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文学如何有效地走向世界?

讨论中国文学如何走向世界在当下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课题了。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上海举行的一次中国文学国际研讨会上,当一群中国作家正喋喋不休地谈论中国作家为何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著名汉学家和诺奖评委马悦然却直言不讳道,中国作家之所以未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没有好的西文译本。马悦然的这一回答语惊四座,令听者愕然。人们不禁问道,难道诺贝尔文学的评奖标准不是文学内容本身而是其语言表达形式吗?这一质问听上去好像很有说服力,但仔细一想,马上就会觉得又难以服众。难道文学不是语言的艺术吗?如果是的话,对于那些不懂中文的诺奖评委以及数量更多的西方读者而言,翻译的再现作用难道不占很大的比重吗?对于那些不能直接阅读中文的西方读者和评委,他们所据以评判的标准就是一两部西文译本,往往大多是英文译本。因此能否一下子打动他们便成了这部作品能否顺利地跻身世界文学经典的一个重要因素。 $$   诚然,在过分强调文学的意识形态作用的那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习与探索》2012年11期
学习与探索

中国文论如何有效地走向世界?

讨论中国文学如何走向世界在当下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课题了,我曾应邀撰写过一篇题为《中国文学如何有效地走向世界》的短文,同时也在多种场合下提出过自己的不成熟的见解,主要是为了探讨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艰难历程以及成败得失,但我的结论始终是比较乐观的、并始终为这一天的早日到来而奔波。这一点已被莫言荣获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这一事件所证实。中国文学已经出现了自己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这无疑对中国的文学理论外译工作提出了挑战。对于中国文论的外译,不少人认为这应该是外国学者的任务,而我们的任务只是将外国文论译成中文。情况果真如此吗?难道我们的文学理论家只有被动地等待国外汉学家的“发现”并且被有选择地将其著述译介出去吗?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正如李泽厚所言,至少得等上一百年。但是李泽厚较之他的不少同时代人而言,应该是十分幸运的,他碰到了具有开阔的视野和包容的胸襟的文论家文生特·里奇(Vincent Leitch)。里奇在征求了多方面专家的意见后毅然决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重庆与世界》2017年21期
重庆与世界

让重庆走向世界 让世界了解重庆

~~让重庆走向世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专利与商标》2018年03期
中国专利与商标

全球第二!2017年中國市場主體提交涉外商標註册申請近12萬件

曰前,《中國品牌走向世界》研究報告發佈。報告顯示,我國市場主體涉外商標註册申請量呈快速增長之勢,標誌着中國品牌在世界舞臺上又邁出强有力的一步。2017年,中國市場主體提交涉外商標註册申譆近12萬件,較2016年增長超週40%。在短短4年時間内,中國市場主體的涉外商標註册申睛量已從2013年全球第十位迅速攀昇至2017年第二位,僅次於美國。從全球範圍内註册地來看,中國的市場主體在全球範圍内提交海外商標申請的註册機構主要來自美國、歐洲及中國周邊臨近的國家和地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美术馆》2017年04期
中国美术馆

《走向世界》

铜58.8cm×18cm×34c...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创新与品牌》2016年11期
科技创新与品牌

让“梨树模式”走向世界

“梨树模式”,现代农业的引领者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位于松辽平原腹地,地势平坦,黑土地土质肥沃,素有“东北粮仓”和“松辽明珠”的美誉。梨树县是全国重点商品粮基地县之一,常年粮食产量稳定在50亿斤以上,位居全国县级第四位。自2007年开始,梨树县就率先探索“加快黑土地保护与利用”的发展道路,与中国农业大学、中国科学院、中国农科院等科研院所开展合作。十年砥砺前行,梨树县在推进农业现代化的征途上昂首阔步,在黑土地保护与利用、依托先进科技促进增产、加快农业科技转化、发展现代农业方面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梨树模式”。长期以来,对黑土地资源的过度开发利用,使得黑土地已疲惫不堪、逐渐变薄。如何让黑土地在不影响生产能力的情况下恢复“体力”成为一项重要课题。梨树县与中国科学院、中国农业大学等科研单位与院校开展广泛合作,采用秸秆全覆盖耕作方式,对土地进行休耕、轮作,实施绿色、生态、可持续生产模式,加快技术集成应用,形成了技术可行、模式实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37°女人》2017年01期
37°女人

读过的书,是你走向世界的路

半夜醒来,发现女儿卧室的灯还亮着,就过去看。女儿皱着眉,正在抄写英语单词。我问,怎么还不睡?女儿气哼哼地说,我今天听写错了几个单词,老师让每个词抄写100遍,还有200个就抄完了。我问,怎么还错了呢?女儿一翻白眼:“没好好背呗。”我边往外走边说:“那就别埋怨,老师也是为你们好,希望你们扎实学好知识。”女儿把书一推:“妈妈,学习好苦呀,还是你们大人好,每天上班就行,你看我都累成狗了。”我苦笑,大人轻松到“每天上班就行”吗?前几天,一个表弟有事来找我,脸上大写着“沮丧”两字。他在一家私企打工,干了六七年,收入还算凑合。可去年有一段时间他们工厂效益不好,老板说工资暂时按60%开,等效益好了再补上。工人们也没啥意见,既然在一条船上,就得同舟共济,再说,那40%只是暂时不发,又不是不给了。今年上半年,表弟他们工厂的效益特别好,天天加班加点赶订单。大家以为效益好了,去年少发的那部分工资该给了吧?可迟迟没有发的迹象,几个工人就去问老板,老板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