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ST梅雁 重组“弃儿”自救求“新生”

9月中旬,ST梅雁(600868)董事会进行重大调整,杨钦欢、李江平和叶新英三名董事请求辞去职务,其中杨钦欢还辞去董事长职务,同时增加3名独立董事,这样一来,ST梅雁的9名董事会成员中,独立董事有6名,超过三分之二。如此高比例的独董设置,在中国证券市场尚属首例。$$   按照中国证监会《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的规定,上市公司董事会独立董事的占比不低于1/3,境内上市公司也一般都贴着这个底线来聘任独立董事。ST梅雁此次董事会变阵蕴藏怎样的玄机,ST梅雁的出路又在何方?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后发现,提高独董比例是ST梅雁股权结构高度分散现实下加强公司法人治理的必然选择,与市场传言中的重组无关。股本太大与巨额负债是横在ST梅雁重组路上的两道坎,尽管最困难时候已经过去,公司当务之急仍然是积极偿债自救。$$  实际控制人退出董事会$$  分析人士认为,ST梅雁此次董事会改组的直接原因,应该是考虑到公司股权结构高度分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下一代》2019年05期
下一代

杨钦作品

~~杨钦作品@杨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7年10期
明日风尚

杨钦个人作品赏析

(1)桃花沟的清晨70x60cm(1)(2)(2)桃花沟风景之一80x65cm(4...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宝宝(保育与教育)》2017年05期
东方宝宝(保育与教育)

风儿也会当道具

●观察对象:蔡明希●观察地点:操场●活动过程:1.风姑娘带来了新玩法——追瓶子今天阳光灿烂,终于可以到室外玩瓶瓶乐翻天了。蔡明希俨然一个大设计师的样子:“杨钦词,今天你来做模特,我今天要摆一个你的造型。”杨钦词看了一下蔡明希,头点个不停:“好的,我来站站好。”蔡明希双手扶着杨钦词肩膀往左边移:“你要站中间一点,要不然我不好放瓶子。”杨钦词顺从地听着蔡明希的指挥。不一会儿,蔡明希脸上露出了笑容:“好了好了,你快看,这就是你!”正当两个娃娃在欣赏自己作品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阵风,把我们的瓶子吹得在操场上四处滚动,他们开始奋力追赶瓶子。就这样,风儿吹瓶子跑,他们开心地追着瓶子跑……2.等风来区域游戏时间到了,蔡明希毫不犹豫地带着他的新伙伴赵祐菡,选择了玩瓶瓶乐翻天游戏。不过这一次他们到了室外并没有急着去拼造型,而是蹲在装瓶子的筐子边。赵祐菡一脸困惑:“你在干什么啊?我们来玩拼造型游戏啊!”蔡明希立马故作神秘地跟她说:“我们不要玩拼造型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史博览》2009年05期
文史博览

杨钦典:将功折罪的军统刽子手

杨钦典,1918年出生于河南省郾城县(今属漯河市源汇区)一个世代为农的贫苦家庭。1940年春,粗通文墨的杨钦典,考入胡宗南办的西安军校七分校教导团。两年后,杨钦典被分到胡宗南部的一个骑兵部队,成为一名骑兵。“当兵扛枪,肚里不慌”,杨钦典参军的初衷,就是为了一天能够吃上三顿饱饭。可是,在骑兵部队,杨钦典没有被派往前线,而是被蒋介石挑选为警卫团的警卫。让杨钦典搞不明白的是,当时蒋介石专选河南人当警卫。不久,杨钦典又从西安调防到四川,被分配到交警总队特务队任班长,并一度担任宋子文、孔祥熙等国民党政要的安全警卫。奉命杀害“小萝卜头”1945年,杨钦典被派到歌乐山集中营内担任“要职”——白公馆看守班班长,负责看守关押在白公馆的重要“政治犯”。与渣滓洞合称为歌乐山集中营的“两大人间地狱”之一的白公馆,因关押政治犯和滥施酷刑而臭名远扬。在此,杨钦典接触到了被关押在这里的中杨钦典:将功折罪的军统刽子手文/宝山远村化宣传”,他听后虽说不置可否,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党史文汇》2009年06期
党史文汇

杨钦典的“黑”“红”人生

2009年,适逢建国60周年,全国各地各界人士,都在抚今追昔,以不同的方式悼念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而牺牲的革命先烈。对那些杀害革命志士的刽子手,从感情上讲,大家都不想让他们得到好下场。但是,在河南的农村,却有这么一个老人,名叫杨钦典,他在新中国诞生前夕,奉命参与了暗杀爱国将领杨虎城及家人、随从的罪恶行动。并用双手卡住年仅8岁的小萝卜头的脖子,与另一个特务合力杀害了这个幼小可爱的生命。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对人民犯下大罪的国民党特务,却在2007年以近90岁高龄平静地老死家中。这件显然有违常理的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当兵走上罪恶路奉命刺杀宋振中2009年2月28日,笔者赶往河南漯河市源汇区大刘镇周庄村。还没进村子,我们就向一位骑着摩托车的老乡打听杨钦典家住在哪里,这位老乡笑着说:“看来,杨钦典这老头名气还不小哩,死了两年了还有人来找他。说来也是,他也算得上俺们庄上的一个名人哪!”随后,他给我们详细地指了指路,还...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