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双山子镇完成林改任务

本报讯 截至目前,宽甸满族自治县双山子镇已完成集体林产权制度改革面积28.2万亩,林权改革工作基本结束。$$    该镇把林改工作作为“一把手”工程,镇里成立了林改工作领导小组,并抽调60余名机关干部组成林改工作组,包村驻组,提前对包村干部和村干部进行林改知识培训,为指导服务林改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同时,镇里想方设法筹措资金3万多元为每村配备一部用于林改的测量仪器。为调动群众参与、支持改革的积极性,逐个村组召开会议,宣传林改意义及有关政策,将林改文件和政策读本下发到村、组,向村民讲形势、讲政策、讲意义,使群众了解了林改的相关政策、规定、方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丹东日报2006-10-11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7期
中国民族博览

扬派山子雕的传承与创新

中国玉雕工艺因地域差异形成了若干派别。大的流派可以分为南北两派,北派包括北京玉雕、辽宁玉雕等地域流派。南派则包括上海玉雕、扬州玉雕、苏州玉雕等地域流派。这些玉雕派别工艺精湛,各具特色。扬州玉雕便是其中优秀代表,而扬州山子雕是其中特色之一。扬派山子雕是玉雕摆件工艺中的一种,这种工艺的表现题材多为山水人物,要求制作者有较高的造型能力、富有创造性的构思能力和较高的文学艺术修养。制作时先从玉料的形状、特征等进行构思,顺其色泽,务使料质、颜色、造型浑然一体,再按“丈山尺树、寸马分人”的法则,在玉石料上或浮雕,或深雕;使山水树木、飞禽、楼台、人物等形象构成远、近景的交替变化,以取得材料、题材、工艺的统一。随着玉石原料的种类不断增加,玉雕品种也在不断丰富。小的典雅灵秀可作把玩或摆设,大的气魄宏伟、蔚为壮观,可作为厅堂殿设的陈设,作为权贵的象征,亦可显示主人的高贵身份。如今的扬派山子雕又有什么设计理念和工艺特点呢?扬州山子雕设计理念就在于利用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故事会》2016年23期
故事会

惊悚的一夜

寒冬夜里,一行四人整装出行,等待他们的,除了猎物,还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惊险……1.进山捕猎有一个叫“三棵树”的地方,多了,可登山的利索劲儿年轻人都是个偏远的小山村。这一年比不了;另一个叫金阳阳,是个嘴冬季的一天傍晚,北风怒吼,天寒地冻,在这么一个滴水成冰的恶劣天气里,村子里走出了四个人。这四个人装束奇特,每个人都背了个鼓鼓的登山包,肩上扛了根五米多长的杆子,杆子的一头都有筛子似的罩网。领头的叫程山子,挨着的是他的亲哥程老大,紧随其后的另两个人,一个叫老孟头,今年六十上没毛的愣头青。这大冷的天,山区的人们大都呆在家里,当地人叫“猫冬”,可程山子他们四个为何偏偏要选这么一个大冷天出行?答案只有一个,为了挣钱。三棵树村位于大山里,村外都是连绵起伏的石头山。山上树木稀少,却长满了骆驼蒿。这骆驼蒿不光是固沙的能手,还是山上一些野生动物的食物,比如当地有名的特产石鸡,主食就是骆驼蒿籽。这里出产的石鸡滋味独特,无论是清炖还是烧烤,都带着一股...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剑南文学(上半月)》2016年10期
剑南文学(上半月)

山月

娟儿走在前面,她同山子一样骑在牛背上,两只腿紧紧夹住牛干瘪而很大的肚子。山子看见她不时扬扬手中那根细细的黄荆条儿。那黄荆条儿往牛身上不轻不重的一抽,她苗条的身子就朝前倾两倾,牛儿紧走几步,又慢。黄荆条儿再抽,牛儿又走,又慢。娟儿骑的是水牛。山子骑的是黄牛。月亮还没有升起来,白朦朦的,像一只半生不熟的麦面饼子,斜斜地挂在东边天际。夜色薄薄,他们骑着牛儿,不紧不慢地沿着村子的碎石公路走,按计划从西边上山。村子坐落在山沟里,差不多居中的位置,东西走向,一字排开。山子家住村子东头,娟儿家也住村子东头。他们两家门对门儿。白崽家远一点,住在村子西头。山子、娟儿和白崽是最好的玩伴,经常在一块儿放牛。山子和白崽年龄相当,娟儿略小一些。山子是公认的孩子王。山子爹是生产队长,精明强悍,自从包产到户,一下子失去了往日指手画脚的特权与威风,两年之后,悄悄地出远门挣钱去了,在山西那边挖煤炭。妈常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牛儿呢,多吃夜草才能长膘。难...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读写算(小学低年级)》2017年Z1期
读写算(小学低年级)

老鼠与刺猬

、"?来s1zhe K l^S。l ng食刺老大巧shuo一,'—^uilc!JI_P60s!.guo吱I过说跑地:,,辉hni,t#^9|ofH^M2xi y-zuo3z e W你昨他诉-I5I说告我s二,1s l I I s s S S w a■身|T怕是不就I碰见,I9I、zhen shl S l n死JN螫用针O、1||n b也shengql dou5生针刺都气的很了i噩跑w shen de鼗s2?§2s Mf”.M他I话来他地我?,I hen r真他笑的!zg g、ta j shl huods s1dan f§Mtilr我是说—个胆-晶b-.也|Xian shan na2g你骗边的j山子现那!’.buxlnnlquw&i wenI60shQzhuan dong zhe yuan yuan不信,你去问问!”老鼠转动着圆圆dex\6o yGnjingshuo的小眼睛,说。wo zh6o ta suan zhang quya...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铁路文艺》2017年06期
中国铁路文艺

天上有朵雨做的云

在这个早春的凌晨四五点钟,天气还是很冷的,看到有身穿制服的铁路职工站在站房外的小蘑菇亭下走在回宿营车的路上,虽然说是干了一晚上的活儿,挥舞着小旗子。当山子走到车站的时候,离阿娟下班山子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他看到远处天边黑夜与黎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为了不打扰老婆工作,他就在车明纠缠的一点白,天快亮了,路边不知名的鸟雀叫一站的月台边上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虽然来声,隔了很久再叫一声,像是在试探着去叫醒这一天得次数不多,但是山子对小站还是很熟悉的。小站环的清晨。境优美,静谧宜人,说起来山子与他的老婆阿娟还是山子是一名铁路工人,干的是铁路大修的活儿。在这儿认识的呢。那是一个醉人、纯真的年代,白衣大修人有一个特点,他们是没有家的,铁路整修到哪胜雪、青春无敌,记得那年段上组织职工到小站进行儿,他们的宿营车就开到哪儿,他们就在哪儿住,至青工文化园地学习,山子和阿娟就这么认识了,后来于几公里甚至是上百公里外的那个有着老婆孩子欢一直保持着联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