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京方旗庙南朝陵墓石刻墓主为梁元帝萧绎

在今南京南郊江宁区江宁镇南约2.5公里宁马公路西侧的建中村方旗庙农田之中,现存两件南朝陵墓神道石辟邪。两辟邪东西对立,原相距12米左右,1997年整修后距离为8.7米。它们均张口垂舌,有翼无角,作迈步前行状。其中西辟邪保存完整,但石表风化严重,为雌兽,长2.57米,高2.04米。东辟邪躯体后半部不存,残长1.50米,高2.28米,可能是雄兽。1988年,它们与南京、丹阳、句容三地其他南朝陵墓神道石刻一起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两件石辟邪最早系1934年9月朱希祖、朱偰父子调查发现,并著录于次年出版的《六朝陵墓调查报告》一书中,被列入“已发现而(墓主)不可考者”。此后1985年出版的《南朝陵墓石刻》和1998年出版的《南京的六朝石刻》都认为墓主有可能是南齐豫章文献王萧嶷,但均未给出推测依据。关于这两件南朝石兽所属的陵墓所在,以往的著录要么略而不言,要么称“墓已平”。2004年2月初,笔者在江宁建中村南宋墓发掘期间曾对近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术》1993年10期
美术

南朝陵墓石刻艺术

南朝陵墓石刻,集中分布在南京市近郊及江宁,句容,丹阳境内。目前发现计33处,其中宋帝陵1处,齐帝陵5处,梁帝陵3处,王公贵族墓n处,陈帝陵2处,佚名墓11处,陵区入口1处。陵墓石刻列于神道两侧,由前而后,均为石兽一对,神道石柱一对,石碑一对 (个别墓有二对)。墓前石兽,帝陵前为麒麟 (独角)天禄(双角),王公贵族墓前为狮子 (亦称辟邪或有翼师子)石兽及神道石柱,是南朝陵幕石刻最具特征性的造型。在表现技巧上,不论是整体造型还是细部装饰,都以明快的线条,夸张的手法,雕琢出瑰丽恢宏,豪迈博大,气韵生动,充满了神话色彩的石兽,出现了中国古代石刻艺术的第一个发展高潮。现存的石兽,除丹阳烂石垅一处佚名的石刻作蹲坐式外,其余均作迈步行进状,灵动无比。麒麟,天禄镇目张口,昂首挺胸,垂腰后仰,长须下卷,胁附双翼,尾长曳地卷伏,似乎正在呼啸着向前腾跃。狮子张口伸舌,昂首挺胸,头披长欲,胁附双翼,长尾垂后,体态壮硕,威武神勇,生气勃勃。神道石柱的造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1993年10期
《新美术》1981年01期
新美术

南朝陵墓石刻研究

一、概述 六朝咬墓石刻(这里主要指石兽)实始于南朝宋,故一般所称的“六朝陵墓石刻”实际也就是南朝陵墓石刻。 南朝都城建康(今南京)和齐梁两代最高统治者发迹的地方—丹阳,是睦墓最集中之几南朝陵墓石刻今存共30处,南京共18处(南京市10处,江宁县7处,包括1978年新发现的一处),句容县1处,丹阳县12处。以时代分:宋1处,齐9处,梁n处,陈2处,失名墓7处。见下表:麒村县铺宁麟江麒市外京门南麟宋武帝刘裕初宁陵 宋永初三年422年同上同上 齐宣帝萧承之永建元元年479年安陵高帝萧道成泰建元四年482年安咬武帝萧颐景安永明十一年493年咬景帝萧道生修建武元年494年安映明帝策鸯兴安永泰元年498年陵废帝郁林王萧昭业墓(?)废帝海陵王萧昭文墓(?)新发现的齐帝陵(三号墓)丹阳陵口石麒麟武帝萧衍修陵简文帝萧纲庄陵安成康王萧秀墓始成忠武王萧愉墓吴平忠侯萧景墓翻‘阳王萧恢墓天监元年—太清三年502一549年大宝三年552年天监十七年518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南京史志》1980年30期
南京史志

南京地区三处鲜为人知的南朝陵墓石刻

南朝陵墓石刻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主要分布在南京、江宁、句容、丹阳四地,迄今已发现的石刻有35处,计南京(包括江宁)22处,句容1处,丹阳12处。以南京麒麟镇麒麟铺村的宋武帝刘裕陵前石刻时代最早,以栖霞镇新合村狮子冲陈永宁陵石刻时代最晚。在这35处南朝石刻中,有3处南朝石刻鲜为人知,现根据笔者的调查分别介绍如下。狮子坝村失名墓石辟邪石辟邪位于栖霞区马群镇狮子坝村旁菜畦中,北距沪宁高速公路约500米,墓主失考。现存的1只石辟邪,据1997年12月14日上午实地调查测量,长154米,残高1米,腹围约130米,四足已残,因长年风化剥蚀,身上纹蚀全无,但两翼依稀可辨。石辟邪被人为移动过,现在头朝西,放置在一个六角形的平台内,在距石辟邪南面500米处,有一座小山———丁家山,如果石辟邪的朝向未变动过的话,墓地应当就在丁家山。这只石辟邪于1982年南京市文物普查过程中发现,后拟运至朝天宫参加文物普查成果展览,被当地农民以保护风水为由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人时刊》2001年05期
华人时刊

南朝帝陵石刻

11.钻已月立祥比碑d 六朝(公元229书89年)系指三国时期的东吴、东晋和南朝的宋、齐、梁、陈·这一时期是汉唐两个大统一时代的中间过渡阶段,时间有360年,建都于现在的南京。六朝时期,是中国古代艺术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因为六朝建都于南京,所以在南京及其附近地区,都存留有许多当时的文物古迹。名闻中外的六朝陵墓石亥小就是其中最富代表性、艺术价值极高的一部分。这些列置子陵墓前的石刻群,都是形制硕大、雕琢精湛的宏伟巨制,是当时的雕刻匠师创作的无与伦比的辉煌杰作,更是我们今天借以窥见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南方地区石雕艺术高度发展水平的艺术珍品。 据史籍记载,六朝时代陵墓,属于帝后王侯的共计71处,但迄今为止发现的棺右用朴。森孤左的们朴皓盏若刻由‘右8件:石兽一对。石柱~对、石碑一对、方形石础一对。王公贵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技信息》2012年25期
科技信息

浅析南朝陵墓石刻与同时期绘画理论的联系

南朝即宋、齐、梁、陈,虽然是偏安王朝,然而它却对中国艺术的发展作出过重要的贡献。南朝的绘画实践和美术理论对当时的影响是空前巨大的,号称三杰的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影响最大,张怀瓘称他们“顾得其神,陆得其骨,张得其肉”,南朝陵墓石刻由于受到同一时期绘画风格的影响,其造型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概言之,刘宋时期凝重古拙,齐时灵动俊美,梁时威猛雄壮,陈时形神兼备。①1南朝石刻的“传神”“气韵生动”乃谢赫的“六法论”之一,即气度、神韵。谢赫的“气”是指作品中的阳刚之美,“韵”是阴柔之美。南朝石刻特别是萧齐的石狮,头颈胸形成的S形曲线,跃动的体态极尽阴柔之美,而其表现出来的雄健之势,特别是梁代的辟邪的阳刚之美散发出厚重的“气韵”。南朝石兽带“翼”、非写实性的灵异神秘形象,使人体味无穷,使南朝石兽充满了神化色彩。美学家王朝闻先生以艺术家的眼光,将南朝陵墓石兽形象概括味头部、腹部、尾部3个圆弧的优美组合。南朝石兽逐渐摆脱材料造型的限制,充分发挥想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