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带你走进水下考古世界

水下考古之路$$水下考古学(under water archaeology)也称为“海洋考古学”(Maritime/Marine Archaeology),是以淹没于江河湖海下面的遗址、建筑、房屋、工艺品和人的遗骸,船只、飞行器和其他运输工具及所载货物或其他物品,及其有考古价值的环境和自然环境等人类水下文化遗产为研究对象,对古代遗迹和遗物进行调查、勘测和发掘的学术活动,是陆地田野考古向水域的延伸。水下考古学又是一门边缘学科,需要诸多相关学科的技术支持如海洋勘探技术、潜水工程技术等等。$$早在15世纪,欧洲就有人试图使用简易的潜水设备进行水下探测和打捞,但成功的案例寥寥无几。1900年,希腊潜水者在克里特岛与希腊大陆之间的安迪基提腊岛附近水深60米的海域,发现大批石质和青铜雕像,希腊政府出动海军舰船进行了打捞。1907年,伦敦文物协会组织专业潜水员对肯特郡赫尔纳湾的一艘沉船进行调查。1908年,苏格兰牧师布兰德尔潜入内斯湖底,调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港口》2019年S1期
中国港口

探地雷达在水下考古中的机遇与挑战

一、引言我国拥有近30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海域、1.8万公里的大陆海岸线和丰富的内陆水域,蕴藏着种类多样、数量巨大的水下文化遗产,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些文物承载着中华民族的灿烂文明(赵锋,2017)。水下考古,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水下探宝,更多的是通过对文物遗迹的整理,将时间碎片准确地关联起来,窥探古代精巧技艺和繁荣的商贸往来,重现真实的历史面貌。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英国人迈克·哈彻在南海发现并盗捞了“哥德瓦尔森”号沉船的文物,正是这桩“海洋盗宝案”将水下考古带入了大众的视野。1987年,南宋古沉船“南海Ⅰ号”的发现与打捞,也见证了中国水下考古从无到有、迅速发展的历程(徐蓓,2017)。长期以来,在人们的认知中,水下文物难于发现、标定困难,相对于陆上考古而言水下考古难度更大。但也正因水下特殊环境使得诸多水下文物免遭于盗掘者的破坏。更有研究表明,黑暗低温低氧的水下环境对遗迹遗址的保存效果要远远好于陆上。例如,沉没在水底的船只往往可以...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收藏.拍卖》2019年07期
收藏.拍卖

中国水下考古30年

华天龙号起重船在“南海Ⅰ号”打捞现场早在1960年,美国考古学家乔治·巴斯(George Bass)应邀对土耳其格里多亚角(Cape Gelidonya)海域的公元7世纪拜占庭时期沉船遗址进行调查和发掘,他开创性地以科学的考古方法应用于水下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被视为世界水下考古学发展史上的起点。至20世纪80年代,中国人在水下考古领域还是一片空白时,西方人已将一艘又一艘沉船找到,并打捞船内文物出水,甚至不少是中国古代沉船或装载大量的中国古代货物。而“南海Ⅰ号”的出现才为中国水下考古正式拉开序幕。800多年前在中国南海意外沉没了一艘南宋商船,当满载货物的商船沉到海底时便被淤泥迅速覆盖,连带着它所承载的人与事一同沉于茫茫大海。1987年,英国一家打捞公司通过查阅史料,发现一条名为莱茵堡号的沉船,沉没地点大致在广东的阳江和台山海域。为寻得宝藏,他们与中国政府合作,在相关部门的配合下一起开展作业。然而,打捞公司并未如愿找到他们梦寐以求的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收藏.拍卖》2019年07期
收藏.拍卖

从成果展一窥我国水下考古发展历程

水下考古学是以人类水下文化遗产为研究对象,对淹没于江河湖海下面的古代遗迹和遗物进行调查、勘测和发掘,运用考古学所特有的观点和研究方法作为认识问题的手段并使其发挥应有的作用。它是陆地田野考古向水域的延伸。由于其调查和发掘等均位于环境十分复杂的水下,使得其对设备和相关学科及其技术的要求更高、更广泛,往往会使用许多专门技术。梳理历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可知,水下考古类发掘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经历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的历程。从致远舰、“南海Ⅰ号”到江口沉银遗址,越来越多的水下考古发掘得到了学界的认可,同时吸引了公众的广泛关注。许多水下考古发掘成果通过展览的形式呈现给观众,有的重要遗址甚至就地建设博物馆进行永久性展示和保护。广东省博物馆近来举办的“大海道——‘南海I号’沉船与南宋海贸”和即将举办的“沉银重现——四川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就是两大重要水下考古发掘成果的集中展现,从中我们可以一窥中国水下考古近年来的发展历程和技术进步。年份199...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收藏.拍卖》2019年07期
收藏.拍卖

崔勇 与中国水下考古同成长

崔勇研究员、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水下考古,在很多人看来是神秘而“炫酷”的,但对从事了三十多年水下考古的崔勇看来,潜水、勘探、发掘,这些他早就习以为常。“中国水下考古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如果你压缩一下看似很有故事性,但其实我们每天都这样,在平凡中度过。”回忆起自己水下考古的经历,崔勇看似平静的脸上浮现着幸福感。他笑称自己是幸运的,赶上了好时代,从事着自己热爱的水下考古工作,而自己三十年青春,也见证了中国水下考古从蹒跚学步到全球领先的跨越历程。二十年捞一条船1987年,“南海Ⅰ号”被意外发现,当时被认为是宋元沉船,出水的200多件文物由广州救捞局转交给广东省博物馆的文物工作队。而崔勇则是当时参与接收这批文物的代表,也许那时候的他还不曾想到,自己由此与“南海Ⅰ号”结下不解之缘,与沉船打了三十多年交道。同年,为跟进“南海Ⅰ号”并发展中国自主水下考古力量,国家博物馆成立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召集了第一批学水下考古的11人,崔勇幸运地位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收藏.拍卖》2019年07期
收藏.拍卖

精粹

仅有三十多年发展史的中国水下考古事业,如今已呈现四海奔腾之势。这其中几个关键考古事件不容小觑,正是这一个个节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