体由华文明长河中不可或缺的系划分,,,刀于战国时代群雄割据,章法和齐秦系玺印多朴健法同经历了样系玺印多,乃对其研究是其艺术表现的具各类体,,古玺文字奇崛可以帮助我们更刀五法的玩味和品一个漫长的历个体粗犷系的玺印更。对古玺,,系自然而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法》2009年05期
中国书法

先秦玺印的文化内涵

中国玺印源远流长,有八千年的发展史。虽方寸之地,却包括史地、官制、姓氏、哲学、文学、文字等文化内涵和铸造、铭刻、雕塑等工艺,集实用、艺术于一身,确是我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精萃之一。先秦玺印的文化内涵『文化』是我们口头上的常用词,一般来说都指科学文艺知识。关于『文化』一词的解释,约有三说:一、『文化』既是大一统的手段,又是大一统的目标。杨志刚先生认为最迟从春秋晚期开始,中国士人着手构拟一套『文化』理论。古代汉语『文化』一词,来源于《易传》的『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一语。最早将『人文化成』转化为『文化』的是西汉的刘向。刘向在《说苑.指武》中说:『凡武之兴,谓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以后《昭明文选》所收晋代束晳《补亡诗.由仪》又说.·『文化内辑,武功外悠。』『文化』就是文治教化。《逸周书.谥法解》··道德博厚曰文,学勤好问曰文,慈惠爱民曰文,锡民爵位曰文,愍民惠礼曰文,经纬天地曰文。总之,『文』是德行、智慧的总称,同时也代表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法》2009年05期
中国书法

皇家玺印选

“御书之宝”玉玺中w*人叭备宍之弗又龙巧bp tf^aJA弋六众:&也成潘里本汉古為太甬务鼠东久*入方大if玉、全十_獅i ifi!窜?九衆■+个16队漱a&和珀女噼十今次人之f產4:成*3十今夂以^夂^*十冬夫&之笮到不倉片6饵卞心式功孓11為名之一事—痛尺祐劫劬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疆艺术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新疆艺术学院学报

新疆出土历代玺印研究刍说

新疆(古称西域)位居东西方文化与贸易的交通要道,是古丝绸之路的枢纽地段,也是古代东西方文明撞击、交融、荟萃之地。在历史上十分频繁的民族迁徙和交往中,逐渐形成了新疆古代居民错综复杂的种系族属和民族关系。而西域同中原地区的交往联系亦源远流长,从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不断加强了西域同中原各区域的联系。汉武帝刘彻为了巩固汉朝的边疆统治,打击匈奴,制定了“通西域,以断匈奴右臂,隔绝南羌、月氏”(1)的国策。先后两次派遣张骞出使西域诸地加强联系,联合西域各集团来共同对付匈奴。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三年(公元前102年),汉武帝刘彻又命李广利两伐大宛(在今中亚费尔干纳盆地),使西域的诸多城国相继臣服于汉朝。前102年,汉军攻破大宛城(在今中亚费尔干纳盆地),极大地提高了汉朝在西域各国中的威望。翌年,汉朝在西域的轮台、渠犁等地驻兵屯田,并置使者校尉统领西域各地军政事务。至公元前60年,西汉中央政权在乌垒城(今新疆轮台县境内)设立西域都护府...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