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中央博物馆建设奠基

本报讯 日前,唐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中央博物馆建设奠基仪式在西安举行,陕西省文物局局长赵荣,西安市副市长段先念、西安市文物局局长郑育林,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锦秋、著名考古学家石兴邦,大韩民国驻西安总领事全泰东和社会各界人士参加了奠基仪式。$$在唐代几百年的历史上,大明宫含元殿和殿前广场是体现皇权最庄严的地方,也是大明宫遗址和遗迹最集中的地带。依据现有考古资料和实地调查,发现含元殿北部的遗址区地势低洼,经考古钻探得知地下无文物遗存,具有建造地下博物馆的良好地理条件。2009年12月31日,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中央博物馆建设方案得到了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的一致认可,标志着唐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内又一处重大文物保护展示建设项目启动。$$大明宫中央博物馆选址于含元殿北侧,位于大明宫含元殿、紫宸殿遗址的中轴线上,处于整个大明宫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2012年00期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秦始皇陵遗址展示类型分析与思考

叶晔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馆员秦始皇陵在历史上确立了中国古代陵园制度,并以其独特的历史地位,丰富的文物遗址内涵和极高的文化价值,成为具有世界知名度的文化遗产。秦陵遗址区的文物工作受到考古界和社会各界的重视,在经过了数十年的勘探和发掘后,已经能够基本明确秦始皇陵的范围和重要的遗址文物分布状况,也开展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的遗址保护和展示等工程。众所周知,目前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基础上已经成立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作为秦陵遗址区的文物管理单位,从事相关的考古研究和文物保护等工作。同时,为了更好地发挥秦陵文物资源优势,实现博物馆的展示、教育等重要职能,秦陵遗址区的展示规划设计和实施工作也一直在进行,在陈列工作实践中我尝试对秦陵遗址展示方式作出一些思考。秦始皇陵通址类型的分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将文化遗产定义为三类:文物、建筑群、遗址。遗址定义是:从历史、审美、人种学或人类学角度看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人类工程或自然与人联合...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时代农机》2018年10期
时代农机

遗址公园的发展探析

遗址公园是建立在对遗址充分保护的基础上,开发和利用遗址的文化辐射价值,把遗址及遗址附近的绿地开发成具有特定文化背景的公园绿地系统,以达到保护、教育及拓展遗址文化的目的,同时又满足城市居民游赏和休憩。1遗址遗址是人类社会发展、自然环境变迁的沉淀,是客观存在的历史信息,是不可逆转的事实记载。遗迹能够体现出历史的事件、社会发展、审美认知、经济制度、科技水平等考古价值或经济价值。同时,遗址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对遗址的移动、修改均可使遗址的价值减弱。遗址不是自然变迁的结果,它是人类活动过程中,遗留下来的反应人类生产、社会交往、文化体制、艺术审美等物质的痕迹。另外,由于年代久远,遭受自然风化以及人为的破坏,遗址早己不再完整,只留下了残缺的遗存,是残缺不全的文物。2遗址公园遗址公园属于新兴事物,随着国内遗址公园的蓬勃发展以及理论的日益加深,使遗址公园的概念有了更进一步的完善。王军在《遗址公园模式在城市遗址保护中的应用研究——以唐大明宫遗址公园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设计》2018年13期
设计

“工作中”的过渡性遗址景观——以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公园设计研究为例

引言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里,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并将继续下去,尤其是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开始城市化发展的高速期,经济诉求与文物保护间的矛盾在不断激化。[1]当城市化遭遇文化遗产,新的冲突出现。实际上,在城市化的背景下,中国城市的历史与文化正面临被同化和逐渐丧失的危机,并集中反映在城市遗址的保护和利用上。近年来,随着文化遗产保护意识的日益增强,城市文化遗产的出现已成为城市化和经济发展过程中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出于对遗址保护性隔离的需要,城市遗产的出现打破了城市居民现有的社区生活。然而,遗址的考古发掘与研究同样也是不可预测的,我们甚至不知道它何时会结束。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这终将是一个暂时的过程,而非恒久不变的结果。因此,笔者借此讨论一种过渡性的城市遗址景观——一种解决城市化与城市文化遗产与城市生活冲突的新模式。一、中西方对城市中古遗址保护的研究与实践城市遗址公园是以历史遗址的整体性保护为目标,包含遗址公园的共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设计》2018年13期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5期
中国民族博览

珠海湾区沙丘遗址的考古发现与保护研究

在珠海,只要有淡水流过的沙滩几乎都是史前遗址,通俗点说就是沙丘遗址。一般认为珠海的历史开端于“唐至德初年,立乡文顺,驻所山场”。但是在“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在淇澳后沙湾、三灶草堂湾、南水大基湾、高栏宝镜湾,文物工作者不经意间踩到或踢到陶片、石斧、玉玦等文物,经考古人员仔细观察:陶片是夹砂陶,属于人类童年的产物;石斧是磨光石器,“新石器时代”一个遥远的概念跳入脑海中。这个发现使得文物工作者激动不已,这些考古成就一下子将珠海的历史向前推了几千年。对此区域沙丘遗址不断的考古挖掘,以及相关的研究为世人还原了远古时期人类的生存生活状态,也为进一步认知与保护沙丘遗址工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资料。一、沙丘遗址的类型珠海沙丘遗址可以分为两种主要的类型,其一是沙堤—潟湖类型沙丘遗址,另一种是山前坡地型沙丘遗址[1]。沙丘遗址之中有相当数量属于沙堤—潟湖类型,就珠海地区来说,淇澳岛的东澳湾、后沙湾、婆湾、南芒湾,三灶岛的草堂湾、洲仔湾,东澳岛的南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术文献》2018年04期
美术文献

遗址景观的保护与利用研究

遗址景观是中华民族厚重历史文化的承载与传承,经历了千年的风雨磨砺,其物质的本质属性使得遗址景观变得越来越脆弱,观赏者络绎不绝地拜访它,也加快了遗址景观不断衰弱的步伐。因此,重视遗址景观的保护和利用成为我们当下刻不容缓的任务。我们不仅要对遗址景观进行充分保护,延长其观赏和研究价值,还要对其进行恰当的利用,使得文化遗产的美学价值、教育意义和历史价值得到充分的发挥。对遗址景观的保护和利用是相辅相成的,运用先进的现代科技对遗址景观进行保护,坚持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利用遗址景观为我们的社会创造经济价值,提升群众的文化素养,使得遗址景观具有重要的教育意义。一、遗址景观的利用和保护模式遗址景观的利用和保护模式分为局部利用和保护模式以及整体利用和保护模式,下面我们分别来研究和探讨这两种模式。(一)局部利用和保护模式对遗址景观的局部保护实际上就是对遗址景观进行定向的、有重点的保护,其保护的重点多为经常向游客展示的部分,例如遗址景观中的历史文物、标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