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抵押权的效力

抵押物是担保债权实现的,因此在主债权没有得到全部清偿之前,抵押权的效力及于整个抵押物。抵押物被分割或者部分转让的,抵押权人可以就分割或者转让后的抵押物行使抵押权。主债权被分割或者部分转让的,各债权人可以就其享有的债权份额行使抵押权。主债务被分割或者部分转让的,抵押人仍以其抵押物担保数个债务人履行债务。但是,第三人提供抵押的,债权人许可债务人转让债务未经抵押人书面同意的,抵押人对未经其同意转让的债务,不再承担担保责任。抵押人的行为足以使抵押物价值减少的,抵押权人有权要求抵押人停止其行为。抵押物价值减少时,抵押权人有权要求抵押人恢复抵押物的价值,或者提供与减少的价值相应的担保。抵押权人请求抵押人恢复原状或提供担保遭到拒绝时,抵押权人可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请求提前行使抵押权。但是,抵押人对抵押物价值减少无过错的,抵押权人只能在抵押人因损害而得到的赔偿范围内要求提供担保。抵押物价值未减少的部分,仍作为债权的担保。$$抵押物因附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求是学刊》2015年04期
求是学刊

论抵押物转让的《物权法》适用——《物权法》第191条之再思考

一、《物权法》第191条的适用范围《物权法》第191条1适用范围究竟如何,学界主要有三种学术观点。(1)动产不动产一体适用说。该观点认为,第191条适用于抵押财产转让的全部情形。“《物权法》第191条第2款没有特别说明,因此也就应该适用于动产抵押与不动产抵押。尽管《物权法》第189条第2款的规定构成了第191条第2款的一个例外,但是并不能因此就认为第191条第2款就仅适用于不动产抵押。”[1](2)不动产与动产均适用,但动产抵押有限适用说。该说采取了相对折中的意见,根据《物权法》第191条之规定:“抵押物转让无效应仅是针对已抵押登记中抵押物的转让而言的,是登记对抗效力的体现,抵押物的受让人即属于因登记可对抗的第三人范畴。对未办理登记的抵押,抵押权的成立因不具有公示性,不能对抗第三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的抵押物转让则应属有效。”[2](P384)(3)1《物权法》第191条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财产的,应当将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房地产》2006年11期
中国房地产

抵押权对不动产抵押物从物及从权利的效力

一、抵押权对不动产抵押物从物的效力从不动产抵押权讲,不动产抵押物的从物是指已设立抵押权的不动产标的物的从物。不动产抵押物的从物,不能仅从静态上评价,而要从动态上观察。不动产抵押物的从物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在抵押权设立之时,该标的物就已经构成不动产抵押物的从物,笔者称之为原始从物;一种是在抵押权设立之时,标的物的从物并不存在(即当时不能构成不动产抵押物的从物),而是在抵押物设立之后的若干时期内新增加的从物,故称之为新增从物。笔者认为,依原始从物和新增从物的不同性质,不动产抵押权及于该从物的效力是不同的。(一)抵押权的效力应及于不动产抵押物的原始从物1.不动产抵押物的原始从物的概念不动产抵押物的原始从物是指在设立抵押权之前,该从物已建成并从属于不动产抵押物的主物。从时间上看,其有两种情况:一是该不动产主物与其从物一并建成投入使用;二是该不动产主物建成时并无从物,之后因功能需要扩建,但在设立抵押权之前,其已与不动产主物一并建成投入使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动产抵押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的第三人范围研究

动产抵押制度在现代社会中的运用愈来愈广泛。我国《担保法》、《物权法》对于动产抵押制度也均有规定。我国动产抵押制度的建立主要是借鉴了日本以及台湾地区的相关立法,采取动产抵押登记对抗主义,登记不再是抵押权生效的要件,而是对抗第三人的要件。我国《物权法》规定了动产抵押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但是关于善意第三人范围,无论立法或者学界都未有明确定论。本文试图通过对善意第三人中善意进行分析判断,并且对第三人具体类型进行列举分析,以期能够明确此处善意第三人的范围。本文第一部分对两大法系动产抵押制度的发展进行了简要的介绍。动产抵押制度最早发源于古罗马,而由于缺乏公示而一度被废止。之后在大陆法系国家(地区),虽然也存在动产抵押制度,但是由于物权法定原则的限制,其发展空间不大。而在英美法系,动产抵押制度发展未受到太多阻碍。尤其是美国《统一商法典》的制定,更是对各种动产担保制度进行统一规范,值得借鉴。第二部分分析了动产抵押登记的性质,以及未经登...  (本文共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4期
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韩不动产抵押制度比较研究

抵押权是担保物权中最为主要的、亦是被支配标的物价值较大的一种担保物权。在经济生活的融资、价值投资等方面都涉及到抵押权制度。中韩两国都是大陆法系国家,同时两国的担保物权制度都采取类似的立法模式,且对物权行为理论亦有相似之处。本文通过对中韩不动产抵押权的成立和抵押权的效力问题进行比较,从中发现两国抵押权制度的异同,为将来中韩两国担保制度的互相借鉴提供前期研究信息。一、抵押权设定合同(一)中国1.合同的性质有关物权行为在理论上的争议与抵押合同的法律性质有直接的关联。物权行为的肯定论者认为,《担保法》第41条关于“抵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意味着抵押合同不能在成立时起生效,它必须与登记结合时才产生效力,而且是直接产生抵押权,这个过程始终没有产生过合同对当事人双方的约束力,也即没有债的关系存在。那么,抵押合同的性质究竟应该是什么呢?严格地按照其产生的法律效果看,我们认为将其解释为物权行为是很恰当的,它正好符合物权行为的最经典的描述,由物权...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东北财经大学学报》2014年04期
东北财经大学学报

论预购商品房抵押权预告登记的效力——兼论银行预购商品房个人住房贷款的风险防范

个人住房贷款是商业银行资产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预购房个人住房贷款业务以个人预购的商品房作为抵押物向银行借款购买房屋,既满足了购房者购买房屋的资金需求,又有利于开发商回笼资金继续进行建设投资,因而该贷款业务已经成为商业银行一项重要的个人住房贷款业务。该业务中涉及预购商品房抵押权预告登记,其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第二十条。但是由于法律规定的不完善,导致法律实务中对银行在办理正式抵押登记前对抵押权预告登记的房屋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认定不一致,不仅造成司法认定方面的混乱,也给银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业务带来巨大的风险。当下,房地产市场转冷,为数不少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出现了资金链紧张的情况,导致不能按时交房的可能性增加,更加剧了银行在预购商品房抵押贷款业务上的风险。本文拟在现行法律的视野下探讨预购商品房抵押权预告登记的效力,进而分析商业银行在这一问题上的风险防范之策。一、预购商品房抵押权相关法律制度回溯预购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