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博物馆管理思想变革的深化和实践

“八五”期间,我国博物馆事业发展着力点放在“稳定规模,优化结构,改进管理,增强活力,提高博物馆整体水平和效益上”,要力争使博物馆的质量上一个台阶;与此同时,学者们也提出了博物馆行政管理及博物馆内部管理体制改革方向,这成为九十年代以来管理变革的主流思想,这一变革主要体现在国家对博物馆宏观管理思想、系统理论应用及博物馆内部的领导体制、人事制度和经营管理观念深化等方面:$$一、系统理论应用趋于成熟$$八十年代中期系统学说主要局限于博物馆管理内部,并未真正发挥系统的优势,拓展与社会其它子系统的联系,而九十年代以来此理论应用则逐渐走向成熟,既表现在博物馆体制管理中,也表现在博物馆与其它学科结合而形成新的学科上。“博物馆学与其它现代科学交叉、渗透的横向一体化及博物馆学与实践相近和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相近的纵向一体化”,形成了博物馆管理科学同系统工程学、运筹学、统计学、控制学、教育学、心理学及有关新学科建立密切联系。博物馆学与文化经济学横向联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科技》2016年12期
艺术科技

民国初期艺术设计思想变革中的“洋为中用”

“洋为中用”的观念较早地可以追溯到魏源的“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但与主要目的是“对外御侮”的“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不同的是,民国初期“洋为中用”观念更多地运用到与民众生存密切相关的生产与生活事务上。1民国初期艺术设计思想变革中的“洋为中用”民国初期,禁锢民众思想和行为的专制制度已被废黜,民众在思维取向与审美心理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活跃。西方的艺术设计思想与形式被顺利地引进中国,促进了民国初期我国艺术设计思想的变革。在设计师与民众的双重鼓动下,“洋为中用”的艺术应用模式逐步显现。民国初期艺术设计思想变革中的“洋为中用”观念持续了近代知识分子提倡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想主张,初步解决了艺术设计思想与形式中的观念之争,暂时调和了民族危机时期艺术设计思想中“西洋化”与“民族化”的矛盾。2“洋为中用”观念的应用模式2.1外国艺术设计思想为中国所用民国初期,传统伦理道德与习俗对民众思想的钳制力已经减弱,民众中“崇洋”观念盛行。外国传统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外国教育动态》1987年02期
外国教育动态

当今教育思想变革趋势

教育思想变革是一个历史性的必然趋势,国内外的教育改革无不与教育思想变革联系在一起,当前教育思想变革的趋势,从宏观来看,可简述为以下几点。 (一)教,改革特别是基础教育改革的宏观战略趋势 从教育与经济的大循环这一客观存在出发,把教育系统看成是同社会化大生产、大工业、大农业经济相适应的动态系统,从而整体化地、全方位地、结构合理、层次适当地考虑教育同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当它不能很好适应时,就及时地加以调整和改革,是一种历史性要求.教育既是物质资料再生产的必要条件,也是生产和再生产体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于教育这样一种潜在的生产力,它的生产性,是根本不可忽视的.正因为这样,当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把教育改革提高到同国家命运、民族素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息息相关的战略高度,从而也都把教育当作是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一个战略重点. 苏联在1984年正式通过的《普通教育学校和职业学校改革的基本方针》,把改革的重点放在普通教育与职业技术教育二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与社会》2019年04期
青年与社会

法学研究及其思维方式的思想变革

伴随着法学研究的完善与理论研究的深入,对法学执行起到指导性作用。法学研究以思维变革和价值体现为根本,重视法律的严谨与尊重。随着研究的深入创建法律结构体系,完善法律制度,从而更好的约束人们行为思想,创新思想,深化研究成果。一、法学研究类型与思维形式的转变我国法学遵循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律,至今为止仍然没有认识到法学研究不同研究类型,人们早已习惯将理论当做工程研究并坚守自己的理论设计工程,从而达到研究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诉求。而事实上,上世纪末就有学者将“组织管理社会主义建设的技术”作为“社会工程”,强调既要研究社会科学又要研究社会科学的应用问题,也就是社会技术,提出站站系统工程的视角研究“环境系统工程、行政系统工程、法治系统工程”。在研究社会工程时提出了社会工程的工程思维与思维方式问题。由此,很多学者受到了启迪致力于法治系统工程研究,现阶段在该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于“系统”研究,并非“工程”方面,使得法学研究中工程思维与思维方式问题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年03期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思想变革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在社会政治、经济和思想文化等各个领域都发生了空前的革命性变革,其中思想变革始终处在先导的地位,始终起着推动的作用,中华民族的思想面貌与精神状态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 对20年来思想变革状况的研究,迄今主要停留在政治的层面j这是不够的。因此,有必要拓宽思路,进行更全面、更深入的研究。 i ‘ .一、三中全会以后思想观念深刻变革的历史背景 1978年开始的改变国家命运和民族前途的思想变革,决不是偶然的。 首先,这次思想变革的兴起,是对建国以后、特别是1957年以后,中国共产党“左”倾错误指导思想的拨乱反正。 回顾我们的历史,应该承认,我们党从建党开始,就存在着思想理论准备不足的问题。对此,刘少奇同志早就作过论述。1941年,他在《答宋亮》一文中指出,“中国党有一极大的弱点,这个弱点,就是党在思想上的准备、理论上的修养是不够的,是比较幼稚的。因此,中国党过去的屡次失败,都是指导上的失败,而不是工作上的失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辽宁行政学院学报》2009年01期
辽宁行政学院学报

从“独尊儒术”谈社会主导思想变革

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离不开社会主导思想变革的先导作用。实际上,中国历史上每一次社会大发展总是伴随着一场社会思想大变革。从秦王赢政到西汉武帝,是中国社会从战乱到统一、从衰弱到强盛的社会大发展时期。与其同时,国家社会主导思想也不断发生变革,尤其是汉武帝“独尊儒术”统治思想的建立,更是对此后中国封建社会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本文试图从汉武帝建立“独尊儒术”统治思想的过程,探讨对社会主导思想变革的启示。一、社会主导思想的建立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马克思指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1]任何一个时代、社会都会有某种思想意识形态占据着优势地位,成为社会主导思想。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多民族的泱泱大国。大一统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最重要组成部分。它极大程度上使中华民族一统,形成巨大的民族凝聚力,祖国统一成为中华民族魂。中国这种大一统的思想体系始于秦始皇,成于汉武帝。而建立大一统思想体系的基础则是强有力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