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梭戛——中国第一座生态博物馆印象

梭戛是极端的原始,与山中的环境又极端地协调。我想这正是苏东海等中挪专家选择梭戛作为中国第一座生态博物馆试验地点的主要原因。$$从贵州省城贵阳到黔西北六枝的梭戛,200多公里路程,有一段崎岖的山路,汽车一共走了4个小时,但是从文化的距离上,我们像是跨越了5000年。下了车,我感到我来到了一个活生生的史前时期的原始村落。$$梭戛是中国和挪威政府合作建立的中国贵州生态博物馆群中的第一个,这个博物馆实际上就是一个菁苗人的山中村寨。$$在贵州地区,西北山区的村寨因为接受东方汉民族和中原王朝的影响相对小一些,所以看起来比黔东南地区还要原始和落后一些。梭戛的情况近乎是一种完全的原始,原始到让我想起考古学所揭示的仰韶时期的村落。为了防洪和获取资源的方便等因素,梭戛照例是选择在山坳之中小沟岔两边的山腰上。小沟岔既让村子避开了山洪的威胁,又为村子的用水与对外交通等提供了方便。土阶茅顶房屋,在沟岔两边的山坡上散乱地排开,有些房子甚至连土墙也没有,直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博物馆(中文版)》2018年Z2期
国际博物馆(中文版)

意大利生态博物馆的战略宣言

意大利生态博物馆选择将自身定义为可参与式进程,它可识别、管理和保护地方遗产,以促进社会、环境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基于人们的主动参与和诸如协会等相关机构间的合作,生态博物馆开发具有创意和包容性的业务,旨在提升本地社区的文化水平。因此,他们的主要目标在于重建技术、文化、产品和同质景观资源及地方文化遗产之间的联系。1景观当属生态博物馆的焦点。自1947年以来,意大利宪法就表明保护国家景观和历史艺术遗产是国家的主要职责(条款9),同时作为创立原则促进人类的全面发展(条款3)。《欧洲景观公约》视景观是一种文化建设,其中阐述道:“景观”意为地区,其特质由自然和/或人为因素的作用及相互作用决定。“景观”和“文化景观”的概念自20世纪早期就在意大利广为流传。此外,《锡耶纳宪章》也是基于意大利环境而践行,至今它在全国范围内对景观保护仍发挥着重要作用。意大利博物馆积极地促进人们更好地去理解景观和身份之间的联系。意大利景观权威专家、地理学家尤金尼奥·...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2期
中国民族博览

浅谈对中国生态博物馆发展的认识及相关思考

一、生态博物馆思想的兴起生态博物馆事业发端于法国,而“生态博物馆”一词是诞生于一个偶然的场合。1971年,国际博物馆协会第九次大会在法国格勒诺布尔举行,这次会议试图定位当代博物馆的社会角色与地位。会上里维埃与戴瓦兰就博物馆工作的新动向,和博物馆作为不是为了公众而是为了社会传统意识的教育工具的作用,向当时的法国环境部长做了简要的汇报。会议期间于格·戴瓦兰在与部长的一位助手共进午餐时恰巧说出了生态博物馆一词并得到了部长的赞许。1就这样,在当时代表了博物馆未来的一种重要发展方向的名词诞生了。生态博物馆思想在当时作为博物馆发展中出现的一种新思想,其出现却并非像其词汇之诞生一样偶然。二战后,一些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对战争、对社会的工业化、对环境恶化进行了一系列的反思,在这场反思的大潮中,人们对诸如环境保护、文化遗产、弱势群体的关注和思考被广泛唤起。传统博物馆过去专注服务于精英人群的做法饱受诟病。“博物馆没有投入到当代世界中去,没有真正成为它...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百色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百色学院学报

民族学人类学专题:生态博物馆保护与旅游开发的互动研究

主持人语:这是一组以“生态博物馆”为主题的论文。对于这一概念,我们需要在反思的原则之下进行一些思辨性清理;由此涉及到以下几个基本维度:1.博物馆的历史来源。博物馆属于西方“舶来品”,“博物馆”(Museum)原义来自于古希腊神话中的“缪斯”(希腊语:Μουσαι、拉丁语:Muses),是希腊神话中主管艺术与科学的九位古老文艺女神的总称。她们代表了通过传统的音乐和舞蹈、即时代流传下来的诗歌所表达出来的神话传说。也就是说,完全的“西式”。2.现代性与现代博物馆的关系。博物馆在现代转型中,特别是在资本主义、殖民主义的扩张过程中,博物馆无形中承担着了“看管”西方列强掠来、盗来、抢来、骗来、买来、换来等文物,尤其是“第三世界”的珍贵遗产。3.现代大众旅游与博物馆的功能性表述。随着全球化的进程,“移动性”(mobility)成为新的社会属性,大众旅游随之出现;游客遂成博物馆的主要“客源”。4.中国的传统博物学。我国自古就有“博物”,我称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6年33期
长江丛刊

中国生态博物馆的建设实践——以贵州六枝梭嘎生态博物馆为例

作为拥有丰富且灿烂的少数民族文化的西南大省,对于少数民族文化资源的保护与开发的重视程度在近几十年来从未衰减。对于当前政府以及学界来说,如何在有效保护贵州的少数民族文化资源的基础上进行良性的开发利用也一直是个热点话题。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一种产生于国外、被称为“生态博物馆”的新型博物馆被建设理念介绍入国内。通过与其他国家的合作,政府在贵州六枝梭嘎等地建设了一批生态博物馆,并期望能借此将生态博物馆的理念作为一种国内少数民族文化开发与保护的全新模式向全国推广。但十余年来,以梭嘎生态博物馆为代表的这些生态博物馆却似乎并没有起到应起到的作用,而在日渐兴起的旅游热潮中,“村民们古朴的生活方式和民族服饰早已荡然无存,在方兴未艾的乡村旅游热潮中,农家乐的粗浅模式已盖过了生态博物馆的文化内涵”[1]。一个博物馆的设立最主要功能无疑是要对所展示内容进行有效的保护,贵州梭嘎等地的生态博物馆的建设却导致了无疑在帮助当地村民生活条件改善,但原有生活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7年01期
明日风尚

以梭嘎生态博物馆为例浅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文|胡波一、建设、开发与保护的矛盾国内最早出现生态博物馆的模式,应是贵州梭嘎生态博物馆,由苏东海教授和挪威科学家、博物馆专家约翰·吉斯特龙发起。梭嘎博物馆的修建主要是建立资料中心,以十二个村寨为原型,建立苗族这样一个社区型的博物馆。培养当地居民管理,维护原有的文化形式,舍弃不好的部分。生态博物馆几乎涉及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所有特性,包括独特性、活态性、传承性、流变性、综合性、民族性和地域性等等,这里的问题很复杂。“美国民俗学家阿兰·邓迪斯曾简要回顾了情境研究的学术史,认为情境的强力关注开始于马林诺夫斯基:‘正是马林诺夫斯基最为大张旗鼓地提倡语境。在他1926年的重要论文《原始心理中的神话》中,他反复指出仅仅收集文本是错误的,并称之为现代的残缺不全的片段。’”[1]巫鸿先生在《武梁祠》中,也强调了历史重构、文化整体语境的研究。这些都表明了原境保护的重要性。梭嘎生态博物馆的情境保护面临很多问题。现代建设、旅游开发与保护矛盾重重。寨子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