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三国吴简的保护工作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是否可以先谈谈长沙走马楼简牍保护的过程。$$胡继高(以下简称胡):长沙走马楼出土的简牍数量是很多的,有十多万吧,从材质上说可分为木质和竹质的。保护工作方面,当时国家文物局确定由我来负责。这项工作是从1997年11月开始的。当时面临的工作难度是很大的,出土的古简牍数量很多,工作条件很简陋;当然从技术上来说不存在问题。首先的工作是分析了木简牍的材质,是杉木的。根据我的经验,杉木做的木牍出土后是可以自然干燥的。竹木简牍的保护工作分为揭取、清洗、脱色、照相等。整个保护工作就从这数量较少、比较容易的木牍开始做起,进行了揭取、清洗、脱色、脱水等,最后整理编成了2800多号。工作很成功,效果很好,这部分简牍已经由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接下来面对的就是数量多、工作难度大的竹简。出土的竹简都是粘在一起的。还是首先揭取,然后清洗、脱色、照相。到目前为止,在近四年的时间里,已经清理出12万多号的竹简,所剩余的我个人估计大概也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齐鲁学刊》2016年06期
齐鲁学刊

走马楼吴简所见女性户人身份研究

(1)参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文物研究所、北京大学历史系编著:《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壹]》,北京:文物出版社,2003年;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文物研究所、北京大学历史系编著:《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贰]》,北京:文物出版社,2007年;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文物研究所、北京大学历史系编著:《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叁]》,北京:文物出版社,2008年;长沙简牍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北京大学历史系:《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肆]》,北京:文物出版社,2012年;长沙简牍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北京大学历史系、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编著:《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柒]》,北京:文物出版社,2013年;长沙简牍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北京大学历史系、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编著《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捌]》,北京:文物出版社,2015年。下文皆用简称《竹简[壹]》、《竹简[贰]》、《竹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走马楼吴简所见“肿足”“肿病”再考

(1)本文所引走马楼吴简简文均引自走马楼简牍整理组编《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壹、贰、叁、柒、捌,由文物出版社分别于2002、2006、2008、2013、2015年出版,不另出注。(2)走马楼吴简所见免役情况,详细可参见张荣强《说“罚估”——吴简所见免役资料试释》,《文物》2004年第12期。(3)相关研究如下:汪小烜《吴简所见“肿足”解》,《历史研究》,2001年第4期;福原启郎《长沙吴简に见える“刑”に関する初步的考察》,《长沙吴简研究报告》第2集,日本·东京·长沙吴简研究会,2004年;高凯《从吴简蠡测孙吴初期临湘侯国的疾病人口问题》,《史学月刊》,2005年第12期;侯旭东《长沙走马楼吴简“肿足”别解》,《吴简研究》第二辑,崇文书局,2006年;曲柄睿《肿足新解——长沙走马楼吴简所见的一种病症考述》,《吴简研究》第三辑,中华书局,2011年。一秦汉时期户籍簿中记录人口年龄、健康等情况,与赋役有很大关系,虎溪山汉简“黄簿...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快乐语文》2016年29期
快乐语文

吴简宁作品

~~吴简宁作品@吴简宁$福建省南平市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南图书馆学刊》2001年05期
河南图书馆学刊

芙蓉国冒出个地下图书馆——纪念三国吴简发现五周年

早在三千多年前 ,即我国商朝时 ,就有了最早的书籍实物。是用乌龟壳和兽骨作载体 ,在上面刻上象形文字 ,叫作甲骨文 ,也就是甲骨的书。到商朝后半期 ,开始出现青铜铸造的日用品。当时人们便开始以青铜器作载体 ,在上面刻 (或铸 )上字 ,后人称之为青铜的书。到东汉时期 ,开始有人把一种书全部刻在石头上 ,立在当时的京城———洛阳 ,让大家阅读 ,这种石刻叫作石经 ,后来人们把它叫作石头的书。不过 ,严格说起来 ,上述这些都不能算作正式的书。我国最早的正式的书是用竹片和木板做成的 ,叫作竹简和木简。根据历史文献记载 ,我国早在殷商时期就已经有简策了。《商书·多士》中周公对后人训词云 :“惟殷先人 ,有册有典”。即是明证。到春秋时代 ,简策已经通行。前汉时代已发明纸 ,因此 ,到后汉时 ,简策、帛和纸同时使用。直到东晋时 ,官府的文书有时还使用简。桓玄篡夺东晋政权后 ,才下令不再用简。从商朝后半叶到东晋 ,使用简策的时间总共经历了一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老年人》1997年09期
老年人

话说长沙吴简

位于长沙市五一广场的明代建筑走马楼区域,1996年10月爆出中国简续考古史上的特大冷门。这里出土的三国孙吴纪年简续数十万片,远已超过全国各地所有简牍的总和。正如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著名考古学家俞伟超所说:“从世界范围来看,这一古代文书方面最重要的考古发现确实是史无前例的。长沙吴简与甲骨文、敦煌藏经相、西北屯成简牍、清朝内阁档案相提并论,同时将成为国际学术界的主要研究课题。”汉代简牍的文献性商周时期,我国已经出现独特的简读文书形式,这种文书有简、碟、犊、策、册之分。其中,竹为简,木为媒,厚膜为睦,串联一起,乃为策册。秦代前后,竹简、木简、燃帛一度作为书写经典、传记、册命、律令、书撒、信和、历谱、薄籍的主要文书材料,三国归晋以后渐渐废止。长沙走马楼最近出土的汉代吴简,系按一定规格制成的木片、竹片。一般说,窄者为简,宽者为读(札),长短各异,工整有序。隶中带楷,书写流畅。这些灰棕色、黄褐色简续,按形制可分为大小木简、木牍、封检、标识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