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消除股权分裂 重构市场基础

正视股权分裂问题$$ 如果以1990年两个交易所的正式设立为标志,中国资本市场屈指算来已经有13年的历史了。没有人能够低估资本市场在中国金融改革和经济改革中的作用,也没有人能低估在当时的意识形态下,做出这种决定所受面临的困难、所需要的勇气。但是,时至今日,同样也没有人能够否认,我们的市场存在着先天性的制度缺陷,存在着重大的安全隐患。$$ 显然,这就是中国上市公司的股权分裂。这一问题不解决,中国新生的资本市场不可能健康持续地发展。$$ 我们的观点是:中国资本市场流动性变革的目标绝非为国有股股东或某一类股东寻求股权退出的途径,而是从根本环节上重构整个资本市场的制度基础。$$ 由于流动性变革涉及到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最深刻、最复杂的症结,又关系到市场各方巨大利益和诸多既有市场规则的更改,因此其难度不言而喻。应当说,流动性变革不是一项简单、孤立的改革,而是中国资本市场根本性的变革与完善,是一项长期、渐进的系统...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金融发展研究》2019年09期
金融发展研究

我国股权众筹合格投资者制度的构建研究

DOI:10.19647/j.cnki.37-1462/f.2019.09.005一、引言(一)趋于萎缩的股权众筹发展现状2011年开始引入我国的股权众筹,是普惠金融发展的重要突破,也是解决小微企业,尤其是高科技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重要方式。然而,相较于其他互联网金融模式的快速发展,股权众筹在我国的发展规模一直较小,且自2016年后呈现萎缩态势(见表1)。从表1可以看出,我国股权众筹的发展自2014年后经历了短暂的快速发展期(2014—2016年),正常运营平台家数从2014年的32家增长到2016年的133家、实际融资额从10.31亿元增长到58.7亿元、成功项目支持人数从5014人增长到5.26万人,发展势头较好,表现出发展速度快、整体规模较小的特点。2016年后,发展呈现出萎缩状态,正常运营平台家数从2016年的133家萎缩至2019年5月的41家②;实际融资额则从2016年的58.7亿元萎缩到2018上半年的12...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理财周刊》2019年03期
理财周刊

如何把准股权众筹发展脉搏

股权众筹何时能重现曙光?历数股权众筹在中国发展的三个阶段,我们可以重新把准股权众筹在中国未来的发展脉搏。作为商业模式的股权众筹自2011年传入中国,随后在中华大地上曾一度搅动一池春水。虽然在多重原因的作用下,股权众筹众筹行业尚未形成规模,也仍旧没有真正地影响中国经济的脉搏,但是,股权众筹对于中国经济去杠杆、金融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意义非凡。尤其是双创时代大幕开启,股权众筹站上风口,一度成为风靡社会各阶层的融资模式,吸引了从精英到草根的参与。历数股权众筹在中国发展的3个阶段,我们可以重新把准股权众筹在中国未来的发展脉搏。萌芽诞生期(2011~2013年)2011年11月,80后创业者兰宁羽在北京创办的“天使汇”平台正式上线运营。平台目标简单、明了、实用——“让靠谱的项目找到靠谱的钱”。业内认为天使汇的创办是股权众筹在中国诞生的标志,天使汇则是国内第一家原始意义上的“股权众筹”诞生。由此,股权众筹在中国进入萌芽起步阶段。2012年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众理财顾问》2019年03期
大众理财顾问

股权的两面性

谁掌握了股权,谁就掌握了致富的捷径;谁掌握了股权,谁就拥有了进入资本市场的敲门砖。了进入资本市场的敲门砖。反面典型案例引起的思考如今,众多股权培训机构在论证股权结构或股权架构的重要性时,往往是从典型的反面案例来进行论证,比如真功夫等。早期,蔡达标与潘宇海之间的股权比例为50%:50%,为均等的股权结构;后来,引入今日资本和中山联动两家投资人,二人的股权比例变更为47%:47%,仍为均等的股权结构。均等的股权结构,是没有核心股东的,没有老大的,一旦意见不一致,就容易造成股东之间的纠纷。真功夫在引进上述两家PE后,一直为改变这种股权结构而努力,但股权变更尚未完成之时,蔡达标就已经锒铛入狱,无法实现心中的梦想和抱负,这不能不说是蔡达标内心的一种纠结和痛苦。从这些反面案例中,我们确实能够认识到股权架构设置的重要性,但不能仅限于此。或者说,这些案例不是论证股权架构价值的唯一理由,但能够反映出股权架构的重要性。当我们回头看一看同样是均等股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众理财顾问》2019年03期
大众理财顾问

股权退出机制设计

在企业发展需求不断变化的推动下,必定会涉及某个股东的退出,企业要在一开始就架构好股权的退出机制。股权退出一般是指股权投资人或个人在其所投资的企业发展相对成熟、投资期限届满,或协议约定的特定情形出现后,投资人将其持有的企业股权出售以收回投资并实现投资收益的过程。股权退出是股权投资的终极目标,退出收益更是判断一个投资行为盈利指标的重要参考,这是狭义的表述。其实原始股东、创始人也存在股权退出的问题,这在一些投资协议对原始股东的“禁退”要求中可见端倪。公司股东之间之所以频繁爆发股权战争或闹剧,要么是因为企业没有合伙人股权的进入机制,要么是因为企业没有合伙人股权的退出机制,或者二者兼有之。许多时候,寻找合伙人就像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双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利益驱使),不明不白就“结了婚”,成了合伙人。婚后才发现,双方完全是不可调和的两个“物种”,想离婚时却发现不知道该怎么离婚,甚至这婚还离不了。这就需要企业在创立之初就定下合伙人的进...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大众理财顾问》2019年03期
大众理财顾问

揭开股权激励的面纱

既然股权激励的实质是企业用股权交换员工的人力资本,那么企业已经向员工支付了工资和奖金,为什么还要给他股权呢?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这句话反映出:我们正处在人力资本时代,人才成为公司发展的第一推动力。现代企业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企业所有者自己经营管理公司的范畴,实际进行经营管理的团队往往不是企业的所有者,这就产生了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情况。股权激励是企业以其所有的股权为标的,对其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员工进行的长期性激励。股权激励的实质就是企业用股权的价值与参与企业经营管理的员工的人力资本的价值交易。既然是交易,就要以等价交换为基础,公平、合理地进行。人力资本表现为人的各种知识、劳动与管理技能、健康素质等综合能力。在双方交易过程中,对股权的价值和人力资本的价值进行评定就非常重要。挂牌上市的公司可以以市场交易价为准,非挂牌上市企业也有很多评价方法,比如净资产价值评估法、市场比较法、期权价值评估法等。而对人力资本价值的评估通常难以量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