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林增活力民增收

自去年10月以来,全市集体林产权制度改革实际操作乡镇50个,占应林改乡镇总数的61%,共完成各类改革面积517.9万亩,占集体林应改面积的36.2%。林改工作重点地区宽甸满族自治县,共完成林改面积321.4万亩,占应改面积的49%。$$    强化领导,精心组织。我市林业用地1509万亩,居全省之首,森林蓄积量4500万立方米,占全省第二,森林覆盖率66%,列全省第三。全市集体林面积1422.2万亩,占森林总面积的94%,集体林面积占全省第一。面对林改工作面积大、任务重的状况,市委、市政府联合下发了《集体林产权制度改革意见》,各县(市)区和乡镇制订了实施方案,建立专门的工作机构。市、县(市)、乡镇还建立了林权纠纷调处小组,指导调处林权纠纷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同时,通过多种形式,深入宣传林权制度改革的目的、意义、做法及有关政策、法律、法规,层层举办培训班,将相关资料汇编成册,发放到乡镇、村组,使林改工作家喻户晓。$$    抓好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丹东日报2006-10-10
《艺术.生活》2008年02期
艺术.生活

林增华作品选登

~~林增华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杂志》1996年04期
文史杂志

道德文章垂后范——读《林增平先生纪念集》

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长,湖南师范大学校长林增平教授是著名历史学家,对中国近代史有精深研究。在他生前曾召开“林增平与中国近代史研究学术讨论会”,全国近百名专家教授与会,许多学术研究机关和学者名流致贺电贺辞,充分肯定了林增平先生在学术领域的开拓性贡献,并对林先生的道德人品作了很高的评价。 不幸的是,林增平先生刚过七旬就因病与世长辞。他的学生,现为博士生导师的郭汉民教授等为表达对恩师的怀念,自筹资金,将学术讨论会的资料汇集并广泛征集与林先生有交往的国内夕1、学者数十人写的追忆文章,连同唁函、挽联和悼词等,合为《林增平先生纪念集》。 这不仅是一本悼亡之作,而且更是一部展示一位朴实无华的学问大家的学术成就和高风亮节的资料汇编。读后不仅让人对这位新中国成立后的以马列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书》1996年06期
读书

“流水不争先”——追念史家林增平先生

在近些年相继辞世的几位史学名家中,湖南林增平先生亦是值得大书一笔的。 林先生虽自一九五三年起,就一直在湘中任教,但却不是湖南人,而是一道地的江西老依。他于一九二三年旧历十一月诞生于江西萍乡安源,父亲是一个煤矿工程师。林先生的青少年时期,娃本上是在江西度过的。连年的军阀混战、艰苦的抗战八年,使青年时代的林先生饱尝颠沛流离之苦,但也锤炼了他一生坚韧不拔的性格。正是在这动荡的岁月中,林先生胸怀大志,勤学不辍,打下了扎实的治学基础。一·九四七年,先生自江西南昌的中正大学文史系毕业,留系任教。一九五三年院校调整中,林先生从更名后的南昌大学(今江西师范大学)调至湖南师范学院历史系任教,开始了长达近四十年的执教湘中的学人生涯。由是之故,作为史家的林增平,既有赣人的质朴淳笃,又具湖湘文化浸润熏陶后的儒雅。 我非林先生的嫡传弟子,不曾正式就教于先生门下,但一则因湖北、湖南两省相邻,交通便利,二则因业师章开沅先生与林公情谊深厚,因此,叨老师之光,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1996年06期
《中国消防》2007年13期
中国消防

台胞林增连的消防情怀

_,宴領遼齊市窆_展*ffp猶翁突拿商麄_:中_”过程中,會胞林增连鬼雜村4—■一条消防通道的故#不断被人们提及^6 f 1现騎雜了鮮賴仓山城门濂杠村的林補小穿w 姑在述栽_*:红葡鍛麟校太:门讀着那条直通敦学楼的40米长的消防通道,该校陈校长激动地说,原:先逾^镤有漬_年赢,.R乡探亲;的合胞林增连先生在得知学:校I?为修_条销腐囊遣缺少餐费时,眞灘裹爾,:_Sr的安查悬最_寒的事情,愿捐资2〇余万元用于修建该校消防通道。学校棚防部门的指导下,推倒学校細面的围垴,拆除部分建筑:魅了一条直通学校教学楼賴据陈校长介謂,林增__已82岁雜,祖籍酬仓山城门镇濂杠村,林浦小学是他的母低林先a?十.几岁时去7觸,此颜雜ffi娜隔。林先生在台湾艰辛奋斗几十年,终于成为拥有多家企业的成功商人。虽然老家的父母都不在了,但家乡还有同胞兄难,在两繆每亍相通馬,林增難袭is?卩肩到福-看_炙违_参 人,两到家乡藤林鸯宠_特爾T 的母校5见到母校年久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月刊》2014年11期
文史月刊

林增平章开沅两学者的谦让

当下的学术界,争名夺利之风大行其道,严重败坏了学术风气。最近读到历史学家孔祥吉先生的文章,其中的一段故事,讲述了历史学家林增平和历史学家章开沅互相谦让的事,让我们看到了两位学者高风亮节的为人境界。林增平长期致力于辛亥革命历史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成果,成为研究辛亥革命历史的权威。后来,有关部门决定出版一部《辛亥革命史》,林增平受邀担任了其中部分章节的撰写工作,而且,他还与另一位历史学家章开沅一起负责了这本书的统稿工作。在这本书第一卷出版前,有的编委提出,要将林增平署为第一主编,得到了与会者的一致同意,大家都觉得这是实至名归,没想到,林增平却坚决反对,坚决不同意将自己作为第一主编,极力要求将章开沅作为第一主编。事后,林增平曾与孔祥吉谈及这件事,他感慨道:“做学问切不可争名逐利。眼睛盯着名利二字,文章就不可能行之久远。”就这样,在林增平的一再坚持下,这本书出版时,将章开沅作为第一主编。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