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盛名与危机中的大麦地岩画

1989年4月10日,我和弟弟开着吉普车千辛万苦来到大麦地考察岩画。大麦地地处卫宁北山的腹地,地质结构属于晚古生代碎屑岩组成东西走向的紧密线形褶皱构造,与相邻的贺兰山走向恰好相反。大麦地海拔1400至1600米,相对高差200至300米,山不太高,但雄伟壮观。由于地质上的特殊构造,站在大麦地的东南侧高地上远眺大麦地,看起来如同大海涌来波涛一般,高低起伏,层层叠叠,十分壮观,而岩画就制作在波涛汹涌的“浪尖”上,一层层山石因此显得分外耀眼又激荡人心。卫宁北山东西长50公里,南北宽20至30公里,北坡平缓,南坡基岩裸露,因此许多岩石层面与节理面成为古代游牧先民制作岩画的理想画板和“纸张”。这里属于荒漠丘陵区,沙地上长着稀稀拉拉的骆驼蓬、黑柴、莎莎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绿色生命。如此荒凉之地却开出了令人想象不到的艳丽岩画之花,真是人间的一大奇迹。 $$ 15平方公里的大麦地岩画约有数千幅、上万个个体形象,有大到10米的鸿篇巨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哀牢山北部地区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实证研究——以双柏县大麦地镇为例

一、引言当前,促进民族地区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关键在于提高乡村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2015年4月,国务院颁布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针对乡村教师“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的现实问题,提出了“统筹计划、资源倾斜、务实求效、建立机制”的原则,在党和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与领导下,民族地区的基础教育在办学条件及其经费投入上获得了很大的发展,取得了突出的好成绩,但在教师队伍建设上仍然面临诸多问题。基于我国的多民族国情,从民族地区的视角对乡村教师队伍状况展开调查研究,并提供可行的乡村教师培养机制改革与创新方案,有利于促进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对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素质要求与专业结构的协调发展,也有利于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的进步事业。促进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是提高乡村基础教育质量与水平的关键,这一观点已成为人们的普遍共识,诸多学者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相关问题给予了广泛关注。关于“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概念,李尚卫、...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作文成功之路(中)》2017年07期
作文成功之路(中)

绽放在黑暗里的光芒——读《青铜葵花》有感

《青铜葵花》是中国著名的儿童作家曹文轩所创作的作品,故事的主题是处于苦难中的儿童的成长历程。当时是处于特殊的时代,虽然葵花失去了亲人,孤苦伶仃地在农村生活,但是在这篇土地上充分满目温暖,青铜一家人就是文化的赋予者。青铜一致都照顾着葵花,美好人性从中体现出来。一、《青铜葵花》的故事梗概葵花是一名城市女孩,3岁的时候是失去了母亲,不仅就随着自己的父亲下乡到五七干校。在干校附近有一个村庄叫“大麦地”,村庄力住着一个男孩名字叫青铜,这个小男孩不会说话,自己在村子里非常的孤单。葵花的父亲意外死亡了,使她成为了孤儿。青铜一家人领养了葵花,青铜和葵花这对兄妹同在大麦村生活和成长。青铜一家人在抚养葵花的过程中,可谓是无微不至的,青铜更是奉献了许多。由于家庭苦难,只能让一个孩子上学,青铜放弃了上学,让葵花上学了。在那个时代,能照相是非常奢侈的事情,为了让葵花照相,青铜将自己的芦花鞋卖掉了,这里的冬天非常寒冷,青铜虽然冻脚,但是心里却是快乐的。葵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金沙江文艺》2017年03期
金沙江文艺

河流淌过阳光和大地

题记:千年查姆故地、云南楚雄彝族自阳光大盆大盆舀起,从天上不断倾倒而下。治州双柏县大麦地镇,位于滇西哀牢山深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双柏县,大麦地镇,处,一条名叫绿汁江的河流从这里蜿蜒流镇政府院子里,几幢房屋的墙面上,树上,过。这是一片古老的彝族聚居区,最早出车身上,人的脊背甚至额头上,水泥地上,版、并译成多种文字的彝族创世史诗《查满世界一片亮花花的,闪得人睁不开眼。与姆》的彝文经典版本就流传于大麦地的彝族光一起从各样物事上反射过来的还有一股热毕摩中。1958年,云南民族民间文学楚雄哄哄的气,人站在地上,身上很快地就发下调查队发现的《查姆》就是由大麦地的施学汗来,腋下的衣服很快湿了。远处吹过来的生毕摩翻译的,以后经多名有识之士李文、风热哄哄的。三月末的天气,却若七八月的李志远、郭思久、陶学良整理,先后出版的酷暑。当日高温三十多度。《查姆》,其主要依据也是施学生翻译的这个绿水。直到在上午明晃晃的阳光下,看版本。2008年6月,查姆经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剑南文学(上半月)》2016年05期
剑南文学(上半月)

日落大麦地

1大麦地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不是由太古界的混合岩和花岗岩所构成的缓慢延展的山体变化而成的宇宙景观,也不是地质历史上著名的加里东运动沉积的灰绿色岩层展示出来的厚重与深刻,而是刻凿在大地之脊的岩画。这就是大麦地岩画。它们一般是旧石器时代末新石器时代初人类原始思维出神入化的作品。集中体现了狩猎和游牧两种存在方式和经济形态。可以肯定的是,远古时代的大麦地,是一个草木茂盛、生态环境良好、食物链相对完整的地方。在大麦地,我想起了大地湾文化和仰韶彩陶文化,它们或许有一种相互的影响和渗透。在大的时空范围内,它们不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作品,而是多个民族在上万年的时间形成的历史,它始终凝聚着自己独特的视角。我似乎看到了岩画的创作者。他们是古代社会创造伟大文化工程的无名氏,他们是远古岁月中自身历史的直接经历和记录者。他们在美丽的创造中诉说着生存的艰辛。日积月累的结果是,历史不断以新的面貌出现。虽然他们知道,生命是短暂的,但他们也许更清楚,他们的作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苑(西部散文)》2013年11期
文苑(西部散文)

日落大麦地

1大麦地给我留下的深刻影响,不是由太古界的混合岩和花岗岩构成的缓慢延展的山体变化而成的宇宙景观,也不是地质历史上著名的加里东运动沉积的灰绿色岩层展示出来的厚重与深刻,而是刻凿在大地之脊的岩画。这就是大麦地岩画。它们一般是旧石器时代末新石器时代初人类原始思维出神入化的作品,集中体现了狩猎和游牧两种存在方式和经济形态。可以肯定的是,远古时代的大麦地,是一个草木茂盛、生态环境良好、食物链相对完整的地方。在大麦地,我想起了大地湾文化和仰韶彩陶文化,它们或许有一种相互的影响和渗透。在大的时空范围内,它们不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作品,而是多个民族在上万年的时间里形成的历史,它始终凝聚着自己独特的视角。我似乎看到了岩画的创作者。他们是古代社会创造伟大文化工程的无名氏,他们是远古岁月中自身历史的直接经历和记录者。他们在美丽的创造中诉说着生存的艰辛。日积月累的结果是,历史不断以新的面貌出现。虽然他们知道,生命是短暂的,但他们也许更清楚,他们的作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