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北地区加快生态环境保护步伐

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和有关专家指出,盘点“十五”,5大类40多项数量指标基本实现,但耕地保有量、污染物排放量、研发投入比、高中入学率等4项指标却没能完成。这些“十五”没有完成的任务凸显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协调。改变粗放型经济增长模式、增强发展的协调性成为了“十一五”期间的重要任务。西北地区的生态环境对全国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其冰川资源是长江、黄河两大流域的源头。因此,生态环境保护成为了西北地区大开发中的一项基础战略。$$“环保公路”在西北大地延伸$$所谓“环保公路”,就是通过科学规划、优化设计和改善施工方式,最大限度地减少公路建设对土地等资源的占用,防止建设、施工、运营对生态、环境、文物资源的破坏,优化、美化交通环境。西安新建成了80公里长的西安绕城高速公路,绿化面积超过了1700公顷。这条绿化带,每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1.9万吨,释放氧气1.4万吨,成为了不可缺少的城市“绿肺”。在陕西省,全省干线公路绿化率已达80%,支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环境经济》2019年18期
环境经济

全面推进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改革

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改革意义重大,呼应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时代要求,是解决生态环境保护执法困境的现实需要。2018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对建设美丽中国、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具有重大意义。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改革的缘起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改革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要求,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一方面,生态环境保护执法面临诸多现实困境,亟须实施综合行政执法改革。执法主体权责不清。长期以来,我国行政管理体制条块分割,导致对同一行政事项同时存在横向和纵向的多头管理情形,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问题尤为典型。从生态环保领域的执法现状看,执法事项散落于农业、国土、海洋、林业、水利等部门。如水污染防治,“地表水”执法由环保部门负责,而“地下水”执法国土和水利部门还存有争议;再如,“岸上”的污染源执法由环保部门负责,而“水上...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环境与可持续发展》2019年05期
环境与可持续发展

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设计与进展

1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的背景长江生态环境问题突出,保护修复形势严峻。近年来,随着“水十条”、黑臭水体整治、“清废”行动、“绿盾”行动、饮用水源地保护等工作的全面实施,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已初见成效。2018年长江流域Ⅲ类及优于Ⅲ类断面达到了87. 5%,其中干流达到100%,总体水质状况优良;主要支流污染较为严重,超过Ⅲ类的比例为14. 2%,其中劣V类比例达到2%[1]。随着磷矿采选与磷化工产业的快速发展,总磷污染问题日益突出,2017年云南、贵州和四川等省的国控断面(河流)总磷超过Ⅲ类的比例分别为26. 9%、20. 8%和18. 7%,湖南、重庆和云南等省市的国控断面(湖库)总磷超过Ⅲ类的比例分别为81. 0%、75. 0%和72. 7%,沱江、乌江和岷江流域国控断面总磷超过Ⅲ类的比例分别为64. 3%、40. 7%和27. 4%,总磷已经成为长江首要超标污染因子[2-4]。长江干支流十万多闸坝鳞次栉比,时刻影响着长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乡村科技》2019年27期
乡村科技

我国村镇生态环境保护研究

1我国村镇生态环境现状保护村庄和城镇的生态环境不仅直接影响当代人的生存与发展,而且影响后代人的生存与发展,因而其在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可持续发展中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但是,之前为了发展经济,我国的生态环境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其中我国农村生态环境存在的主要问题如下。①我国耕地面积少,而且人们不注重对土地的保护,一直索取、一直利用,导致耕地质量不断降低。同时,我国受水土流失、土地荒漠化、土地沙化、土地盐碱化等自然灾害的影响,导致荒废土地面积增多,致使农村土地利用不合理。②我国村镇居民生活所产生的废弃物数量多、成分比较复杂,而且利用率极低,经过长期的堆积和露天堆放,致使生态环境严重恶化。③我国村镇居民生产生活污水的处理方式不正确,导致河道堵塞、河水污染,现在得不到有效的治理,长期难以控制。④森林和草场资源受自然和人为因素影响较大,如病虫害、风蚀沙化、不合理的开垦、投入少以及管理方式不合理等,使得森林覆盖率很低,草场资源退化严重。⑤农田经常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旗帜》2019年10期
旗帜

把新时代生态环境保护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生态环境保护事业从萌芽起步到蓬勃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遵循发展规律、顺应人民期待、彰显执政担当,将建设生态文明融入治国理政宏伟蓝图,谋划开展了一系列具有根本性、长远性、开创性的工作,推动我国生态环境保护从实践到认识发生历史性、转折性、全局性变化。战略部署不断加强,战略地位持续提升。70年来,我国先后召开八次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会议),党中央、国务院对生态环境保护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从保护环境确立为基本国策,到可持续发展确立为国家战略,到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再到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生态环境保护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不断提升。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形成并确立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建设美丽中国成为我们党的奋斗目标。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生态文明建设是其中一位;在新时代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旗帜》2019年10期
《城市规划通讯》2019年13期
城市规划通讯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印发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规定》)。首次以党内法规形式,明确督察制度框架、程序规范、权限责任等,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强化督察权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坚定意志和坚强决心,将为依法推动督察向纵深发展、不断夯实生态文明建设政治责任、建设美丽中国发挥重要保障作用。《规定》自2019年6月6日起施行。《规定》分为总则、组织机构和人员、对象和内容、程序和权限、纪律和责任、附则等六章。主要内容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确立督察的基本制度框架。《督察规定》明确实行中央和省级两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体制,明确中央建立督察工作领导小组。在督察类型上,包括例行督察、专项督察和“回头看”,中央主要对全国各省(区、市)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