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外转让不良债权纳入外债管理

国家发改委和外汇局近日联合发布通知,将境内金融机构对外转让不良债权纳入外债管理,并要求,对外转让不良债权中不得含有我国各级政府及其所属行政部门作为债务人或提供担保的债权。$$    这份名为《关于规范境内金融机构对外转让不良债权备案管理的通知》还规定,对外转让不良债权中不得含有《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禁止类项目和涉及国家安全行业的企业的债权,以及其它法律法规禁止对外转让的债权。通知自2007年4月1日起执行,港澳台地区的投资者参与中国内地不良债权处置的也适用该通知。$$    通知要求,从事对外转让不良债权的境内金融机构应于每年11月30日前向国家发改委报送下一年度对外转让不良债权计划,包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陕西综合经济》2006年06期
陕西综合经济

公共财政条件下政府外债管理模式的思考

一、财政模式与政府外债管理模式的构建政府外债是最终由政府对非本国居民承担的已拨付但尚未清偿的契约性负债的数量,或是须偿还本息(不论是否支付利息),或是须支付利息(不论是否偿还本金)。具体包含如下几方面含义:1.政府外债是最终由政府承担的外债,既有政府借的外债,也包括政府担保的外债,一般是指政府公共外债。国有企业外债是国有资本的负债,不属此范围。2.政府外债应是一国政府对非居民承担的债务。非居民是居住在本国以外的法人和自然人。3.政府外债是指已经拨付但未偿还的债务余额。对签订借款协议但尚未提款使用的金额和使用完毕已还本付息的金额不再算做外债的一部分。4.政府外债必须是契约性的债务。直接投资以及间接投资不属于外债范畴。所谓公共财政,指的是仅为市场经济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分配行为,它是国家财政的一种具体存在形态,即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财政类型。就我国的具体国情来看,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的经济职能产生于两方面的要求:一是政府作为社会公共权力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汇》2018年16期
中国外汇

外债管理应对有道

企业进行外债管理,关键是要树立“借、用、还”全流程的风险管理意识,制定完善的风险防控方案,并不断健全公司的授权和监督机制。近年来,我国大型企业纷纷实施国际化战略,加大境外投资,加快境外重组并购,特别是在“一带一路”沿线,许多企业都投入了大量资金。国际业务的迅猛发展,加之境内资本项目改革、全口径外债政策落地,企业境外融资快速增长。随着外债规模的逐年扩大,企业外债管理中存在的问题日益凸显,外债管理逐渐成为企业财务管理的重点和难点。面对当前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企业要未雨绸缪,制定完善的外债风险防控方案,防患于未然。企业外债管理存在的问题当前,企业外债规模逐年增长,而且大多期限较长,且以借入外币为主。这导致了企业外债管理中诸多值得重视的问题。一是外币资产负债错配。如果企业产生的收益是人民币,债务是美元或其他币种,就会形成典型的货币错配现象。对企业而言,资产与负债的币种不匹配会给企业平添一层汇率风险;对国家而言,外币资产负债错配则加大了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宏观经济管理》2019年06期
宏观经济管理

构建本外币一体化外债管理制度

我国外债管理实行多部门联合管理模式。监管机构主要有外汇管理局、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3个部门。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国家外债借用计划,确定全口径外债的总量和结构调控目标。同时,负责境内机构举借中长期外债的备案管理。财政部负责借入、转贷和偿还主权外债(国际金融组织、外国政府贷款、主权债券)。外汇管理局负责短期外债的管理、所有外债登记审批及全口径外债的汇兑和统计,并定期公布外债情况。近年来,国际国内宏观经济环境剧烈变化,跨境资本流动规模快速增加,企业及金融机构的外债规模也迅速扩张。截至2018年末,我国全口径对外负债总规模为1.97万亿美元(见图1)[2]。随着外债规模的逐渐增大,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将外债管理纳入宏观审慎框架,实行本外币一体化宏观审慎跨境融资管理。全国范围内境内机构不必经过相关部门事前审批即可开展跨境融资,只要跨境融资规模未达上限即可,而其融资上限与资本或净资产挂钩。实施全口径跨境融资后,由国家发展改革...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85年09期
经济学动态

世界银行专家谈外债管理问题

今年4月,财政部综合计划司和外事财务司在北京举办外债管理讲习班。应邀前来讲课的世界银行外债管理专家霍布逊、霍普等7人,在讲习班上介绍了一些国家外债管理的做法和经验,并对加强我国的外债管理提出了一些看法和建议。现将其主要观点整理介绍如下。 外债,班应当是中央绍权盛的 瑞典国家债务局总局长卡尔德伦说,外债管理应当是中央集权型的,应当有一个统一的机构对全国的外债进行全面平衡和宏观控制,否则就可能出问题。他说,无论是私人公司还是国营企业,一旦出现偿债危机,债权人就要找到政府,政府就得担保,私人债务也就成了政府的债务。瑞典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国家允许企业自由到国外借钱,出了问题后,贷款人都来找政府,说政府允许他们出去借钱,政府应补偿贷款者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政府拒绝承担责任,贷款者就认为政府不守信用,以后再借款就难了,条件也变得苛刻了。因此,政府的债务官员不能只关心政府的债务,也要关心全国的债务,否则就是不称职的。他介绍说,瑞典的外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90年12期
经济学动态

内外债管理高级研讨会在海南省召开

由财政部国家债务管理司和外事局共同举办的内外债管理高级研讨会,199。年10月8日~1。月2。日在海南省海口市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全国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财政厅局主管国债工作的负责人及财政部有关司局负责人;来自墨西哥、德国、瑞士、荷兰、口本、世界银行的8位债务管理专家,应邀前来参加会议,并在会上作了专题演讲。这次研讨会的主要议题是:介绍各国在财政债务方面的管理政策和运作技术,分析内外债管理同国家财政经济的关系,以及债务规模与国家财政收支结构的内在联系及其合理度,借鉴主要国家管理内外债的成功经验,探讨我国的债务发展战略和宏观管理措施。现将会议的主要情况综述如下: 一、关于对借入外债的管理 从国际资本市场筹集资金,以弥补本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资金短缺,保证并促进本国经济建设的发展,这是许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在世界性挑战与机会面前所面临的选择和采取的政策手段。但国际债务间题目前又是个令人瞩目的全球性间题,如何处理借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