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上岳古围村

上岳古围村位于广东省佛冈县的西部民安镇,北距县城27公里,东距106国道10公里,连接京广铁路,与英德、从化、飞来峡接壤,交通方便。民安上岳古围村是目前广东省规模最大,保全完好的古建筑群之一。上岳古围村尚未开发,就有不少游客慕名前来游览。全村占地面积约45000平方米,有村民4000多人,全村共有18个门楼,由十八“里”组成,现存最完整的是上、中、下归仁里以及朴山朱公祠。上岳村的每个里都有一口水井,并供奉着井头神,目的是保护全村的风水和龙脉。全村的十八口鱼塘分布在村中各里,除了养鱼,还为了防火,起着调整生态平衡作用,达到人与环境的和谐统一。上岳村是因岳山而得名的,在清远北江河飞来峡东10公里处有座岳山,岳山之水自东北向西南流入潖江河,岳山上游为上岳,岳山下游为下岳。$$ 上岳古围村始建于宋代,鼎盛于清代,是南宋大臣抗元英雄朱文焕子孙深居,距今已超过720多年的历史。从他们的族谱可以看出,这个家族的太祖是南宋抗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方农村》2017年03期
南方农村

民主与法治:村民自治的善治之路——以广州市增城区下围村的实践探索为例

198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试行)》颁布之后,村民自治制度开始在全国试行和推广。至今,以村民自治为主要内容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已成为中国的四大政治制度之一。但实施了30年的村民自治,其效果如何?有关村民自治实施效果的争议一直伴随着村民自治的实践进程。村民自治实施效果如何?村民自治的实施过程存在哪些问题?这些常常成为专家学者们研究和讨论的话题。同样带着对这些问题的思考,笔者围绕一项研究课题,于2016年10月到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下围村,对农村基层治理进行调研,从中对下围村近年来实施“民主商议、一事一议”的村民自治模式进行梳理和探究,认为民主与法治是下围村村民自治走向善治的两条基本路径。一、曾经的下围村:“问题村”、“上访村”、“维稳重点村”下围村地处增城东南部,是属于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的一个行政村。下围村与富裕的东莞市隔江相望。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该村的派系纷争就连续不断,经济发展也因此而滞后。下围村大多数村民都...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社会学研究》1993年02期
社会学研究

水围村改革以来社会变迁的初步调查

水围村位于深圳特区内的福田区南部,与香港元郎隔河相望,东南面是中国大陆最大的口岸—皇岗口岸,旁边是正在兴建的深圳市保税工业区。全村共有168户560人,改革开放前由于地处海边防区、交通不便,历来被称为“穷水村”。以前许多青年外逃香港,如今纷纷回村定居。80年代,水围村发生了巨变,正在逐步实现农村向城市转变,农民向非农转变。目前已有村办企业20个,固定资产3200万元,已建成小学、幼儿院、敬老院、文化大楼等设施,成为精神文明建设的先进典型。本文从人口、文化、社会经济结构、生活方式等主要方面来探讨水围村的社会变迁。 一、水围村人口的变迁 水围村于七百年前,由福建庄姓移居建立,以渔业为主。人口曾经两次“大逃亡”,一次在自然灾害的1960年前后,一次是文革中1971年至1974年。水围村60%男劳力逃港,由于文化程度低,逃到香港也多是打工仔。“文化落后,经济贫困,人心思走”是那一时期的写照。 (一)水围村人口数量与户数的变迁 农1年份水...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人民之声》2016年06期
人民之声

公开 公平 下围村变了

“一份真挚的乡村情怀,一个公心的两委班子,一套有效的议事规则,一个透亮的公开平台,一片紧密的镇村联系。这是我认为农村干部该有的干事局面,如今下围村都做到了,成效也看到了!”在全国人大代表、大学生“村官”冼润霞亲笔写给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黄龙云的邀请函里,描绘了如今广州市增城区下围村和谐稳定、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五一”前夕,受黄龙云主任委托,省人大农委和常委会选联工委有关同志组成调研组,到下围村考察了基层民主协商自治和农村环境治理方面的情况。缠斗陷入泥沼的村务“几年前调整大学生村官岗位的时候,我想,千万别把我安排到下围村,但偏偏还是把我调到下围村。”冼润霞说,“1999年我读初中的时候,就读的中学就在下围村村委会附近。那天是下围村村干部选举的日子,老师特别交代:今天是下围村选举日,同学们尽量不要走出校门。一个村委会选举,出动几百名公安干警围着村委会,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在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郭庆东的手里,还保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州大学
广州大学

基层协商民主视角下的村民自治研究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产生的村民自治是中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一项伟大创举,是“中国道路”的重要组成要素,它已经成为当今中国农村提高农村治理水平和扩大基层民主的一条重要途径。村民自治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进程,取得了许多卓有成效的研究成果,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农村甚至中国社会的发展。但是,村民自治在具体的实施和运行过程中还存在着众多的难题。当前,除了少数地区的村民自治运转得卓有成效外,我国多数地区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困境。不仅“四个民主”的预期目标和实际的践行成效存在很大差距,而且村民自治形式化、表层化、村民自治难以施行和难以承担农村治理的责任。这些问题和困难都对村民自治的长期发展造成了很大的阻碍,对于我国农村社会的稳固产生了巨大威胁,进一步制约了我国农村基层民主建设的进程。2014年以前,下围村虽然也推行村民自治,但是最终导致的却是村庄治理的失效,民主和治理的无法兼容。下围村经历了20年的混乱,村民自治遇到了种种困境,下围村上至北京,...  (本文共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现代农业科技》2008年23期
现代农业科技

睢宁县围村林的作用及发展建议

围村林是村庄周围、农田、村旁、道路、水体、山体及房前屋后、自留地、三等地等逐年形成的人工林,多以乔木为主。它是具有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的成片林,能起到调节气候、改善生态环境、防止水土流失、改良土壤、保护野生动植物生长繁衍的作用,是保护人们家园的“绿色屏障”。1基本现状睢宁县地处全国交通枢纽重要城市徐州东南,属黄河冲积平原,典型的苏北平原农业大县。1996年11月17日中央电视台以《意杨第二故乡——睢宁县》为题,专题报道了睢宁县意杨发展状况,并总结出睢宁意杨发展中“五最”的事实,即意杨成片林面积最多、造林成活率最高、年生长量最快、材质最佳、单株立木材积最大5项之最。于2005年成功申报“中国意杨之乡”。全县辖16个镇390个行政村,总人口132.98万人,土地面积1 769.19km2,有林地面积5.12万公顷,森林覆盖率已达33.6%,居全省第一,其中围村林、村庄绿化1.4万公顷,占林业用地面积的46%。早在1995年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