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捉妖记》:资本鼓动下的爆米花电影

随着我国电影产业的蓬勃发展,资本的力量在电影作品中的影响力越来越显著。无论是主动寻求资本化的运作还是被动的资本介入,中国电影在资本铺就的道路上愈走愈远。通过影片《捉妖记》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中国电影的业态转型正在悄然发生,以金融资本为主导的电影时代也许已经来临,以至电影作品也充斥着资本冰冷的味道。$$暑期档上映的《捉妖记》被称作国内第一部真人动画电影。显然,制作方是有备而来,在各个层次的营销推广做得相当出众。影片上映前,关于《捉妖记》的宣传便铺天盖地,不但在各卫视最火的娱乐节目中硬性穿插推广,而且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都能看到剧中人物的身影。影片一上映,各大网站暗流涌动,制作方又抛出“制片人坚强面对困难,不懈追求电影理想”以及渲染“重拍事件”的新闻,在大打悲情牌的同时又充分展示了制作方的诚意,可谓赚足了眼球。《捉妖记》的营销推广立体式地覆盖到大众生活各个角落。在这种铺天盖地的轰炸下,该片上映仅仅一天,票房便达1.72亿,上映两天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电管理》2019年08期
农电管理

记忆中的爆米花

对于我们20世纪60、70年代出生的农村孩子来说,儿时最让人忘不了的零食就是爆米花。清代学者赵翼在他著的《檐曝杂记〉〉记中收有一首《爆孛娄诗》:“东人吴门十万家,家家爆谷卜年华。就锅排下黄金粟,转手翻成白玉花。红粉美人占喜事,白头老叟问生涯。晓来妆饰诸儿子,数片梅花插鬓斜。”诗人笔下的爆米花不仅写得很美,而且洋溢着生活的情趣。在物质匮乏的计划经济年代,城市农村都一样,买只馒头买根油条都得用粮票,更别说其它东西。那时对农村孩子来说饼干、糖果是奢侈品,一般都吃不到,最好的零食就是爆米花。爆米花平时也不是经常有的,只有办喜事的人家才会请师傅来做些爆米花,分给跟着父母来贺喜的小孩子们吃。但从每年的农历十二月初开始,肩挑风箱和爆米花机的师傅就会走东村串西村地去炸爆米花。在农村,做爆米花一般都是放在人口比较集中的村口、晒谷场或村里的大厝,师傅把风箱的出风口和风炉的进风口有一根铁胃边起来,然后在风炉上面支起爆米花机。好像崩第一罐的爆米花是不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课堂内外创新作文(小学版)》2019年10期
课堂内外创新作文(小学版)

吃多了爆米花变爆米花

我特别喜欢吃爆米花,几乎每天都要吃一桶〇这天,我正在吃爆米花,突然,只听“砰”的一声,我感觉自己的头顶好像裂幵了一个大□子,从里面蹦出了许多爆米花!我晃了晃脑袋,听到一阵“嚓嚓”声——啊,我的脑袋变成爆米花桶了!接下来,我的四肢和身体都变成了爆米花,我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爆米花人!因为变成了圆滚滚的爆米花,我只能以“滚”的方式来移动。我在大街上滚啊滚,别人都举起手机对着我拍照,有一个人却追着我跑,他边追边说:“哈哈哈I我是卖爆米花的!有你这种现成的爆米花真是太好了!我要把你抓回去卖给顾客!”听了他的话,我觉得毛骨惊然!我想说“不要抓我”,可我只能发出“胩,味肢,WDT的声音,因为爆米花不能说话呀!我逃纏,逃M,一刊\心捧进了水里。那个追我的人抱怨道:“哎,进了水的爆米花就不脆了,还怎么吃呀!”见他一脸嫌弃地离幵了,我总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司法(天平)》2018年18期
人民司法(天平)

旧城:爆米花的老人

所有的疲惫在玉米绽放孩子们欢呼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点燃水烟筒老人心满意足呼呼呼呼呼呼满地跑的孩子这是小胖那是二丫还有拖着鼻涕的狗娃全部打包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垦》2019年04期
中国农垦

爆米花

午休的时候,单位同事带来了一包零食,神秘兮兮的让我猜是什么。我连忙打开,竟然是小时候吃的那种爆米花,闻着米香味,顿时儿时的记忆浮现在脑海。说起爆米花,对于70后的人来说,那是冬季孩子们唯一一种家家吃得起的零食。食材是自家产的玉米,制作工艺简单,只要有一口废弃的大锅,备一些河砂,就可以了。把砂子放到锅里烧热,然后把适量的玉米放到砂子里埋上一会,然后翻炒,比较干燥的玉米粒,很快就会爆裂开来,像一朵朵白色的小花。孩子们就先抢着把花吃了;没有崩花的,我们就叫它“哑巴豆”,一咬嘎嘣响,揣在兜里,是一冬天的零嘴。那时候,家家都很困难,孩子们上学带的干粮是爆米花,出去玩兜里揣着的是爆米花,家里来了客人,招待的零食还是爆米花……但每家的爆米花味道都不一样,自家有了,到别人家也要尝一尝。记得小时候,谁家要炒爆米花了,提前几天,孩子们就开始在玉米堆上挑选颗粒饱满的玉米棒子,拿到屋里。等到晚上大人们干完了农活,一家人围着煤油灯,说说笑笑,掰着苞米粒。...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公民与法(综合版)》2019年02期
公民与法(综合版)

儿时的爆米花

到了春节,大年每年的入冬时节,这座小城的年了,也该让孩子解解馋了。初一拜年就可以讨到巷口还能偶尔见到爆米花的。只是村口的爆米花摊子早已经被围爆米花了。那时候打烧炉的柴火改成了木炭,肥大的布得里三层外三层,就连爆锅,大家也发拜年的小鬼头的,袋也还是拖在地上,可眼见着干净不舍得闪开些,反正伤不到人。我们也是爆米花。唯独大得一尘不染,让人疑心是昨天才开开始比较谁的米多,谁的米白,谁的年初一,我们小孩子张。记忆里爆米花的大布袋,总是被要是糯米,简直就是土豪。还有胆大不用父母喊就能早早大大小小的补丁缝得像是拼接成的孩子从家里偷拿了鸡蛋,向学校起床——拜年要赶早的,又粘了灰土尘屑,乌黑厚重,可门口的黄婆子零货摊上换来几粒糖的,去晚了,婶子大娘是一声爆响,从那布袋里倒出来的精,放几粒在米里,爆出的米花不仅家的爆米花会被别的却是伴着蒸气白胖滚圆香喷喷的爆香喷喷,还会甜丝丝!米花。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每人拎着孩子抓完的。儿时的爆米花,香气氤氲了整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