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牛和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赶超国际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干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承担并主持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牛和人类胚胎于细胞的研究”,经过科研人员近10年的艰苦研究和探索,终于取得重大收获。8月17日,这项成果在陕西杨凌通过了由国家教育部组织的成果鉴定,来自国内干细胞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一致认为该项成果整体上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其中部分研究成果在国际上属于开创性研究。$$早在1993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著名胚胎工程专家、博士生导师窦忠英教授主持下就开展了家畜和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也是我国最早开展牛胚胎干细胞研究的单位。1995年,他们在国内首次分离克隆出牛胚胎干细胞;1999年将源于牛早期胚胎内细胞团的牛类ES细胞最高传6代;2000年将源于牛原始生殖细胞的胚胎干细胞最高传15代,均为国内最高代数。经形态观察、AKP染色、体外分化实验、核型分析等方法检测,表明分离克隆的该类细胞具有牛ES细胞的特性。该类细胞可冷冻复苏保存。体外分化实验得到上皮样细胞、软骨样细胞、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物教学》2004年Z1期
中学生物教学

美国科学家发现阻止人类胚胎干细胞分化的物质

美国科学家日前发现 ,貌不惊人的海螺体内含有的一种化合物可阻止人类胚胎干细胞分化为成熟细胞。这一发现有助于科学家控制干细胞的分化时机 ,为干细胞疗法的临床应用带来了希望。据《自然》杂志网站 2 3日报道 ,美国洛克菲勒大学的科学家从海螺体内提取了一种名为BIO的化合物。在将该化合物注入人类胚胎干细胞后 ,干细胞的分化便停止了。研究人员称 ,BIO很可能是激活了胚胎干细胞中一种叫作“Wnt通道”的蛋白质信号 ,这种信号参与细胞的发育过程。此前曾有科学家报告 ,“Wnt通道”可阻止造血干细胞的分化。人类胚胎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5年02期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论人类胚胎干细胞技术专利保护之利益平衡

随着人类胚胎干细胞技术的迅速发展及其在再生医学中巨大的市场价值,社会各界从伦理道德等方面就该项技术是否应授予专利权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这些争论背后实则是不同利益追求之间的博弈,而利益的内涵则是多样化的,从性质上可分为财产利益和精神利益;从主体上可分为个人利益、社会利益、国家利益等[1]。利益性质的二元结构和利益主体的多元化,使人类胚胎干细胞技术的专利保护在不同主体之间的利益冲突复杂化。本文此处旨在通过比较研究和历史研究等方法,分析各方利益冲突的起因,并设计合理的制度规范,以平衡各方利益,为人类胚胎干细胞技术的专利保护提供理论支持和制度建议。一、个人与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平衡个人利益与社会公众利益亦可称为专利权人和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这对利益既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专利制度使专利权人对技术获得一定的垄断权,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新技术的传播和应用,但也正是专利制度才得以更好地激发人们的创造热情,从而实现技术的快速进步,使社会公众在社会发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辽宁医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4期
辽宁医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法律监管探究

随着生物技术的飞速发展,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成为当今世界最前沿的科学研究之一,因其有着巨大的医疗和经济价值,引起了各国极大的关注。但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一直存有伦理争议,原因在于提取胚胎干细胞必须对胚胎进行破坏,因而需要在伦理规范的指导下,构建相关的法律规范,科学地规制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一、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价值人类胚胎干细胞(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简称HESC),是人类早期胚胎或原始性腺中分离出来的一类细胞,它具有体外培养无限增殖、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的特性。当受精卵分裂发育成囊胚时,内层细胞团(Inner Cell Mass)的细胞即为胚胎干细胞,它是一种重要的细胞资源。[1]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最大应用价值体现在医学方面,其在临床医学、组织工程、克隆动物、转基因工程等领域有着重要的价值。首先,人类胚胎干细胞可以进行细胞移植治疗,一切丧失正常细胞的疾病,都可以通过移植由胚胎干细胞分化而来的特定组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学新闻》2002年04期
科学新闻

德国在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和伦理之间寻求平衡

德国有关基因技术的讨论,主要集中在能否放开对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限制,尽管德国是开创现代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的国家之一,但由于法律、宗教和历史等诸多原因,在胚胎干细胞研究这一敏感问题上,它不得不采取谨慎的态度,并极力在胚胎干细胞研究和伦理之间寻找平衡。 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在德国面对的反对压力是相当大的,1991年,德国就颁布了《胚胎保护法》,严格禁止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以及克隆胚胎干细胞。在基督教传统深厚的德国,比较普遍的观点是人的生命从受精卵开始,胚胎研究是“不人道”的行为。纳粹德国在二战时期进行的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当今德国人的观念,据一项调查显示,约三分之二的德国人反对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即使在科学界,不少德国科学家对胚胎干细胞研究一也持谨慎态度。 考虑到这些情况,施罗德总理采取了谨慎的做法,成立了德国国家伦理委员会,其主要任务是研究随基因科学的进展而产生的人类道德问题,并区别生物技术与基因技术之间的界线。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伦理学研究》2012年01期
伦理学研究

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伦理观分析

人类医学发展史上总是充斥着伦理争议。在中世纪,一些人认为解剖尸体以供医学教学使用的行为应受到谴责,因为这是对尸体的亵渎[1]。若干世纪后,又有一些宗教领袖认为接种天花疫苗对抗死亡是对上帝意愿的干涉[2]。不可避免地,当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走入人们的视野,对其伦理争议也随之而来。事实上,围绕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伦理争议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但由于哲学、神学并没有成功地定义“神的意愿”的结束点和“科学家研究自由”的起始点,自然科学也没能回答“生命从何时开始”的问题,这个争论一直没有停息,始终处于模糊不清的状态。本文试图详细解析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争议的本质与各种观点,并通过对我国民众伦理观念的分析,为构建适合我国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法律规制体系提供理论基础。一、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争议的本质围绕着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伦理争议,并不是因为胚胎干细胞研究本身有何争议,而是因为胚胎干细胞的提取是以摧毁胚胎为前提,而胚胎作为人类生命的早期...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