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辽代出猎金牌画质疑

在文物部门工作了多年的笔者,特别喜欢研究一些少数民族遗留下来的民俗与文物。由此原因,也特别留意此领域所出现的文物与文章,并将其相关的文章都找来放在一起收藏、观赏、研究。2005年4月27日《中国文物报》第七版刊登了郑婕女士的《出猎金牌画时代考辨》一文。文中郑婕女士对崔如琢先生家藏唐代金牌画内容进行了非常全面的描述:“该画描绘一群人在出猎途中休息的场面,画面中心端坐着一对贵族男女,男子髡发剃顶,着圆领绣花锦袍、皮靴,女子头戴瓜拉帽,着左衽绣花锦袍。两人前方摆一高桌,桌上有鸳鸯形壶一件、莲花纹执壶一件和带有高足盏托的酒盏一件,再前方又平行摆有两个矮几,左边矮几上摆一口马镫形壶和一个带高足盏托的酒盏,右边矮几上放一圆形大果盘和一个大酒罐。此外,围绕在贵族男女身边的还有猎犬、猎鹰、马匹、骆驼、带棚驼车以及车夫、驮夫、随从、护卫等等。”郑婕女士还对崔如琢先生家藏唐代金牌画的时代和归属问题进行了考辨:“这件錾刻细腻、精美的金牌画,从各方面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草原文物》2018年02期
草原文物

“朝霞”、“轾霞”竞风流——辽代纺织业发展探析

(赤峰市博物馆)一、辽代纺织业的形成和早期发展辽代纺织业是一个卓有成就而又富于民族特色的部门,包括毛、麻、丝纺织等门类。南北朝至隋唐时期,处于联盟时代的契丹部族内纺织业尚不成熟,仅能生产毡、毯等游牧民族传统的毛纺织物,所需丝麻纺织品要用畜产品从汉地交换而来。契丹社会的桑麻种植和纺织实践始于9世纪末,随着契丹和中原政权联系愈益密切,加之战乱频仍,中原流民大量进入契丹境内,其中不乏精于纺织技艺的汉人工匠。《辽史·食货志》载:“(阿保机)仲父述澜为于越,饬国人树桑麻,习组织”①。至耶律阿保机当政后,随着对中原和渤海地区作战的节节胜利,新一批的中原和渤海国纺织匠随同其他俘户被掠入辽境,他们带去了先进的纺织技术和经验。建国之初,百业待兴,为了发展纺织业,辽初统治者非常重视对这些纺织工匠的使用,让他们在新居地传授纺织技艺,指导、组织生产。辽太祖神册二年(公元917年)和神册六年(公元921年),后唐边将卢文进、王郁先后降于辽,“皆率数州士女...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白城师范学院学报》2019年Z1期
白城师范学院学报

辽代书法研究综述

辽代的书法作品多来源于石刻经文等,其数量并不多,且由于辽朝书禁等原因,相关的书籍资料很难流传下来,加之辽代少有优秀的作品和书法大家,故早期的学者都未给予过多的关注,甚至一些书法史和书法作品评鉴的著作中都没有辽代书法这一章节,或者是寥寥数语一带而过。但随着近年来辽代石刻、写经等资料的不断出土,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注意到辽朝的书法资料,并对其作品和价值等进行了一番新的评价和探讨,本文将早期和近年来的评价与探讨进行整理归纳,以期能给诸位学者日后与此相关的研究提供一些便利。一、辽代书法的评价(一)书法作品的评价清代学者叶昌炽在其著作《语石》中认为,“辽碑文字皆出于释子及村学究,绝无佳迹”。[1]另外,与其同时代的清人康有为也有类似的评价,他在《广艺舟双楫·体变》中认为,“辽书朴拙,绝无文采,与其国俗略同”。[2]但亦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他们认为辽代书法作品中是有佳作存在的:清代学者武亿在其著作《授堂金石续跋》的卷十二中称,《云居寺供塔灯邑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8期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辽代女性的社会关系探究

社会关系是每个人在社会上生存的重要内容,社会关系不外乎两方面,家族内部关系和家族外的社会关系。关于辽代女性的社会关系,由于史载较少,只能从零星的资料中窥探一二。目前学术界对辽代女性的社会关系并没有专门的论著或文章,只在探讨辽代女性社会地位、社会生活的论著中略有提及,但并未做深入、系统的探讨。在整理辽代的石刻资料及相关史料的基础上,就辽代女性的社会关系展开如下研究。一、家族关系大多数的女性,一生不外乎只有两个家族关系,即父家与夫家,这两个家庭几乎是女性一生所拥有的基本的社会关系单元,也是一个女性全部社会关系中最重要和最稳固的,辽代女性也是如此。(一)父家大多数女性一生主要承担三种社会角色——人女、人妻和人母,对于女性来说,为人女既是其人生的第一阶段,也是其一生社会活动的基础阶段。在这一时期,女性会从父家接受某些方面的教育以及才能的培养,以便为将来的生活做准备。因此,这一阶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一特点我们从辽代的墓志中可窥一二。辽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5期
中国民族博览

辽代墓葬的研究和对契丹文化的再认识探究

伴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推进以及更多新史料的出现,学术界中不少学者对于“汉化模式”提出了质疑,并对传统的汉文化中心论进行修正,改变了传统史学界对于游牧民族偏见的状况。几年来,随着辽代墓葬考古工作的不断开展以及相关资料的完善,辽代考古工作获得了长足的发展。本文基于此,着重论述辽代墓葬的变迁,并就其所体现的契丹文化进行论述。一、研究概述早在20世纪20、30年代,日本学者就开展了对于我国契丹文化的研究,其中以江上波夫为代表的日本史学界提出了“骑马民族”的概念,并以此为核心研究了契丹文化对于农耕文化圈的影响。此后,德国的史学家魏特夫通过史料的研究,提出了“征服王朝”的概念,并由此奠定了西方史学界对于辽代史料研究的基础。不同于西方学者的文化冲突理论,我国的学者在研究契丹文化以及辽代发展史实的过程中多强调文化的融合。我国学者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观点主要在于考古资料显示契丹贵族十分推崇汉文化,并在思想道德、丧葬习俗等方面吸收了一定的汉文化。近年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4期
中国民族博览

略论辽代鸡冠壶的形制及演变

契丹族源于东胡鲜卑族,为中国古代游牧民族。后梁开平元年(907年)契丹首领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各部,后于神册元年(916年)称帝,国号“契丹”,至保大五年(1125年)辽亡,共历二百余年,与五代及北宋并立。辽代陶瓷器是继承了唐代的传统技术,并深受五代及北宋中雇地区烧造工艺影响,同时又能够发展创新的一种独具契丹特色的陶瓷。正因辽瓷有继承也有创新,所以辽瓷有碗、杯、盘、盏等中原器形,也有鸡冠壶、凤首瓶、鸡腿罈等独具民族特色的契丹器形。鸡冠壶这种器形虽非契丹人首创,但因其在辽代得到更广泛的创新发展,将‘其作为最具辽瓷特色的契丹器形并无争议。鸡冠壶,又称马镫壶、皮囊壶、马盂,其中鸡冠壶、马镫壶这两种称谓是因其形似鸡冠、马镫而命名,皮囊壶及马盂是以功能角度定名,皮囊壶是仿照游牧民族马上容器“皮囊”而烧制,马盂顾名思义就是马上使用的容器。以功能角度定名,相较以形似定名的似是而非应该更为贴切,但因“鸡冠壶”这一称谓由来已久、约定俗成,故本文仍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