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山东长清大街村发现汉代画像石墓

本报讯:去年5月在南水北调济平干渠工程进行过程中,在济南市长清区孝里镇大街村发现画像石墓,6-8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济南市长清区文物管理所联合对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清理东汉时期的大型墓葬2座(M1、M2)。$$墓葬位于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孝里镇大街村西北约100米。$$M1有2条南向长墓道,墓穴平面略呈方形,东西10.12、南北10.68、深3.2米。墓室南北向,平面略呈“凸”字形,由2个墓门、2个前室、4个中室和3个后室组成。$$2条墓道宽1.23-3米,各对一座墓门,门口各有一块封门石板,2扇门扉向外开,西侧门扉已被打开。$$前、中室为石筑,以过梁和立柱构成主体框架结构。各个墓室平面均呈长方形,顶部均由三角形和长条形石板错角相次叠压,构成叠涩顶,以长方形石板封顶,石板间以白石灰抹缝。除中室一面过梁外,在前、中室各室过梁及墓门门楣石上,均刻有画像。立柱有长条形和八棱形等。部分室以方形或楔形青砖铺地。各墓室内壁均附着一层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育学刊》2019年01期
美育学刊

汉代画像石碑略论

(1)所谓汉代画像石碑并非原碑名称,而是学者们因其上雕刻有图像给予的说法。一般墓碑的名称是依据其主人姓名,或墓碑额题名称命名的,但历代不同学者往往对同一墓碑又给予不同的称谓。例如《西汉麃孝禹碑》又有《麃孝禹碑》《麃孝禹画像石碑》等称谓,《王孝渊碑》又称《永建三年残碑》,《孟孝琚碑》又有《孟琁残碑》《孟广宗碑》等称谓,《汉故雁门太守鲜于君碑》也称《雁门太守鲜于璜碑》《鲜于璜碑》等,《梧台里石社碑》又有《梧台里石社碑碑额》《梧台里石社碑画像》等称谓,《汉故领校巴郡太守樊府君碑》也有称《樊敏碑》或《巴郡太守樊敏碑》,《郭泰碑》又称《郭泰碑阴画像》,《汉故益州太守高君之碑》又称《高颐碑》等等。笔者认为,按照墓碑主人姓名,或墓碑额题命名,或学界的一般命名应该更合适些。本表中列举的名称主要是依据石碑额题全称和学界的一般说法等给予的。(2)除表中列出的汉代画像石碑外,也有些文献记载和出土存世的石制墓碑上,虽然只有文字而无图像,但它们是立于画像...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建筑与文化》2018年08期
建筑与文化

汉代画像石图案的造型艺术研究

前言椁墓,用来取代早期流行的木椁墓,石代木只是使体的永恒存在,住在高高耸立在现实人间世界的仙我国设计领域的民族性表达涵盖了传统图案、墓葬建筑更加坚固和规整,还不能体现墓主人的身山[4]。在汉武帝时期,董仲舒提出“天人感应说”,工艺和主观创造性,主观创造和工艺制作最基本的份地位,为了模仿西汉早期木椁墓中流行的漆棺画成为了当时的主流思想,董仲舒接纳了以气为感应对象就是传统图案。诸葛凯先生说:“在中国从未和帛画的表现形式,在石椁内壁上表现画像题材,中介的思想,把世间所有事物都分为阴阳两类,由间断的文化史进程中,先民们为我们留下了极为丰则解决了这一问题,汉代画像石的出现和流行也就于天人都是由阴阳之气所构成,因此天人之间就可富的图形遗产,这就是“传统图形”。这些图形上成了必然。以据此而发生感应。汉代人对天神是崇拜但并不认自远古、下至明清,可以说是一部中华民族文化史本文主要研究画像石的图像形态和艺术表现为能够升天,却认为能死后暂时栖身地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6年22期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

武氏祠汉代画像石中的时代风貌——基于2016年江苏卷第2题的思考

汉代画像石(以下简称汉画)是以石板或砖石为材料,表现两汉时期现实生活和流行故事的艺术形式。汉画主要用于墓室、祠堂、石阙等建筑的建造与装饰,生动地记录着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是研究从上古到两汉之间历史变迁的重要资料。2016年高考江苏卷第2题,把文学作品和汉画进行比较,从“荆轲刺秦王”的历史典故人手,考查学生对两者之间异同的认识。先将试题展示如下:《史记》记载:“秦王发图,图穷匕首见……(荆轲)乃引其匕首以掷秦王,不中,中铜柱。”山东嘉祥武氏祠的汉代画像石《荆轲刺秦王》(下图)再现了这一场景。《史记》记载和这块画像石在豢gM—3\1JJ貧liFJ膦I,备1A?描绘上是一致的B.形式上是一致的C.风格上是一致的D?主题上是一致的本试题首先提供《史记.刺客列传》中“荆轲刺秦王”的情境,然后把汉画中的同一场景再现,要学生在“描绘”“形式”“风格”“主题”中做出甄别,难度可谓不小,既要求学生有扎实的语言功底,还要对文学作品和美术作品的风格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徐州汉代画像石上的双头鹫形象初探

杨孝军、郝利荣先生在《徐州新发现的汉画像石》一文中公布了徐州汉画像石馆自2003年扩建新馆以来新征集、收藏的一批汉画像石。据推断,此批汉代画像石的年代为东汉中晚期,其中两块汉代画像石上的双头鹫形象引起了笔者的注意。这两块画像石上的双头鹫,形状并不相同,分为双头相对和双头相背两种类型。其中一块画像石绘的是“翼龙、双头鹫图,四周刻边框,左右边框内刻云纹。框内中间刻一只展翅舒尾、正面站立的双头鹫,鸟嘴相对接喙。鸟的左右两侧各刻一龙,张口露齿,有角和须,体生双翼,身饰鳞纹。龙首相对,昂首挺胸作前扑状”(图一)。另一块石绘的“翼虎、双头鹫图,四周刻边框。画像分为上下两层,其中上层边框内饰水波纹。下层框内左刻一只展翅舒尾、正面站立的双头鹫,鸟头左右相背,口衔仙珠。右为一虎,挺胸回首,肩生双翼,长尾上翘,后腿蹬地,作怒吼状”(图二)。[1]杨孝军等先生认为这两块画像石上的双头鹫是斯基泰民族所喜爱的格里芬的变体,并认为斯基泰民族所喜爱的双头鸟就...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1期
艺术品鉴

浅析汉代画像石(砖)艺术中的漫画化叙事手法

一、汉代画像石(砖)与漫画在艺术风格上的关联性1、汉代画像石(砖)及漫画的艺术特色汉代画像石(砖)可谓是汉代艺术的瑰宝,它不仅是历史的缩影,更是汉代民族审美意识的表现,是几千年来汉民族文化发展的骨架。画像石(砖)因其内容庞杂,记录丰富多样,而被许多专家学者视为一部先秦文化和汉代社会的图像百科全书。画像石(砖)整体艺术表现风格采用多种雕刻技法结合兼用的方法,描绘手法基本上是写实的,线形生动、简练概括,体现出较强的绘画性。以抽象、变形、夸张的手法来表达画面的叙述性,在中国艺术长廊中占有重要的艺术地位1。漫画是一种具有强烈的讽刺性或幽默性的绘画,在现实社会中,大多数读者将漫画视为一种娱乐消遣方式,而画家通过从政治事件和生活经验中的灵感和创作主题通过夸张、比喻、象征、寓意等手法,表现为幽默、诙谐的画面,借以讽刺、批评或歌颂某些人和事,其形式与版画也有相似之处,是一种将艺术与世俗世界相结合,是一种抒发作者真实情感的方式2。汉代画像石(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