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三门峡地区出土的汉代铜镜

中国铜镜有着悠久的历史。根据考古发现,中国铜镜最早是在黄河上游甘青地区的齐家文化中出现的(甘肃齐家坪、青海贵南)。据碳-14测定,齐家文化出土的铜镜年代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距今约4000年(游学华:《中国早期铜镜资料》,《考古与文物》1982年3期)。由此肇始,中国铜镜的发展历程走过了夏、商、周三代早期发展期,流行于春秋战国,鼎盛于两汉,度过三国两晋南北朝的低谷,最终在唐代达到极致的繁荣,五代及至宋金,逐渐走向衰落,到了明代,随着玻璃镜的盛行,铜镜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三门峡古称陕州,东有崤陵古道险关,西有曲沃之塞,南有干山屏障,北有黄河天险。纳汇青龙涧、苍龙涧两条河流,沿岸土地肥沃,自史前时期便是文明发祥地,历经后世各代,文化积淀丰厚,而铜镜作为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综合性载体,蕴含了大量的历史信息。$$自20世纪50年代,在三门峡地区田野考古中发掘出土了数以千计的铜镜。其中年代较早是1956年在上村岭虢国墓地出土的虺龙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黄河中下游地区汉至西晋模型明器研究

本文通过对黄河中下游地区汉至西晋墓葬出土模型明器资料进行系统梳理,按照模型明器功能分类,对代表性的模型明器进行类型学分析,找出器型演变规律。在类型学基础上,根据墓葬分布情况并结合历史地理将这一地区出土模型明器划分成关中、洛阳、郑州、南阳、豫北、冀中南、三门峡、晋南、鲁北、徐州鲁南、晋中北、陕北12个分区,对各分区中小型墓葬出土模型明器类型组合进行分期研究,归纳出各分区模型明器的区域文化特征。指出汉至西晋模型明器在使用上存在地域性差异,突出表现在模型明器出现时间的早晚、器类与组合的选择、组合变化的快慢、普及程度等方面,各分区历史文化、传统、经济等因素对地域文化的形成产生了很强的影响。总体看各分区模型明器的使用始终存在着频繁的文化互动,使各分区汉至西晋模型明器的器型组合逐渐趋于统一,这种趋同性越至晚期表现得愈加明显,地域因素逐渐减弱。在这一发展变化过程中,来自政治、思想和文化等大一统的影响力以及政权的交替等使得各分区模型明器不同发展...  (本文共3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汉墓出土陶灶研究

陶灶是两汉墓葬中最为常见的模型明器之一,全国各地的汉墓中均有大量的陶灶出土,笔者收录了全国各地一千五百余件陶灶的资料,对其进行较为系统的研究。本文在第一章对选题意义和研究方法作以阐述,并对陶灶的出土情况和研究现状加以回顾;第二章则是通过类型学对收录的陶灶进行对比和排列,并结合墓葬形制、与陶灶共存的陶器组合、铜钱和铜镜的特征对其出现时间和流行年代进行推断;在第三章中,通过对陶灶的分区,对各区流行灶类进行系统梳理,并根据陶灶的特征来分析各区相关的社会背景、民风习俗和宗教思想;第四章则是对陶灶在汉代的流行原因进行了分析,并初步得出是由大土地所有制的经济状况和祭灶思想的流行所造成的,在本章中对异型灶做了简单的探讨,此外本章还探讨了陶灶与合葬墓的关系,汉代的合葬制度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特别是同穴合葬的出现,同穴合葬既包括夫妇合葬,也包括多人合葬,而这些合葬墓基本出土一套灶具,说明了大家庭同居的生活方式。陶灶是以生活中的灶台为原型,融合了人们...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民族艺林》2019年01期
民族艺林

甘肃先秦铜镜研究

铜镜是以铜、锡(或含其他元素)合金制成的主要用作映照容貌的服饰类生活用具。考古资料显示,中国古代铜镜在战国中期才开始大量出现。故而对中国早期铜镜的研究,时间多限定在战国早期。而本文旨在通过铜镜论述作为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的甘肃,不仅具有中华民族早期重要的文化资源,还是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从而管窥甘肃先秦时期文化的源头性、开放性、多元性特色。故而将研究的时间定为秦之前。一、甘肃先秦铜镜的考古学资料据笔者掌握的资料来看,甘肃先秦铜镜的出土情况如下:1974—1975年,甘肃省考古研究所在广河县齐家坪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在M41发掘出1面铜镜[1],直径12厘米,厚0.3厘米,从器物本身来看,属于一次范模浇铸成型,钮部有锻饰痕迹,边缘规整光滑,器物通体有锈蚀斑迹,该铜镜现存于甘肃省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藏传为甘肃临夏出土铜镜1枚[2]。直径14.3、厚0.15厘米,镜面微凸。1983年3月在甘肃平凉收废站收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音》2019年01期
法音

佛塔出土铜镜及其来源

铜镜,不仅是古代民众梳妆照容的主要工具,也是佛教的重要法器。佛经中经常用铜镜做比喻,宣扬佛理;菩萨、梵天往往手持宝镜,以为法镜;僧人往往以圆镜、圆鉴等为法号,以示圆满;佛塔地宫、塔身更是出土不少铜镜实物,可见铜镜在佛教中发挥着重要的功用。铜镜与佛教的密切关系已被学者们发现并研究梳理。刘艺在探讨镜与中国传统文化时,分析了镜与原始宗教、道教、佛教的关系,并从实用、科仪与玄理三个方面探讨了铜镜在宗教中的应用[1]。扬之水[2]、王牧[3]研究了线刻画铜镜的内容和作用。作为佛教“供养七宝”之一的铜镜出现在佛塔之中,考古发掘资料不仅明确显示了铜镜的出土位置,并为其作用及来源提供了重要线索。一、佛塔出土铜镜的空间位置分类(一)塔基地宫出土铜镜舍利塔塔基地宫往往会瘗藏佛舍利,同时有佛教法器及各种供养器,铜镜是较为常见供养器之一。目前考古发现较早的舍利塔塔基是北魏时期,石函中出土舍利、七宝、铜镜碎片等[4]。一直到明清时期,塔基地宫中还有铜镜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音》2019年01期
《东方收藏》2019年05期
东方收藏

古代铜镜赏

中国古代铜镜以“刻画之精巧,文字之瑰奇,辞旨之温雅,一器而三善备焉”(罗振玉《古镜图录》),历来为世人所珍视。同时铜镜因以其装饰纹饰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横亘中华民族文明史,故在国内各博物馆馆藏文物中,铜镜占有重要地位。溧阳市博物馆系江苏省溧阳市内综合性博物馆,馆藏四千余件文物中亦有相当数量的铜镜收藏,笔者撷取该馆部分有代表性铜镜藏品作以简要介绍,以飨读者。■图1西汉“日有熹”连弧纹镜为连弧纹,外区有三十三字铭文,顺时针读作:“日有熹,月有富,乐毋有事,宜酒食,居而必安,毋忧患,竽瑟侍兮,心志高,乐已茂兮,固常然。”西汉自文景以来,国家富足,“公卿大夫以下争于奢侈”(《汉书·食货志》),上层社会之间彼此崇拜华丽,“世俗奢僭图极,靡有厌足……或乃奢侈逸豫,务广第宅,治园池,多畜奴婢,被服绮縠,设钟鼓,备女乐”(《汉书·成帝纪》)。这段铜镜铭文的内容,也正是当时汉代人希望安乐、向往富贵生活的内心真实写照。东汉四神画像镜(图2),直径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19年10期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

中国铜镜起源初探

1关于铜镜起源问题的一般研究情况由于中国铜镜在古代,主要是作为照面的日常用品,所以大多数学者都是从铜镜的“成像”功能出发进行逻辑推理,进而产生了以下几种铜镜起源说。第一,考古大家梁上椿先生的铜镜源于铜鉴说。他认为古人最初以静止的水面照面,后来用盆、鉴等容器盛水照面,最后发展为无水的光鉴照面。此后光鉴进一步发展演化成照面专用的铜镜。考古大师郭沫若先生也坚持此说。第二,岳慎礼先生的铜镜起源于阳燧说。他认为古人是先发明了集光取火的工具阳燧,后来阳燧才演化成照面用的铜镜。第三,何堂坤先生提出,古代铜镜受刀、斧、铜泡等会表面光滑会反光的金属器的启发,最后发明了铜镜。上述说法虽然各不相同,但有两个共同点是值得注意的。其一,各家说法归根结底都坚持铜镜起源于中原本土。其二,在古代铜镜的用途上,都限于铜镜在后世普及之后的照面功能。然而,程建在《试论中国铜镜的起源和早期映照方式》一文中指出:“应照方式和铜镜源流式的历史并不是同步的。铜镜只是映照方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