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雷曼兄弟命运看美国政策救助及次贷演化

由于次贷风波后未能及时处理高风险资产并获得足够融资,资产大规模集中减记大幅恶化财务报表,进而引发市场信心崩溃和股价大幅下跌,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提出申请破产保护,命悬一线。$$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给国际金融市场带来了较大负面冲击,不仅国际投行业可能将迅速丧失一大悠久品牌,各大市场甚至是实体经济也在事件发生后大幅震荡,表现为股市全面受挫、美元汇率贬值、信贷紧缩加剧和经济信心下滑。$$雷曼兄弟事件发生后,美国救助政策呈现出“有所取舍”的新风格,原因在于“有所取舍”是宏观层次减小增长风险的迫切需要、中观层次减小道德风险的必然选择和微观层次降低风险偏好的潜在激励。$$美国救助政策的风格转变标志着次贷风波的阶段转变,一方面,次贷风波对金融领域的影响已经从“面杀伤”转变为“点杀伤”,另一方面,次贷风波的影响重心即将从金融领域向实体经济转移,这种转变对经济金融将产生深远影响。$$近期市场动荡的宏观启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记者观察》2018年28期
记者观察

雷曼倒闭十周年,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教训?

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这个拥有无数华尔街经验的百年老店在瞬间倒闭,并且将金融危机带到了最高潮。今年是雷曼兄弟倒闭十周年,相信许多人依然记得雷曼倒闭后的那一个月,全球股市暴跌,包括A股最惨烈的杀跌。那么是什么导致了雷曼倒闭,期间雷曼是否有起死回生的机会,雷曼倒闭背后的经济学思考又是什么呢?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福尔德十年前(2008年9月15日),排名全美第四大的投行雷曼兄弟正式倒闭。虽然在此之前金融危机的风暴已经席卷了全球,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也早早被次贷危机打垮。但是雷曼的倒闭还是让世界震惊。雷曼兄弟有着158年的历史,有数次从死亡边缘华丽转身的经历,著名的纽约大学教授史密斯将雷曼称为“一只有19条命的猫”。而这一次的倒闭,和身上流着雷曼血液的CEO福尔德不无关系。福尔德身上有很强的交易员特征,他好胜心极强,一点也不服输,也不愿意让别人占到任何便宜。1993年,福尔德临危受命,成为了雷曼的CEO,1994年,雷曼成功上市,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戏剧与影视评论》2016年06期
戏剧与影视评论

尝试谈论一种统合的悲剧理论

汉斯-蒂斯·雷曼在《悲剧的未来?──论政治剧场与后戏剧剧场》[1]一文中,列出两种对悲剧的解释。一种是亚里士多德以来至黑格尔的经典理论,这种理论将悲剧看作不同观念、伦理在具体人物的个别情致下的冲突,悲剧进程的结束将彰显冲突在精神实体中的辩证统一。另一种则认为悲剧是一种具有逾越性的体验。雷曼显然用第二种解释代替了第一种,试图对自古代以来的种种有悲剧性的剧场活动加以统合。“逾越”的看法,与现代以来的诸多悲剧实践相契合,也让我们认出当今剧场中具有悲剧性的部分。然而这两种对悲剧的认识是否具有根本性的不同?我们可以在亚里士多德《诗学》那形式逻辑的描述中看到,悲剧所钟情的“少数家族的故事”,暗含着挑选具有逾越性的主人公和情节的要求;我们也可以在《美学》中读到黑格尔的不满──正剧将“悲剧中的坚定意志和深刻冲突也削弱和刨平到一个程度”──指向了正剧中逾越性的丧失。只不过我们不再能把这些经典理论所繁复划定的小圈看作悲剧的真正定义了。那么如何认定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戏剧与影视评论》2016年06期
戏剧与影视评论

元素的变形与意义的重构──对雷曼《悲剧的未来?》的阅读与思考

──对雷曼《悲剧的未来?》的阅读与思考贾颖_Jia Ying雷曼先生在其文章《悲剧的未来?──论政治剧场与后戏剧剧场》[1]的开篇以埃及艺术家莱拉·索利曼的艺术项目“没时间搞艺术”为例,用以开启悲剧在其所定义的“后戏剧剧场”语境中新的发展趋向与特点。索利曼的项目以在开罗大规模示威中被警察打死的受害者为创作素材,通过让观众在剧场里念出他们的名字,给他们写信,共同参与、完成一次能够唤起观众悲剧性情感的演出。这个作品被雷曼先生形容为“没有表演,没有剧场,没有扮演戏剧性的故事”[2],而更强调观众体验的剧场作品。在雷曼看来,一种从亚里士多德开始、可以追溯至布莱希特所形成的将悲剧戏剧化的表达方式正在消退,而在后戏剧剧场语境中,悲剧通过政治性的表演实践,以实现观者意义作为创作核心,又将获得一种新的未来。一雷曼的文章唤起了我对与“没时间搞艺术”近似的剧场作品的观演体验与记忆,如何让政治性剧场作品对观众实现意义,这在后戏剧剧场中似乎再次成为一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工人》2016年22期
当代工人

有俩闲钱买债券保值吗 “雷曼债”击倒港星 但你猜不出结局

多数人只爱凑热闹,但“热闹”过后又发生了什么就不太关心了。其实,很多热点事件的最终结局都是出人意料的。例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雷曼破产,导致雷曼发行的债券瞬间变成废纸。在当时,最直接波及中国的就是“大量香港人持有雷曼债券血本无归”,这件事在当时引起很高关注度,因为很多影视明星都卷进去了。比如说“奶茶”刘若英,在2008年时本来打算告别歌坛退休,但因投资雷曼债券巨亏,不得不放弃退休重操旧业。另外如曾志伟和他女儿曾宝仪也大量投资雷曼债券,感慨说“人生都要重新开始”。除了明星,很多香港的退休高官也因此破产,因为香港在2003年之前对公务员退休施行“长俸制”,如果公务员能够称职、清廉地工作,那么退休时可以一次性领取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港币的退休金,香港人管这笔钱又叫棺材本。金融危机前,这些退休官员很多都买了雷曼债券保值,结果棺材本化为乌有。这件事当时闹得很凶,一度引发上千香港市民到立法会前示威游行,新闻媒体也炒作得人尽皆知。虽然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全球史评论》2016年02期
全球史评论

评扬·布雷曼《全球咖啡市场的征调劳工:爪哇殖民地非自由劳动体制下的暴利》

咖啡是现代生活中的重要饮品,它在世界各地的传播过程不仅是一部内容丰富的全球史,也是一部令人心酸的殖民史。咖啡原产于埃塞俄比亚,16世纪中期在阿拉伯世界流传开来。17世纪早期,威尼斯商人将其引入欧洲。伴随新航路的开辟和咖啡需求市场的扩大,欧洲人开始在殖民地种植这种有利可图的商品,并贩卖回欧洲。在咖啡的早期种植和贸易活动中,荷兰是最大的赢家。1885年之前,世界范围内六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咖啡出口都来自荷兰的东印度殖民地(今印度尼西亚)。19世纪的前70年,咖啡是荷兰东印度群岛主要的出口商品。咖啡种植是荷兰对这个地区进行经济剥削的主要手段,但在殖民地的历史书写中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P.12)。扬·布雷曼的研究成果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种不足,他的著作《全球咖啡市场的征调劳工:爪哇殖民地非自由劳动体制下的暴利》(以下简称《征调劳工》)旨在研究1720—1870年的殖民主义及其对东南亚地区主要咖啡产区勃良安(Priangan)社会结构的影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