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考古识旧物 汉阙展新颜

文化遗产在漫长的岁月中,经人类的使用、重建、损毁,脱离了当时的背景环境,以致其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湮灭、缺失。其原貌如何,仅凭借文献资料和遗产现状,无法全面了解。而考古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第一手材料,成为我们打开文化遗产宝库的一把钥匙。四川渠县汉阙保护规划编制中的收获,正能说明这一点。$$目前全国现存汉代石阙仅30余处,渠县以6处7座汉阙居全国之首,且保存最集中,整体保存状况最好,在考古学、历史学、建筑史和艺术史的相关研究方面具有重要价值。渠县汉阙早在建国初,即受到文物部门的重视,先后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长期以来,对渠县汉阙的认识,一直限于年代均为东汉时期、性质均为墓阙,除沈府君阙为双阙外,余皆仅存独阙。文物部门对渠县汉阙开展的多次专项保护研究工作,均是基于上述认识。$$但这些认识能否涵盖渠县汉阙完整的价值?汉阙所属的墓葬在哪?有没有神道?汉阙与墓主身份是否有关?墓葬设置有无规划?这些问题的答案,无论从遗产面貌本身,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星星》2017年01期
星星

汉阙铭文

此处无酒,我却沉醉不起一个个汉字,力透石背像尖利的鹰爪钩起猎物躯体即使已是收笔也是见血封喉的锋刃那指向天际的惊世撇捺是主人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7年01期
《四川文物》1988年03期
四川文物

成都汉阙刻石铭文考释

l 980年7月,在成都东 郊发现的作为明代墓中抵墓 门之用的两块有铭文的刻石 和部分镌有图案花饰、动物 浮雕的残石,实系东汉时期 墓阙遗物。这些雕画,对于 研究汉代的绘画和雕塑,提 -供了最原始、最真实的实物 。材料。而那三组年代不同、 内容丰富、书风各异的阙铭 (其中一阙石,镌有不同年 代的两组文字,这在汉阙铭 :刻的形式上,是别具一格 的),则对于研究我国汉代 i历史、风俗礼仪j特别是对 :!于矽『究我国书法艺术及其发 f展历史,具有珍贵的价值。 ÷i本文拟对此刻石铭文进行初 i步探讨。 ; 早存1 980年第2期《成都文物简讯))上,石湍的《成都东郊发现了汉阙刻石))一文曾对此文物进行过报道和介绍。·因文章只立脚于报道,其影响不大,至今没有引起国内有关专家的关注。 阙的起源甚早,可以推至我国春秋时期,有人认为可以溯于夏代。阙本是古代宫室大门前的高层建筑物,通常左右各一,因为两阙之间有空缺,所谓:“中间阙然为道也汐(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四川文物》1989年05期
四川文物

《成都郊区两块东汉墓阙铭文补说》之补

0 《四川文物》1989年 ” …。,^W,,‘ ● :!第一期刊登了胡顺利同志 i针对我于《四川文物》 ;1988年第三期上所发表 :的《成都汉阙刻石铭文考 :释》(以下简称《成释》) Z一文而作的《成都郊区两 ;块东汉墓阙铭文补说》 ;(以下简称《胡补》),读 X完《胡补》,我深羡胡顺 i利同志的精审,痛责自己 !的粗疏。服膺之余,我再 :捡旧稿,始又感《胡补》 ;臆断多于求真,今就所 !感,辨之如下。 :: 一、关于甲阙一一 t’ ’,、J。I I_ :。王君平阙”的名称问题 ; 在《成释》一文中, ;我不同意前人将1980年 :在成都东郊所发现的两块 :东汉墓阙,视着一对原阙 :石的看法,我以为“它们 !绝非是原配,而是各自失 ;去了配偶的独阙。”我的这 :一观点,《胡补》是同意 i的,但却对我的“甲阙的 !名称和乙觑的年代”提出 j了异议。 首先《胡补》以为我将“甲阙称为‘王君平阙一是犯了“隶定”的疏误的。他说:“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史研究动态》2014年03期
中国史研究动态

2013年“汉阙与秦汉文明学术研讨会”综述

2013年9月27—29日,由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中共渠县县委和县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汉阙与秦汉文明学术研讨会”,在“中国汉阙之乡”四川省渠县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著名高校、科研机构的40多名学者参加了研讨,并实地考察了汉阙遗存。本次研讨会是近年来汉阙研究领域规模最大的一次学术会议,共收到论文32篇。大体上可以分为三大类:渠县汉阙研究;渠县地域文化研究;汉阙综合性研究。一、渠县汉阙研究。中国人民大学王子今《论渠县汉阙骑乘画面》从交通方式中骑乘形式的角度考察渠县汉阙的相关遗存,进一步深化了我们对汉代交通史、信仰史及礼俗史的认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李毓芳《关于渠县汉阙与石刻的初步研究》注意到一些墓阙附近发现了少量石人、石蹲兽、石行兽等圆雕残件,呼吁通过田野考古工作,进一步究明汉阙石像生的种类、数量、分布情形。中国人民大学孙家洲则从个案研究的角度,对渠县汉阙石像生连行了研究。他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世界》2018年10期
散文诗世界

汉阙寻访记

“佻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阙”至迟出现于西周,定形并盛于汉代,汉代是“阙”的极盛时代,“汉阙”一词由此得名。中国现存汉阙45处,其中24处在四川省,它们被称为“中国最古老的地表建筑”,如同一些峨冠博带的老者,讲述着汉人的城市、建筑、生活、传说,甚至梦想的天国。大约一百年前的一个初春,法国探险家色伽兰与同伴法占行进在四川渠县县城到城外土溪乡的古驿道上,调皮的中国儿童骑在路边残破的石兽上,对这些高鼻深目的外国人指指点点,路边黄色的建筑物下,坐着不少身着长衫的中国人。色伽兰翻身下马,走到建筑面前,他2月初从京师出发,经过2个多月的跋涉,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汉代遗物——汉阙。此前,这位精通汉学的法国人曾在《金石录》与地方志中寻得汉阙的点滴资料,当2000多年前的汉代建筑出现在眼前时,色伽兰还是大为惊叹:沈府君阙的顶盖如同一座年久失修的屋檐,高挺的阙身上,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口衔玉璧下的绶带,直冲云霄,朱雀翩翩起舞,下面...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