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陂池”——东汉帝陵封土的新形制

近期一直在从事邙山陵墓群的调查勘测工作,总有先生和同行们问起东汉帝陵封土的平面到底是圆形还是方形?它们的形制是什么样?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根据我们田野调查的结果可以肯定地回答东汉帝陵封土的平面是圆形的,其外观形制是一种类似馒头或者小山丘的形状。$$陵墓之上构建封土导源于东周时期。东周至秦、西汉,王墓和帝陵一直在延续一种覆斗形或是方锥形的封土。可是从东汉时期开始其形制为之一变,成了一种平面圆形而外观呈馒头形的封土。东汉王朝向以标榜自己是汉王朝的继承者,方方面面的制度多有承袭,独帝陵封土没有使用原来的旧制,其急转直下令人匪夷所思。这种圆形封土的出现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地区的帝陵形制,以及同一时期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贵族墓冢都与此有直接的关系,到了隋唐时期帝陵封土才重新变回到覆斗形。由于这一变化涉及到陵寝制度的重大改变,涉及到圆形封土的考古学文化来源等等问题,所以才会有众多学者对此表示关注。$$圆形帝陵封土从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S2期
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简析“陂池”——东汉帝陵的新形制的含义和来源

根据考古发现证明,东汉帝陵封土的形制不同于秦及西汉时代的方锥形或覆斗状,而是圆形!中国文物报2006年10月20日第7版刊载,《“陂池”———东汉帝陵封土的新形制》一文中,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工作人员通过对洛阳东汉帝陵的田野调查,确定了东汉帝陵封土的形制,即平面为圆形,外观形式则是一种类似馍头或者小山丘的形状。中原地区墓葬之上构建封土出现于春秋晚期。最早的目的应该是便于亲人识别的一种地标。《礼记·檀弓上》载:“孔子之丧,有自燕来观者,舍于子夏氏。子夏曰:‘……昔者夫子言之曰:吾见封之若堂者矣,见若坊者矣,见若覆夏屋者矣,见若斧者矣,从若斧者焉,马鬣封之谓也。’”子夏说的这些应该都是当时孔子所见过的封土形状。从上面的记载来看,孔子是赞成“马鬣封”这种形式的。据考古调查资料记载,以河南固始侯古堆的宋墓为例,其坟丘高达7米,直径55米,属于公元前五世纪中叶,证实了春秋晚期中原封土大墓的存在。到了战国时期,这种构建封土的葬式开始流行起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考古与文物》2007年05期
考古与文物

东汉帝陵有关问题的探讨

东汉自刘秀建国,到汉献帝禅位于曹魏,建造有十二座帝陵。根据文献记载,除汉献帝的禅陵位于河南焦作修武县外,其余十一座帝陵均在东汉都城洛阳附近。截至目前,关于东汉帝陵的系列调查报告没有公布过,只有几篇关于北邙帝陵的考据论文及个别的调查简报,因此,东汉帝陵的考古调查和研究都迫在眉睫。其调查研究的重要性不仅仅是弄清楚东汉帝陵的分布与结构,也在于通过东汉帝陵的研究,彻底梳理中国古代帝陵的建制及发展脉络(补上东汉陵寝制度这一缺环),从而揭示古代陵寝制度背后隐藏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乃至宗教信仰的关系与实质。下面就目前的考古调查及研究成果,结合文献记载对洛阳东汉陵墓的分布、东汉陵寝的组成要素、与西汉陵寝的主要不同进行扼要的归纳和推论,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一、洛阳地区东汉陵墓的分布与地理环境根据西晋皇甫谧《帝王世纪》以及《续汉书.礼仪志》刘昭补注引《古今注》中的记载,大体上区分出汉魏洛阳城的北兆域(孟津县境内)有五座陵,即光武帝原陵、安帝...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洛阳东汉帝陵发现与研究学术史考察

1949年以来对东汉帝陵的研究,由于研究方式和手段的不同,分为明显的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1949——2003年,是东汉帝陵研究的探索期,这一时期对东汉帝陵的研究以文献为主,地面踏查为辅,研究者多为个人,精力、设备、技术十分有限,因而这一时期的讨论基本集中在帝陵位置,最大的突破是确定了东汉帝陵“北五南六”的陵墓分布格局,其他方面几乎没什么有意义的进展。但值得肯定的是,学者们开始在文献以外,依据出土的黄肠石、墓碑等文物进行研究。第二个阶段,2003年至今,是东汉帝陵研究的大发展期。2003年国家级考古(国家文物局)项目“邙山陵墓群考古调查与勘测”和国家文物局研究课题“两汉帝陵研究”同时启动,以洛阳考古研究院和郑州大学历史学院为代表的两大学术机构集中大量的人力物力对东汉帝陵展开了全面的考古工作和研究工作,陵区范围、帝陵级别墓冢的分布、陵冢形制、陵园、陪葬墓等各方面的研究均取得了较多突破性进展,东汉帝陵的一些基本情况已得到确认。200...  (本文共1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考古》2019年01期
考古

论东汉帝陵形制的渊源

东汉时期是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历史时期,此时期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社会风气较西汉时期发生了很大变化。著名历史学家吕思勉曾指出:“中国之文化,有一大转变,在乎两汉之间”[1]。清人赵翼《廿二史札记》有“西汉开国功臣多出于亡命无赖,至东汉中兴,则诸将帅皆有儒者气象,亦一时风会不同也”[2],注意到两汉开国者的不同风貌。余英时先生还由此阐述了两汉政权建立时社会背景的差异[3]。考古学上所能看到两汉之间文化上最显著的变化之一,是帝陵形制的不同。西汉十一陵中九座在渭北咸阳原上,两座在长安城东南。它们的陵园和陵墓为东向;帝、后葬于同一个大陵园内,但往往各有自己的小陵园,即同茔异穴合葬[4];在地面上一般有高大的覆斗形封土(霸陵除外),墓圹为带四条墓道的亚字形,竖穴土坑木结构。而东汉时期,汉献帝禅陵之外的十一座帝陵位于洛阳市境内,呈“南六北五”的分布格局[5];在北兆域的朱仓、大汉冢、二汉冢、刘家井和南兆域的高崖村、白草坡、寇店乡等地,都发现...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考古》2019年01期
《大众考古》2018年04期
大众考古

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

东汉王朝共有12座帝陵,除献帝禅陵位于河南焦作修武县境内,其余11座帝陵均位于河南洛阳境内。受考古资料的局限,我们一直不了解东汉时期的陵寝制度。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经过十余年的努力,开展了一系列针对洛阳东汉帝陵的考古工作,涵盖了封土墓冢的普查、帝陵陵园的钻探和发掘。现在发现东汉帝陵的陵墓为圆形封土,甲字形墓葬,只有一条单一的南向墓道。除封土和墓葬外,陵园还包括“石殿”“钟虡”“寝殿”“园省”“园寺吏舍”五个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物》2011年09期
文物

洛阳孟津朱仓东汉帝陵陵园遗址

洛阳孟津朱仓东汉帝陵陵园遗址位于洛阳市孟津县平乐镇朱仓村西,连霍高速公路的南北两侧。该区域位于邙山东汉陵区帝陵区和陪葬墓群的交汇地带,位置非常重要。“邙山陵墓群考古调查与勘测”项目第一阶段———古墓冢文物普查时在这里调查发现了4座古墓冢,项目第二阶段———帝陵的重点调查和钻探开始以后,我们对这一区域进行了全面调查和钻探,目前钻探面积24.8万平方米,总体情况基本清楚。2009年初,连霍高速改扩建工程开工建设,我们对工程沿线的遗址和墓葬进行考古调查、勘测和发掘。连霍高速改扩建工程全线长52公里,我们根据邙山陵墓的分布特点,将全线分成6个区段,分别为朝阳段(北魏陪葬墓群)、玉冢遗址区(玉冢北魏陵园遗址、后沟东汉墓园)、大汉冢遗址区(大汉冢东汉陵园遗址)、朱仓遗址区(朱仓M722、M707东汉帝陵陵园遗址及M708、M709东汉墓园遗址)、朱仓东段(东汉陪葬墓群)、刘坡段(魏晋墓葬密集5区)。有关东汉陵园遗址的发掘以朱仓遗址区最为重要...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物》2011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