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天通股份(600330):年线处有较强支撑

公司在全球软磁行业排名第三,高端软磁年产能达1.5万吨,为国内最大的软磁铁氧体生产制造企业之一。公司现可生产14大材料系列、68种材料牌号和1100多种规格的软磁磁芯。$$二级市场上,该股自去年五月份进入大箱体内运行,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股市动态分析》2017年19期
股市动态分析

年线争夺激烈 继续关注雄安

在丢失年线之后,本周多空双方对年线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或许这正是道出了市场的本质,震荡市,对于17年的行情,大致在2900点至3300点之间窄幅整理,不必期望过高,也不必过于悲观。跌多了,舆论就宽松了,如:据央视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会见IMF总裁拉加德时表示,中国政府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重要位置。李克强称,在保持金融稳定、逐步去杠杆、稳定经济增长之间保持平衡,我们有能力维护中国金融的市场稳定,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而涨多了,又有人说了,如经济日报评论:安抚市场不意味着监管的弱化,更不能代表监管出现转向,金融去杠杆的大方向没有改变。鼓吹监管弱化或者转向,不仅不符合金融去杠杆的需求,也与监管层对当前经济和金融的基本判断背道而驰。随着监管的力度、节奏和协调性更趋合理平稳,对市场和企业的影响也将给予更多关注,但底线思维不能变动,监管不会放松。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坚定看好的雄安板块又有数只创出了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股市动态分析》2016年40期
股市动态分析

年线攻击战没有悬念

本周市场终于向上开始攻击年线,尽管目前还没有有效站稳,但是这至少也是一种进步,所谓事不过三,希望这次能够如愿以偿。即便不能马上向上有很大空间,但也算是有意义的技术特征,体现了市场向好的特征。最终多头将拿下年线,没有悬念。总体来说,市场的格局相当清晰。第一,三轮股灾之后,市场的估值相对海外市场来说,不亚于价值洼地,而在房地产这个市场暂时不会有大动静的时候,资产配置荒背景下,大A股将是这些资金的首选。楼市就这样了,相应的是万亿资金堆在资本市场门口。华宝证券陈瑞明发布研报认为,目前非银金融机构存款规模16.3万亿,是2014年牛市启动前的1.6倍,2015年的去杠杆并未使其伤筋动骨,他们就像“堆在资本市场门口的钱”,随时可能“蠢蠢欲动”。跟踪最近4个月指标数据,显示资金情绪正在回拢。建议做多A股(先短多),这是近半年来观点首次调整。该研报从资金面向市场释放重磅利好,不过同“资金将从房地产业流向股市”以及“资产荒大背景”的分析一样,只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股市动态分析》2010年21期
股市动态分析

中小板:下破年线概率大

中小板指数本周沿续上周下跌之势,再度下挫,但在5200点年线附近获得短期支持,全周小幅下跌2.15%,远低于上证指数的-4.19%,但稍高于深证成指-1.17%的同期跌幅。而中小板指数分别在5月18日和5月21日两次下探后,都出现反弹,暂时没有下破年线。预计中小板指数在主板短期回稳下,或将在年线附近震荡一段时间,但后市下破的概率仍相对较大。在可统计的404家中小板上市公司中,除了亚太股份和北纬通信持平外,上周有116家公司小幅上涨,其余286家下跌。其中,涨幅居前的四维图新、得润电子、多氟多、鱼跃医疗、东方园林、实益达、莱宝高科、荣盛发展、国统股份和生意宝10家周涨幅超过10%;同时,仍有60家周跌幅超过10%,其中鑫富药业、辰州矿业、云南盐化、中捷股份、金飞达、万力达、恒邦股份、莱茵生物和*ST钛白,这9家超过15%。从周换手率来看,仍有46家超过30%,其中多氟多、交技发展、图维四新、和而泰、科冕木业5家超过了100%。另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股市动态分析》2008年05期
股市动态分析

年线附近随时将有可能反弹

雪灾没完,股灾继续,本周股指继续暴跌,几乎所有板块无一幸免,轮动下跌,上证股指最终击穿年线,2007年透支了行情,2008年第一个月快速回吐。不管美联储如何降息提振市场,美国众议院如何通过经济刺激方案,美股和全球股市还是继续震荡。我们的管理层远没有应对雪灾那么积极主动去应对目前的股灾,这只能说明目前的股灾是管理层默许或者认可的。有人看到这里估计认为不要动不动就让管理层出面救市,那是行政干预行为,那是政策市,学学西方发达国家,市场还是需要用市场的方式去解决。此言差矣,美国包括西方发达国家,自从次级债危机以来,不断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他们更是救市的鼻祖,行政干预的师傅,政策市的先锋,他们动不动指责我们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是政策市,不是市场经济,实际上一直采用的是双重标准,是有目的的。任何一个市场在极度繁荣和极度萧条的时候,都需要管理层的有效干预,并且是科学的、正确的干预,这样这个市场才能正常运转。所以,本周三上证有了一次击穿年线,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6年02期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

从班洪事件到中缅“1941年线”的划定

虽然中缅两国有着2000多公里长的边界线,但两国的国界是1886年英国吞并上缅甸以后才得以正式划定。清政府与英国通过1894年、1897年两次边界条约,划定了尖高山以南的中缅边界。由于条约文本内容的矛盾,中英两国在实地勘界时,对于镇边厅阿佤山区一段边界发生分歧,清政府勘界大员刘万胜、陈灿在会勘失败后向英方勘界委员司格特(G.Scott)提出了一条界线要求,英国人习惯将它称为刘陈线,中国则称为黄线。同时,司格特也将他绘制的一张边界地图,连同一份书面说明交给了中方代表,他在这张地图上所标注的界线我们通常称为“司格特线”。此后,中英两国政府就此划界问题进行了交涉,但未取得任何结果。1903年英国驻华公使奉命向清政府做出声明,表示双方最后达成协议前,英政府将把司格特线视为临时边界线,中国官员与军队不能跨越这条界线。然而由于司格特线至刘陈线的广大地区为凶悍的佤族人聚居地,英国的实际控制线并没有到达司格特线。阿佤山区这段边界,此后成为中英两...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