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东部沿海省份积极开展水下文物普查工作

本报讯 我国拥有1.8万多公里长的海岸线,12.3万公里的内河航运里程,以及2万多个天然湖泊,历史上留下了丰富的水下文化遗产。中国内海、内河及内湖的水下文物普查已作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的一个专项在全国启动。这是我国首次对水下文物资源进行全国性普查。山东、浙江、福建和海南省对水下文物普查工作高度重视,精心组织,成果显著,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山 东$$   为做好水下文物普查工作,山东省青岛市在2008年先期开展了陆上调查,并基本完成了对即墨市、黄岛区、胶南市各沿海乡镇渔村及海岛疑点的实地走访调查与水下文物信息收集工作。通过此次调查,一是初步摸清了沿海海域水下文化遗存的大致分布状况,进一步拓展了青岛文物保护领域,增添青岛海洋城市的文化内涵,推动山东文物事业的全面发展;二是向所到之处的广大群众宣传了文物保护意识;三是积累了相关工作经验,造就了一支业务基础扎实的水下文物普查团队,为今后水下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化月刊》2016年21期
文化月刊

高寺遗址解析

高寺遗址位于项城市西南26公里高寺镇汾河南岸,它与位于高寺镇席营村附近的后高老家遗址几乎连成一体。遗址原东西长270米,南北宽260米,面积约7万平方米。1969年以来,由于当地群众取土积肥,现余台地高5.2米,东西长14.2米,南北宽35米,面积约4.497平方米。1984年经文物普查,该遗址文化层清晰可见,上层20厘米厚,系汉晋文化层;中层厚约1米为商周文化层;下层厚4米,为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层,此层发现有10厘米厚的红烧土,其上有一层白灰面。据采集的标本推断,以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为大宗,商周及汉晋文化遗物较少。属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的陶器陶质有砂质和泥质,陶色以灰陶为主,磨光黑陶次之,红陶占少量,纹饰主要是篮纹,且以横篮纹较多,亦有少量方格纹和素面磨光,器形有鼎、罐、盘、器盖、钵、甑、磨光黑陶折腹盆、豆等。属商周文化的陶器有鬲、罐、豆等。纹饰粗细纹皆有。属汉晋文化的有残瓦片以及晋“永熙元年八月二十五日立”纪年砖等。还采集有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画报》2017年05期
山东画报

青岛:书法背后的瑰丽风景

甲骨唐人写《般若波罗蜜光赞经卷》(青岛市文物局供图)在青岛博物馆,保藏着23件经卷卷轴据后人考证敦煌遗书多达五万卷,百分很多事往往匪夷所思,佛教圣地竟然阴和残片,它们来自唐朝,因为其书法隽秀清之九十是佛教典籍,俗世典籍虽占少数,但差阳错地落在一个道士手里,他又阴差阳错奇,素来被以书法珍品视之,这次文物普查,内容广泛,涵盖经、史、子、集、医药、天地发现了密封了几百年的文化宝库,虽意识经过专家考证发现书法之美的背后,隐藏着文等各方面,很多书籍都是稀有版本。它们到这里都是无价瑰宝,也曾尽己之所能,寻更有历史文物价值的瑰宝。记载了从东汉到元代几百年间的佛教文化,求保护,但当时清政府风雨飘摇,内外交困,一百多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道士王记载几百年间的历史发展和变迁,多种少数加上相关官员不是不识泰山,就是徇私舞弊,元箓在敦煌莫高窟(俗称千佛洞)发现了一民族的古写本记载各个少数民族的文化历近五万卷书籍经卷没有得到及时保护,英法个洞窟,里面藏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画报》2017年05期
山东画报

文物普查与保护永不落幕

这是建国60余年来,我国首次针对可移动文物开展的全面、系统普查工作。2013年11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山东省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目标,落实责任,清晰思路,确定方式。山东省文物保护委员会负责全省普查工作的组织和领导,协调解决重大问题。山东省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办公室与专家指导组先后成立,山东可移动文物普查正式展开。五年多的时间里,山东集中顶尖技术与人才力量,全行业覆盖,全领域普查。19个行业建立了普查工作机制,调查国有单位6.7万多家,新认定文物收藏单位440家,占文物收藏单位总量的65%。全省普查差错率控制在0.2%以内。普查人员达7000多名,志愿者3600多名。先后举办各类培训班400多个,培训各类普查人员万余人次。截至2016年底,全省共投入普查经费近5700万元。2017年4月7日,季缃绮副省长代表山东在国务院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总结电视会议上做典型发言,向国务院汇报山东普查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藏人文地理》2016年06期
西藏人文地理

我的文物普查生活点滴

2016年7月,我们拉萨市文物局着手进行西藏牦牛博物馆馆内藏品普查工作。为了保证普查资料全面、准确,从零开始建立起了文物普查电子数据库。在普查过程中,我们不断搜集文物资料,补充和修订文物数据,为全馆2000多件文物建立了电子档案,包括:文物志、文物照片、文物平面图等。第一次接触普查工作,既感欣喜又发愁,喜的是可以与文物“亲密接触”,能学到很多知识;愁的是半路出家,怕干不好这项工作,影响工作进度。虽然平时在讲解时无数次给观众讲过文物以及文物背后的故事,但是,走进神秘的库房,亲手打开展柜,那么实实在在地触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视界观》2017年03期
视界观

走进镇安古山寨

陕西文物部门进行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在镇安县人迹罕至的深山发现众多鲜为人知的古山寨,这些古山寨蔚为壮观,成为秦岭山中绚丽多姿的壮美奇观。镇安古山寨的诸多之谜和神奇之处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笔者对镇安山寨进行综合解读,特别是对其中几处山寨进行了实地考察。数量之多全国罕见镇安地处秦岭腹地的崇山峻岭之中,是古关中向西南通往川渝、向东南通往湖北的交通要道。镇安县境内发现的山寨(洞穴寨)星罗旗布地散落在险要山巅和隐蔽之处。文物普查表明,全县共发现石砌山寨遗址200余处,发现自然天成的洞穴寨遗址300余处。这些山寨(洞穴寨)构成了秦岭深山独特的古代军事防御体系,被誉为“东方古老寨堡”和“秦岭险峻奇观”。山寨(洞穴寨)小者可藏数人、大者可容纳百余人的有70多处,其中可容四五百人的大型山寨有10多处。据《镇安县文史资料》记载,镇安山寨大多创建于明末清初,据说多数是当地豪绅为抵御农民起义军而建,笔者以为还有的可能是起义军修建,或者土匪修建。石砌的山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