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任鸣不愿克隆“人艺风格”

在此次纪念演出中,全部由人艺的生力军出演的《日出》格外引人注目。$$谈到重排《日出》,导演任鸣在接受采访时说的最多的是“现代感”这个词。他说:“我不想把这个戏局限在一个时代,我对‘形式’不感兴趣,而对‘解释人’感兴趣。这次排《日出》我不认为我有多少创新,我只是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解释这些人物。重要的一点是我要忠实于曹禺先生的原著。台词、人物关系全都不动。我可能往下‘拿’,但从不添,我认为曹禺先生是第一位的,第二位才是现代的、艺术的。应该尊重原著的精神和戏剧内涵。我们只是把台词变得更加口语化一些。我们不是在排古董,而是让观众看到现代人的影子。曹禺先生在30年代写的剧本中的许多问题至今仍没有解决,所以这就引起我们的思考,现代感是指从现代人的角度去思考,而这种思考是要表现在舞台上的。”$$记者在排练场地的确看到一些现代感很强的服装、道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高中生之友》2017年18期
高中生之友

话剧篇:未到日出时

她既是天真可爱的竹均,也是沉溺于上层社会名利场中的白露。她清楚这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的黑暗与腐烂,但当被虚名与吹捧麻醉了神经时,她默然地选择了接受与融人。纵使方达生的出现唤醒了她内心深处的那份简单与纯真,但面对这个“地狱般黑暗的囚笼”,她终无力反抗。“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音乐学院
上海音乐学院

浅析音乐会版歌剧《日出》中方达生的角色塑造与演唱技法

由曹禺创作的四幕话剧《日出》是中国近现代话剧舞台长演不衰的话剧巨作之一。2017年6月13至14日,由曹晓雯导演、金复载作曲的音乐会版歌剧《日出》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首演,剧中所有的角色均由上海音乐学院青年歌剧团成员担任。本文以音乐会版歌剧《日出》中方达生的角色塑造与演唱技法为研究对象。首先,通过对于创作者的艺术风格、歌剧《日出》的创作背景、音乐语言特征等方面的阐述,把握歌剧《日出》的整体艺术特征;然后,聚焦于方达生这一角色在剧中的角色塑造以及多样的音乐语言表达方式;其后,以方达生的咏叹调《为什么破碎的总是美丽》为分析对象,管窥其创作风格,并结合自身的演唱实践对该唱段中的演唱技巧进行剖析;最后,以笔者的实践体验为基础,对方达生角色塑造的价值加以概括总结。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鹃花》2006年12期
鹃花

焚心似火

介晓涵是个让人惊艳的女子,一如她母亲当年。晓汤二十岁时,母亲拉老她的手,一字一字说:晓涵,从此以后.你要练就一双火眼金晴,什么都是小事,自己的终身是大事.找个好男人才是女人终生的事业。这样的话从母亲嘴里说出来不是没有缘故的。母亲年轻美貌时喜欢了英俊风流的父亲,父亲用自己的风流让母亲吃尽了苦头,漫长的二十年,留在晓涵脑海中的男人形象是父亲的招蜂引蝶。她恨那些有若一副好皮囊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是女人的毒药。所以.她冷静若清醛若.因为绝不要步母亲的后尘,一个人守青灯的日子是冷下去的油,那种腻和清冷,只有母亲世得吧?上到大三.宿舍里惟一没有男友的女孩子就是她,她冷艳若一张脸,把自己的心事一寸寸地t,校园里的梧桐树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她面前的男子一个个退去,到最后只剩下一个方达生。方达生是那样平常的男生,平常的人平常的貌,家亦是农村出来的。吃饭总是去最便宜的窗口,但他细心,晓涵每次来,他一定会推开门,等她过去他才进,对别的女生,他亦是那样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鹃花》2006年12期
《劳动保障世界(理论版)》2013年07期
劳动保障世界(理论版)

对白的张力——看曹禺《日出》第一幕中陈白露与方达生之对白

台词,是话剧作品的灵魂所在。创作话剧,关键就在于编织好剧中演员的对白,通过它来充分体现话剧的艺术魅力。正如英国戏剧家威廉·阿契尔所说:“每一句对话,如果真正是戏剧性的,就必须对重要人物命运的过去、现状和前景表示某种态度。而糟糕的对话是,在其中我们感觉不到它和重要人物命运的联系。”严格地说,话剧舞台上人物之间的对话,是推进剧情的主要手段。台词必须显示戏剧的历史背景,暗示人物关系,勾连戏剧的矛盾,规定情节之走向。在曹禺先生的剧作《日出》第一幕中陈白露与方达生之间的对白,在看似平静的对话中,可谓是暗藏玄机,两人之间的情感对碰也是时而温情脉脉,时而波涛汹涌。陈白露和方达生,两人曾经是一对恋人并生有一个孩子。孩子死了,陈白露对于爱情的梦幻也醒了。她发现平淡的家庭生活并不像之前想象的那么美好,于是她离开了方达生,外出闯荡,成为有名的交际花,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在话剧的开始,方达生来到陈白露生活的城市,他企图通过自己的言行,感化陈白露,并把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剧本》2013年01期
剧本

日出

2013.1时间:20世纪30年代。地点:南方都市。人物:陈白露——交际花,当红舞女。隔夜茶——皇后酒店茶房。方达生——陈白露前男友,记者。夜来香——老舞女,曾红极一时。张乔治——安琪儿舞厅老板。潘月亭——大丰银行经理。顾八奶奶——富婆寡妇。胡四——顾八奶奶面首。小东西——流落城市的乡下姑娘。男女舞客,时髦女郎,童年方达生、陈白露,车夫,姑娘们,担潲水的,卖杂货的,唱莲花落的等。序〔幕启。〔暮春。夜。闹市十字金街。〔帮腔:“夜色撩人,十字街头歌舞声。半是沉醉半是醒,半入江风半入云。”〔远处,舞台左边是安琪儿舞厅灯饰,右边是冠生园月饼、三六九火锅店等灯光招牌,其间插有美丽牌香烟等广告。鲜牛奶的霓虹灯广告,异峰突起耸立夜空。〔画外音:“国货精品,中国民族品牌华生电扇……华盛是唯一完备的百货公司……”〔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与喧闹中,八个梳着欧派风格——如海浪、如山峦卷发的时髦女郎,穿着新式开叉旗袍和各色高跟鞋,款款走来,美丽撩人。她们走到...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剧本》2013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