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谨慎观望二次回探

上证指数、巨潮大盘股指数等权重和指标类指数的周波段在节前后的交易短周实现了快速转移到V上方区间后,本周却在利多运行区间出现了逆动收阴的周K线,这将使大盘周线的运行暂时失去明快的波段轮替,可能在短时期内要陷于反复的周线级震荡走势当中。$$我们也许需要通过观察下周内大盘日线上对短线时空临界敏感位置二次回试的表现,才能就后市大盘的概率演变作出进一步的判断,也就是说,基于目前的经济基本面特别是市场政策面和上市公司融资事态的情况,可以提出来一个短时大盘处于技术盲区的见解。$$同样地,本栏在前导理论的波段轮替和波段等级关系法则基础上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徐特立研究(长沙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03期
徐特立研究(长沙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徐特立与长沙师范(三)

钊脚书 湖南幼允卯筑学胶校鹿五十迢年 高举毛译泉思慈叙旗八雷奋苦甲碗作 磅辉蕊格养久取冬寻的幼允散育工作 余特文鳃奸 l僻伪山怎月徐特立为长沙师范建校切。周年校庆题词 ,钟瓢琳卜 后一代的基础的基础户 荣的工作”。 “幼儿教育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骏马》2017年02期
骏马

新媳妇炒菜

小米和大刚结婚后,头一次回婆家过年。年初五,公公恳求小米“:小米,大刚初六上班,你初九才上班,这几天我要带你妈去医院做腰部理疗,你能不能留下来给我们做几天饭?”小米为难了“:我们平时都是大刚做饭,我啥菜也不会炒啊,在娘家时,我妈从不让我进厨房。”婆婆说:“没事的,你照着我写的菜谱做就行了。”第一天,公公嘱咐小米“:今天做青椒炒肉和蘑菇蛋汤,菜谱在桌上。”他们走后,小米赶紧学习菜谱。婆婆的菜谱密密麻麻记了许多菜式,很详细。中午时分,小米终于做好了这两道菜。婆婆夸她做得味道不错!第二天,婆婆叮咛小米“:我想吃鱼香肉丝和麻婆豆腐。”小米心想,这不是大刚最爱吃的菜吗?看样子,婆婆是心疼儿子,想要我学会了,经常给他儿子做。小米笨,切肉丝时切破了手指,鲜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骏马》2017年02期
《西部》2017年05期
西部

每一次回望都有如托孤

音乐的起源坐在一间房子里我们都是受邀的客人肉身是一间黑屋子闲谈间袁忽闻炮声大作灵魂在旁边裹足不前窗外火光冲天神在黑屋子里放了一把乐器天呐袁战争来临音乐响起袁灵魂随之起舞窗户一阵阵震颤袁炮火将一座座高楼进入那屋子遥那人夷为平地载歌载舞袁焕然一新我焦急万分袁我的老母亲在哪里呢这时一个人怒气冲冲地打开窗户我想这传说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挥舞双拳袁高声咒骂不只是特指萨塔尔琴尧萨玛舞与维吾尔人那老妇袁正是死去多年的一个远亲因为认出了她袁我突然醒了无来由的梦她有一个哑巴儿子袁独子妻子问我院刚才你听到楼下吵架了么我和几个素不相识的人起因是有人被狗咬了我没有听到遥仿佛惊魂未定清泉之水耳中犹存梦中的炮火声经过了幽暗之地袁永远我惊异于一个老妇在大难临头之际像迟来的报答高声诅咒敌人的勇气袁尽管这只是一个无来由的梦梦好脾气的月亮我梦见和一个人赶夜路夜太黑遥困乏遥我的双眼几乎睁不开我看月亮时尤其左眼遥双重的黑喜欢推开窗子无疑袁那人擅长走夜路但我害怕这样走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部》2017年05期
《湖南党史月刊》1989年09期
湖南党史月刊

李达两次回故乡

李达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和宣传家。他1 89。年出生在湖南零陵。1909年考入京师优级师范。从这以后一直到1966年逝世前,57年间仅回故乡两次。 第一次回故乡是1941年7月,李达因宣传马克思主义哲学被国民党教育部解除中山大学教授之职。只得回到尚未被日寇占领的故乡。 这时李达虽然脱离了党组织,但他在思想上却始终与党保持一致。在家闲居期间,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仍坚持不懈地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从事著书立说活动。为了避开反动当局和特务的监视,表面上他下田劳作,养花种草,悠然自得。暗地里,他却在湘江边的一个树木成荫,人迹少至的隐蔽处挖一个地洞,从家中搬来桌和椅,悄悄地在洞中悉心钻研马克思主义理论。就这样他躲过了国民党特务,在地洞里呆了两年之久,写了一皮箱的书稿。《中国社会发展迟滞的原因》等文就是在这里写成的。 1944不,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零陵沦陷。李达在地洞里也呆不住了,只好带着书稿、信蔑逃往山区避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娱乐名人)》2008年06期
明日风尚(娱乐名人)

又见北京 又见北京

也许很快,我便会回到北京7o历史深远、且蕴藏,无限故事的北京.一直是我心爱的城市.尤其因为.我第一次回到中国时,踏足的地方,便是北京;我离开香港,到访的第一个城市,也是北京。说起来,我第一次到京城,年代还真够烟远歇掀,那时候,+年动乱,还未结束呢。在那个苦寒的冬天,小不点的我,傻呵呵地跟粉母亲和哥哥.穿上我们在南国香港所有、也仅有的厚重衣服,背粉大包小包行李,清展便惺.队出发.从香港过关,到了广州.再转乘一列旧式的蒸气火车.三天两夜、穿州过省的.往神秘而遥远的北京城进发。一切的经验都是全新的.乌亮的火车’.轰隆轰隆”开动T,喷猫丛丛的蒸气,蜿蜒北上。二十多节的车卡中,只有我们一家子是香港人,其他乘客,尤其在中途陆续登车的.尽是各地的工农兵,也有下乡的,也有串连的,气氛非常的热炽炽、闹哄哄,更显得沉默的我们三母子格格不入,我们看他们奇怪.他们看我们.大抵也一样奇怪。不过,再奇怪也好,当时黄毛小子的我,全没放在心上,整个旅程中.我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