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铸造工艺研究为银锭真伪鉴别提供科学依据

近年来,随着货币收藏热的不断高涨,银锭颇受青睐,在文化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量日益增大,成为人们收藏、研究等文化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古代白银货币银锭具有较高的价值,作为一种贵金属,白银本身具有价值,是人们财富贮藏的重要方式之一;同时,作为中国古代货币中的一个重要门类,银锭蕴含着各个时期丰富的政治、经济、技术和文化内涵,具有较高的历史、艺术和文化价值。$$     中国古代的白银货币大致始于唐代,那时的白银货币形制多样,有饼型、条型、船型等形状;宋金时期,货币职能进一步增加,逐渐用于国家和地方税收,主要形制是束腰平板型的银锭(也称铤);元代银锭基本继承了宋金银锭的形制,两端大多起翅明显,并且最早出现了“元宝”铭文;自明代起,宝翅(起翅)银锭成为主流形式,同时也有圆锭、槽锭、牌坊锭等多种形式,明朝中叶以后,银钱本位制逐步确立,白银取得价值尺度的地位,成为正式的流通货币,直至民国。古代白银货币在长期的流通和使用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东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首都博物馆论丛》2017年00期
首都博物馆论丛

馆藏明代“闸办银课”银锭刍议

明代政府因银矿的开采和煎炼而得到的收入,称为银课。由朝廷派出各级官吏管理银课的征收,即为闸办银课。作为税银,就要上缴国库,由于银矿远离京城,为便于解运,通常铸成一定重量的银锭,其中大锭一般为五十两一锭,这就是银课银锭。在首都博物馆收藏的明代银锭中,有八枚带“云南闸办银课五十两重”铭文字样的银锭。这批银锭1957年出土于北京右安门外明墓,据墓志文知墓主为成化年间的贵戚万贵夫妇,他们的女儿是宪宗宠妃万贵妃。墓中还出土了大量金、银、玉、铜、瓷等器物,(2)由此推断这些随葬银锭当是墓主生前所得宫内赏赐。银锭上铭文显示铸造年代在永乐十六年到宣德八年间。明初,太祖朱元璋对金银矿的开采持不支持态度,《明史·食货志》云:“太祖谓银场之弊,利于官者少,损于民者多,不可开。”并斥责“言利之臣,皆戕民之贼也”。(3)此后,成祖、仁、宣二帝皆承袭禁采之策。尽管此期间当权者禁采态度强硬,但政府对银课的征收却从未停止。事实上,洪武十九年(1386年)已开“...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中国钱币》2017年01期
中国钱币

《中国古代银锭科学研究》述评

前几年就听说中国钱币博物馆馆长周卫荣先生和他的助手在进行古代银锭相关课题的研究,这是一项相当浩大的工程。2016年年中去北京出差,顺道拜访中国钱币学会时就收到了周馆长赠送的由其本人与杨君、黄维合著的《中国古代银锭科学研究》一书。周馆长的课题研究主要针对古代银锭铸造技术的问题,而出版专著则并非将课题研究成果罗列出来那样简单,还必须解决古代白银使用、银锭出现和使用、古代银锭的保护和鉴定方法等诸多问题,要具备完整的理论性和系统性。所以,从课题研究到专著的呈现,是一个进阶的过程。周卫荣等先生将古代银锭铸造的研究成果在较短时间里化作一本理论创新的专著,让人敬佩。《中国古代银锭研究》一书,大致分为六章:绪论、古代白银货币概况、古代银锭的金属成分、古代银锭的铸造工艺、古代银锭的科学保护和古代银锭的科学鉴定。中国古代白银作为货币的使用到底开始于何时,目前学术界莫衷一是。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于将中国的货币史往前推进,所以,出现了“早在商周时期中国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收藏》2017年01期
收藏

浅议陕西银锭

■西银锭的形状偏于椭圆,由于表面备一个四方形的戳异,笔者对于陕西银锭的收藏一直比较关注,下面就结合陕槽的发现情况加以论述。有渡口之便利,相比于关中之间的“道路备极艰险”,那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就现今陕北银锭的发现情况而言,其品种与数量大都集中在陕北东部,如宜川、延川、葭州(今陕西佳县)等地其中宜川锭相对多些,葭州锭则甚为罕见;榆林、靖边、安定(今陕西子长)等地皆有银锭发现,但存世极罕。肃张掖)。当时的“陕西承宣布政使司”治辖范围很大,包括陕西、甘肃、宁夏等地区。是时,关中通往陕北的驿路官道主要是为了向这些戍边重镇输送军需物资。到了清代,由于北方平靖,这条驿路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军事作用,对其维护也就越来越少,尽管其仍旧继续作为关中与陕北的重要通道,但就商业意义而言,早已大不如前了。记,像一个凹槽,业内俗称“陕西圆槽银”,简称“陕槽”。由于是纯手工铸造,每枚银锭的重量几乎个个不同,自3两到分区域谈陕西银锭1?陕北,指陕西北部的榆林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收藏》2017年01期
《中国钱币》2016年02期
中国钱币

中国古代水坑银锭货币的科学鉴定

中国古代银锭是中国传统货币的独特品种,因其价值高、存世少,博物馆和收藏界都难得一见。近年来,由于收藏热潮的持续升温,银锭货币逐渐成为新的热点,银锭造假也日渐猖獗,各大钱币拍卖会、收藏品网站、古玩市场假银锭充斥,严重干扰了博物馆的银锭征集和社会收藏活动。其中,水坑银锭更是银锭造假的重灾区。水坑银锭是一类特殊“坑口”的银锭,过去鲜少受到关注。现在,司法鉴定、博物馆文物征集和民间收藏等都亟需水坑银锭的真伪鉴定服务,社会呼唤着对水坑银锭进行科学地研究和鉴定。一“水坑银锭”述略正如古代铜钱的坑口有干坑、水坑和半干坑等,中国银锭货币也偶有水坑的埋藏状态,只是总体水坑银锭的数量不大,以前并不受关注。近年来,尤其是张献忠沉船银锭的大量出水,民间伪造接踵而至,鱼目混珠,真伪莫辨,学界、藏界一时举足无措。由此,水坑银锭的真伪鉴定成为当代钱币学、文博界、收藏圈日益关注的焦点和难点。所谓“水坑银锭”,是指被埋藏或遗落在常年饱水环境中的古代银锭。银锭所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钱币》2016年04期
中国钱币

科学地研究中国古代银锭——读《中国古代银锭科学研究》

翻阅周卫荣、杨君、黄维撰写的《中国古代银锭科学研究》一书(科学出版社20丨6年4月出版),一个突出的感觉是此书内容别开生面,在充分了解传统方法的同时,注重了对银锭的科学、技术内容的考察,并在考察中大量地使用了科技方法。这是前人很少做或很难做到的。银锭的著述通常的写法一般是:罗列银锭的时代、形态、文字等,结合文献资料进行梳理考证,此书则在充分了解古代白银货币出土、前人所做研究的基础上,重点对古代银锭的制作工艺、成色、科学保护、鉴定辨伪,以及白银货币在明代成为完全货币的原因等方面做了深入的调研和分析^银锭制作是银锭研究的重要方面,涉及工艺、时代形态演变、特征辨识等诸多内容,以往这方面的文章极少,即使有少量文字也只是就银锭成品,望形生义而作的揣测之词,缺乏科学性、系统性、可靠性。周卫荣等先生则是做了大量的实证性工作,动手开炉从头制做银锭,在反复的实验中就银锭的铸范材料、铸范厚度、铸范预热,银液温度,银料纯度,以及银锭丝纹、蜂窝、滴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