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行使股东权利要认清类型

2006年1月1日正式启用的新《公司法》完善了股东权的规定,并为股东权的保护提供了更加具体明晰的规则。按照股东权行使的条件划分,股东权可分为“单独股东权”和“少数股东权”。为使读者更准确理解《公司法》的规定,保护股东合法权益,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宣伟华律师近日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对新《公司法》中股东权的行使条件和资格进行了详细的梳理。$$    记者:新法完善和增加了小股东的各项权利,究竟那些股东权无须依赖于其他股东的支持和配合,只要具有股东身份,不论持股数量多少均可依法行使?$$    宣律师:股东在行使股东权利时应当甄别权利类型,“单独股东权”是指不问股东持股数额多寡,但凡具备股东身份的单个股东即可单独行使的权利,主要包括:1、股利分配请求权:公司任一股东有权按照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公司弥补亏损和提取公积金后所余税后利润,除非公司章程规定不按持股比例分配。2、新股认购优先权:公司新增资本时,公司任一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检察官》2019年14期
中国检察官

论出资对股东资格认定及股东权利的影响

【裁判文书摘录】(一)基本案情2012年10月10日,任某一向T市人民法院起诉称南某一、任某二通过伪造其签名的方式制作《股东会决议》等文件,骗取工商登记,将其享有的对N公司的10%股权转让给南某二(系南某一之子),请求法院确认上述文件无效,并予以撤销,返还其10%股权。(二)诉讼经过1.一审过程。T市人民法院一审查明:1998年10月,南某一、任某一、任某二、王某共同投资组建N公司,于同年10月15日召开第一次股东大会,并形成决议,通过公司章程,确定了各股东投资比例,总投资为280万元。其中南某一以现金及土地使用权出资196万元(现金18万元,土地使用权折价178万元)占70%,任某一、任某二、王某各以现金出资28万元,各占10%。1998年10月30日,四人共出资现金102万元,分别为南某一18万元及任某一、任某二、王某各出资28万元,缴存于T市信用社N公司临时账户,并通过验资。同年11月10日,N公司召开第一次董事会会议,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外企业家》2019年07期
中外企业家

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的认定

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不得滥用股东权利,从法理上而言,显然是权利滥用禁止原则在公司法中的适用。《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民事主体不得滥用民事权利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权利滥用构成的认定,理论上认为需要考虑主客观因素。有学者认为,具备如下四项要件,即可认定为构成权利滥用:一是行为主体享有合法权利;二是行为人实施的行为属于权利行使行为;三是行为人因行使权利而导致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遭受损害;四是行为人主观上具备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故意,即以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主观目的。有学者认为,权利滥用构成的认定包括必要条件和其他因素。必要条件包括“行为具备权利外观”以及“存在两项相互对立的利益主张”,其他因素包括需衡量权利人的意思、滥用权利的行为、权利人获益与相对人损失之比较、行为是否符合权利目的等。1有限责任公司滥用股东权利的认定标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北农机》2019年07期
河北农机

论我国股东权利保护机制

股东在公司成立及存续当中处于核心地位,因此保护股东的利益是现代公司发展过程中的重要问题,尤其随着股东所有权与公司经营权分离的趋势愈加明显,股东权利保护机制的重要性更加突出。1股东权利保护机制概述1.1股东权利保护机制的一般理论根据《公司法》第4条规定,股权可以分为两部分:一为资产收益权,二为经营管理权。而股东权利保护机制就是研究怎样可以使得对股东权利的保护实现体制化,使股东权利保护机制要全面多样地保护股东的资产收益权以及保证股东对公司经营管理的合理参与。股东权利保护机制分为公司外部的保护与公司内部的保护两方面。从公司外部的保护来看,主要有立法机关的法律保护、行政机关的宏观保护、司法机关的事后救济等三部分;从公司的内部保护看,主要有公司章程的关于股东权利保护的程序性规定以及股东的自我救济等两部分。我们所称的“股东权利保护机制”应该具有体系性、制度性、完备性、可靠性、全面化、多样化等特点,而不能是仅仅依赖其中一种保护方式,否则股东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私法研究》2016年02期
私法研究

认而不缴何以生成股东权利?

目次一、认而不缴背离股权产权的生成逻辑二、比较法上的考察三、认而不缴导致公司制度的琨乱四、结语:改革的可能方向为了营造宽松便捷的经商环境,降低公司设立门檻,鼓励投资自由,我国于2013年12月28日修改了《公司法》,将原来普通公司中可分期缴纳的法定资本制修改为认缴资本制;同时,为配合该制度的实施,废除了验资制度。这次修改被认为是我国公司法史上具有颠覆性的制度改革,关系到公司法律制度的整体架构和利益相关者的权益,备受关注。赞誉之声不绝于耳的同时,亦有坚定的异议者,两者聚焦于认缴资本制对债权人保护是否充足的问题上。t1〕本文并非从宏观上关注认缴资本制的是非曲直及其对债权人的保护,仅从“认而不缴”的微观视角观察在认缴资本制度下股东权利的生成面向及其对整个公司法律制度可能产生的影响。其实,该问题早在本次修法之前就在某种程度上存在。因2005年《公司法》第26、81条规定,公司全体股东/发起人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20%,其余部分...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6年07期
法制博览

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探究——以中小股东权利保护为切入

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也称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是指当某一股东或者某些股东与股东大会讨论的议题存在特别利害关系时,这些股东及其代理人不能对该决议事项行使表决权。我国在2006年《公司法》中引入了这一制度,但该制度存在适用范围过窄,主体不明确等局限,使得该制度已经不能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发挥出它原有的立法价值。本文以中小股东权利保护为切入,探究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的立法宗旨、我国立法现状及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完善建议,以期促进我国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的发展,使这一制度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和价值。一、立法宗旨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首创于1897年德国商法,后被多个国家法律继受,我国于2006年《公司法》也确立了该制度,那么,建立表决权回避制度的立法宗旨是什么?对此学界主要产生了以下四种学说:1.公司利益保护说2.公司决议的公正确保说。3.社员的利益保护说。4.少数派股东的利益保护。公司意思的形成取决于股东的表决,股东只有正确行使自己的表决权,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