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秦、西汉帝陵的内、中、外三重陵园制度初探

在对西汉景帝阳陵内、中、外三重陵园制度进行讨论的基础上,我想对秦、西汉时期帝陵普遍存在的三重陵园制度进行初步讨论。$$一、秦始皇帝陵的内、中、外三重陵园制度$$据考古资料,在秦始皇陵的帝陵封土周围修建有呈南北向长方形的内外两层城垣,陵墓封土位于内城南侧,在内城北侧通过隔墙形成一个单独的区域与南侧帝陵分开,在内城的四角建设有角楼。内城之外为外城。在内城西侧与外城之间曾于1981年发掘出一组较为完整的建筑,出土“丽山食官”等重要陶文。在外城之外则钻探、发掘了包括兵马俑坑在内的数量众多的陪葬坑和陪葬墓。目前学者普遍认为,秦始皇陵应具有双重的陵垣布局,并据之将秦始皇陵分为“内城”、“外城”或“内陵园”、“外陵园”。据我对西汉景帝阳陵存在内、中、外三重陵园制度的认识,我认为秦始皇陵也存在三重陵园制度:$$首先,据河北平山中山王墓出土的《兆域图》及汉景帝阳陵的三重陵园划分,围绕秦始皇陵封土的第一重陵垣应为“内陵垣”,其内的空间即为“内陵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2015年00期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试论西汉帝陵的方向

刘卫鹏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馆员西汉十一陵中,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元帝渭陵、成帝延陵、哀帝义陵、平帝康陵9座帝陵位于长安城西北的咸阳原上,文帝霸陵和宣帝杜陵位于长安城东南的白鹿原和少陵原上,从而形成了北部和南部两大陵区。(图一)关于西汉帝陵的方向,传统的观点认为西汉帝陵的方向是朝东的,大多数学者持此看法。20世纪80年代初,石兴邦对长陵进行调查,认为“其正门可能向东”[1]。杨宽认为西汉帝陵的寝殿所以都设在帝陵城墙的东南,或北方,或西北,因为诸陵的方向都是朝东的,而且是以东门和北门作为主要通道。这和西汉都城长安宫廷的制度是一致的,陵寝的建筑该是仿效宫廷的规格的。[2]刘庆柱、李毓芳等认为西汉帝陵以东司马门为正门,其前有司马道,众多的陪葬墓列于司马道旁侧,也就是说西汉帝陵是东向的,这一点不仅与未央宫以东门为其正门有关,也可能是受到“秦制”的影响。[3]叶文宪认为昭穆制度和公墓制到西汉时已经不通行,而...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秦汉研究》2016年00期
秦汉研究

简析西汉帝陵昭穆制度

西汉王朝存在二百一十余年,历经十一位皇帝,这十一位皇帝死后都葬在京师长安附近。其中,长安西北的咸阳原安葬有九位皇帝,另有文帝和宣帝,分别葬在长安东边的白鹿原及长安东南的杜东原上。通过文献记载结合考古调查及发掘,咸阳原上的西汉帝陵位置,目前已经排列清楚,从东向西的次序是:景帝阳陵、高祖长陵、惠帝安陵、哀帝义陵、元帝渭陵、平帝康陵、成帝延陵、昭帝平陵、武帝茂陵,咸阳原西汉帝陵位置的排序,得到学术界大多数专家的认可。这些帝陵陵位的排列,是否遵循一种制度,即昭穆制度呢?围绕这个问题,学术界争论不休,仍没有取得一致的看法。关于昭穆制度的讨论,目前大致有以下几种不同观点:第一,以刘庆柱先生为代表,认为西汉帝陵遵循较严格的昭穆制度,高帝、惠帝、文帝、景帝就是按照昭穆制度排列有序,高祖长陵为祖位,惠帝为昭位,景帝为穆位。文帝与惠帝同为昭位,故排除在渭北陵区,另辟陵墓位置,葬于长安城的东边。武帝、昭帝之后诸帝陵位,昭位者是祖长陵,穆位者祖茂陵。其...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史志》2014年20期
黑龙江史志

浅论西汉帝陵制度

西汉十一代皇帝,死后均葬在首都长安城附近。通过考古调查、发掘,再结合文献记载,现已基本确定了各帝陵的名称和位置。这十一座帝陵,除文帝霸陵和宣帝杜陵位于渭河以南西安市东郊以外,其余九座均在渭河北岸的咸阳塬上,自西向东依次排列着武帝茂陵、昭帝平陵、成帝延陵、平帝康陵、元帝渭陵、哀帝义陵、惠帝安陵、高祖长陵、景帝阳陵。从考古调查和文献记载看,西汉十一座帝陵除去文帝霸陵属于“凿山为藏”的大型崖洞墓外,其余十座都是在平地上向下开挖竖穴土圹、地面上筑高大的坟丘。西汉每座帝陵都有单独的陵区,以坐西向东的坟丘为中心,建有陵园,并设置寝殿、便殿、祠庙等礼制性建筑;陵园东阙门外有很长的司马道,两旁有许多的功臣贵戚陪葬墓;坟丘较远处还有守陵的陵邑。一、陵墓西汉帝陵的坟丘均为夯土筑造,多呈覆斗状,文献记载,其高度一般为12丈,合今27米多。经实测,坟丘现存高度在28-31米之间,坟丘底边长约150-170米。现存高祖长陵封土底边东西长165米,南北宽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考古与文物》2013年05期
考古与文物

西汉帝陵形制要素的分析与推定

从20世纪初至今,经过一个世纪多的踏查、调查、钻探、发掘和研究,考古学界对西汉帝陵的认识从少到多,由浅入深,取得了较大的进展[1]。特别是本世纪初国家文物局实施大遗址保护考古研究工作以来,西汉帝陵的田野考古工作有了许多新的收获,使我们有可能对其中部分问题开展一些较为宏观、较为深入的探索。下面,借近水楼台之利,就西汉帝陵形制要素问题略陈己见,希望收到引玉之砖的效果。一、题解众所周知,经过商、周、秦一千多年的发展演变,到西汉时期,中国古代帝王陵墓制度进展到了一个新的、较为成熟完善的阶段。这一时期的帝陵完全摆脱了“多代国君集中埋葬于同一墓地”的原始“氏族遗痕”,在结构上也完成了由商周“集中公墓制”到秦汉“独立陵园制”的进化过程,成为一座座“陵园独立化、陵区规模化、设施复杂化、功能完善化”的独立陵园[1]。作为“设施复杂化、功能完善化”的独立陵园,西汉帝陵的各类设施已经相当复杂,其功能也臻于完善。本文的主旨就是根据历史文献和田野考古资料...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考古与文物》2012年05期
考古与文物

西汉帝陵陪葬制度初探

一对于西汉帝陵制度的研究向来是秦汉考古学研究的重点和热点。多年来,围绕西汉帝陵开展了诸多的调查、测量、勘探及发掘工作。许多学者也针对西汉帝陵各个方面如陵园形制布局、陵墓封土、外藏坑、礼制建筑、陵邑、陪葬墓等展开了多方面的研究,取得了重要的研究成果[1]。但是,限于调查资料的概括性及发掘资料的相对短缺,关于陪葬墓的专题研究虽有诸多的论述,但还是很难有进一步的深入。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汉阳陵陪葬墓园进行了全面勘探及大面积的发掘[2],同时伴随西汉帝陵大遗址保护项目的启动与开展,不仅为探讨西汉帝陵陪葬制度的相关问题提供了丰富的考古资料诸如《汉武帝茂陵考古调查、勘探简报》等[3],同时也取得了一些较为重要的研究成果如马永嬴的《汉武帝茂陵陵园布局的几点认识》,岳起,刘卫鹏的《由平陵建制谈西汉帝陵制度的几个问题》等[4]。上述研究成果虽未专门探讨陪葬制度,但是却为该方面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和线索。本文在新的考古学资料的基础之上,结合前人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