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无锡论坛聚焦文化景观遗产

“文化景观”是由19世纪末一位德国地理学家为了便于对田地、村落、城镇以及道路等进行分类研究提出的,20世纪初得到学界的响应并于此后一百年逐渐得到西方发达国家各个政府和广大民众的普遍关注。1992年12月,世界遗产委员会在美国圣菲召开第16届会议,决定将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文化景观纳入《世界遗产名录》。从此,文化景观成为文化遗产界的专有名词。虽然文化景观作为文化遗产专有名词已应用近20年,我国业已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38项遗产中也有两项文化景观遗产,但它对于国人来说还相当新颖,研究更有待深入。有鉴于此,4月10日至11日,由国家文物局主办的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无锡论坛选定文化景观遗产作为论坛5周年的主题。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的百余位专家,围绕文化景观遗产保护的理论与实践问题,从不同的视角和领域,进行了探讨与交流。$$   关于文化景观的基础研究是本次论坛交流的一个重要内容。专家们对其基本概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纺织服装周刊》2017年22期
纺织服装周刊

强者,刚柔并济

世界遗产,一般分为文化遗产、自然遗产、文化自然双重遗产和文化景观遗产四大类。其中,文化遗产又分为物质和非物质两类。自2006年起,国务院将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设立为“文化遗产日”。10年之后,国务院又将“文化遗产日”调整设立为“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凸显了国家对文化和自然遗产工作的高度重视。今年的6月10日,是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全国各地纷纷举行了丰富多彩、形式各异的文化和自然遗产宣传活动。在北京的恭王府,从6月5日开始上演的、为期6天的“锦绣中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便是其中最为精彩的一个,受到了业界的广泛关注。6天,6场以中国非遗为主题的服饰秀轮番上场,潮绣、苏绣、苗绣、蜡染、莨绸、宋锦等诸多纺织非遗中的重要项目与现代设计手法相融合,展现了一幅纺织非遗“在实践中振兴、在生活中弘扬”的美好画卷。“科技为纺织强国提供刚性支撑,文化提供柔性支撑,纺织行业转型升级需要科技硬实力和文化软实力同步提升。”这是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旅游纵览(下半月)》2018年07期
旅游纵览(下半月)

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内涵与影响研究

一、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研究背景世界许多珍贵的文化景观资源本身具有脆弱性,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失,需要进行及时申遗保护,以延长其生命周期。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自然文化资源大国,在世界遗产的总体数量中处于优势地位,截至2017年7月,共有52处,仅次于意大利。其中,文化景观遗产的数量比重较小,仅为5项,亟待丰富和发展。世界文化景观遗产作为自然和文化融合的产物,不同于相对独立的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具有相似性和多样性,在分类时存在重叠性、复杂性和模糊性,在实际评定过程中不容易找到与之匹配的申报标准,可能会与其他类型的遗产混淆,区分难度较大。因此,为了使人们在实践中更好地理解和运用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评定标准,对其内涵的解读就显得尤为重要。同时,结合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对目的地的影响研究,明确其实际价值,也能够对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申报和保护活动产生积极作用。二、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内涵解读(一)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自然因素不同区域会因为原始环境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五台山研究》2017年03期
五台山研究

“申遗”成功以来的五台山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研究——兼评《五台山世界文化景观遗产》

自2009年6月26日五台山“申遗”成功以来,关于五台山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研究一直是五台山文化研究领域的热点。此后的每年,该领域几乎都会有与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相关的研究成果,且硕果累累。遗憾的是,一直未有相关著作面世。直到2016年10月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崔玉卿研究员出版《五台山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后,五台山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研究领域才有了相关著作。因而,本书被认为是“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学术结晶”,同时又是“构建‘五台山学’的新收获”。就其历史地位、研究内容和研究价值而言,我以为本书呈现出以下三大特色,值得探究。第一,就历史地位而言,本书是第一部系统研究五台山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著作。如上所说,五台山“申遗”成功以后,陆续出现许多相关研究成果,如在报刊论文方面,有崔玉卿的《五台山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价值和影响》《科技支撑在五台山世界文化景观遗产中的作用》《作为世界遗产的五台山及“五台山学”的构建》等;此外,主要的还有邬东璠等人的《五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北之窗》2016年23期
东北之窗

文化景观遗产理念与大连行动

文化景观遗产理念的确立及其重要意义“文化景观”概念,较早出现于地理学特别是它的分支人文地理学和文化地理学中。按照《中国大百科全书·地理卷》解释,它是“自然风光、田野、建筑、村落、厂矿、城市、交通工具和道路以及人物和服饰等所构成的文化现象的复合体。”1992年12月,在美国圣菲召开的第16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决定将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文化景观纳入《世界遗产名录》,并在日后的《世界遗产公约》及其《操作指南》中对其进行了定义:“文化景观是自然与人类的共同作品”,是“人类与其所在环境长期、密切的互动关系的见证”。它有三种类型:1.由人类有意设计和创造的景观;大连现代博物馆是以城市历史与发展为工作内容的地志性博物馆,应在这项工作中发挥特殊作用、担当主要角色。2.进化式的景观,它又包括两种类别,一是残留物(化石)景观,二是有机进化的景观;3.持续性的文化景观,它产生于最初始的一种社会、经济、行政以及宗教需要,并通过与周围自然环境的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昌工程学院学报》2015年06期
南昌工程学院学报

庐山政治文化景观遗产数字化保护研究

政治遗产是历史推进过程中,有着重大政治影响的原人物、政党、历史遗迹所遗留下来的对后世仍有启示作用的政治制度、政治理念。而文化遗产是人类在长期改造自然和社会的生产活动中留下的宝贵财富,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我国世界文化遗产种类众多,对于文化遗产保护我们走过很长的一段路,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绩。可是,由于我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立法进程相对落后,社会广泛参与文化遗产保护的局面还未形成,文化遗产受到严重威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显示,由于人为破坏和自然损毁等原因,23年间我国约有4.4万处曾登记过的不可移动文物消失,年均消失约2 000处。因此,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刻不容缓。文化遗产数字化是指用数字采集、数字处理、数字储存、数字展示以及数字传播等一系列数字化技术手段将文化遗产进行转换、再现、复原,随后产生可共享、可再生的数字形态[1]。纵观国内外学者对文化遗产数字化的研究可以发现,文化遗产数字化的技术选择、评价及其应用等方面...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